小书亭

把女上司拉进红颜群,我被曝光了

“迟尺,就是天涯?”

秦云初说这话时候的表情,仿佛那个“宇宙猫猫”的表情包。

嘴巴微微张大,眼睛呆呆看着面前,又好像哪里都没看。

在她脑海里鼓动的,是无边宇宙和亿万星辰。

听到她的话,房间里很是沉默了一会儿。

在她身边,秦云裳用手捂着脸,把头低得老低,满脸通红。

她似乎在为她姐姐说出的蠢话而感到羞耻。

何灵和汪锋长大嘴看着她。

在他们的印象里,秦云初一向是一个明智的人。

而今天这句话,让他们刷新了对她智商的认知。

最后,闫云卓终于绷不住了,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噗。”

这就好像个开关,众人终于都憋不住了,有的捂嘴偷笑,有的干脆放声大笑起来。

“小秦总,你的脑洞也太大了吧?”闫云卓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我们只是说音乐风格像,你居然说两个人是同一个人!这脑洞,我只能……叹服。”

高晓柏笑得合不拢嘴,说:“我们不要笑,可以看出秦总是个思维很活跃的人,她这个角度一般人是想不到的。”

英子很想憋住,坐在椅子上,两条长腿换来换去,最终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得弯下了腰。

“迟尺就是天涯……哈哈哈,这真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直播间的弹幕在秦云初说出那句话前,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哈哈哈哈”飘了满屏幕都是。

“秦总太搞笑了,她是怎么想到迟尺是天涯这种思路的?”

“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开玩笑的,后来一看她的表情,她好像还挺认真的!”

“节目效果满分!秦总很有综艺天赋,乃们不要笑她了!”

秦云初完全是下意识将心里的猜测说出口,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遭遇群嘲。

自从上次,在柳如烟的府上被陈涯三百六十度连环打脸之后,她已经对世界的构造失去了基本的信任。

她现在凡是对于不露脸的人,统统都会下意识不信任,至少诈骗犯和虚拟主播是不会再骗到她了。

她可是在现场亲眼见证了:金镛、古笼、妥尔斯泰夫斯基、川端春树……这一系列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在一夜之间合为一体的场景。

按照陈涯的性格,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迟尺和天涯,如果都是陈涯,那完全有可能!因为陈涯是有前科的!

所以,她就将她这个想法下意识说出口了。

可是,她虽然在陈涯身上经历了这一层身份合并的启蒙和飞跃,但其他人就未必是这样了。

在其他人的视角里,迟尺就是迟尺,天涯就是天涯。

这两人从出道起,就是泾渭分明、毫无瓜葛的两个人。

这么多年来,两个人一直争榜争得厉害,在民间,也有两帮人长年累月辩论,迟尺和天涯,到底哪个更优秀。

而且两个人的风格区别也特别明显,一个稳定,一个跳脱,一个传统,一个开放。

两个人截然不同的音乐,分别让大众认识了自己。

可以说,这两个名字,已经浸透入寻常百姓的生活,成了常识一般的存在。

秦云初说迟尺就是天涯,就仿佛有人突然说“其实李白和杜甫是同一个人”,任谁听了,都会感觉荒诞不经。

因为这太反常识了。

秦云初说完后,在原地怔了半天,大家还在笑她。

秦云裳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姐,咱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先私下讨论下,这直播呢,传出去了,对咱们公司影响不好。”

秦云初终于恼羞成怒:“我说的哪里有问题了?……迟尺和天涯,明明都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过啊!”

她这话说出口,众人笑得更厉害了。

尤其是闫云卓,笑得前仰后合,花容失色,头发都乱了。

“小秦总,音乐圈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种级别的两位音乐人,怎么可能没交集呢?”

高晓柏也收不住笑容,转头问徐湘潇和江心海道:“湘潇你肯定见过迟尺吧?还有心海,你知道天涯长什么样吗?”

摄像师将镜头对着徐湘潇和江心海,此时此刻,屏幕前的观众才发觉有些不对劲起来。

此时屋里众人的表情,全都脸上带着微笑。

除了徐湘潇和江心海。

徐湘潇抱着吉他,满脸都是失神,眼睛好像都不对焦了;

而江心海手里捏着半个橘子,好像手指用力过勐,把橘子汁全挤到桌子上了。

高晓柏这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他收了笑容,问道:“你们不会……真的没同时见过他们两人吧?”

徐湘潇率先回过神,说:“我从来没见过迟尺,虽然感觉好像对他挺熟悉,但……真的从来没见过真人。”

“连照片都没有?”高晓柏有点走音,“那心海呢?你也没见过天涯?”

江心海大大地摇头。

实际上,在秦云初说出“迟尺就是天涯”之前,她就开始朝这个方向怀疑了。

高晓柏皱眉,道:“按理说,我们这里都是音乐圈的人,肯定有人同时见到过迟尺和天涯啊?”

闫云卓收住了笑容。

她作为新生代后辈,对这两位前辈只能仰望。

两个人她都没见过。

崔大佑更是不动声色。他作为早已退隐的前辈,今天在场的人,很多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他更不可能见过迟尺和天涯。

这两个人排除后,高晓柏看向剩下的其他人。

“我早年去过海涯公司,远远的看到过迟尺一面,没有见到过天涯,英子呢?你当年和迟尺有点摩擦,肯定见过迟尺吧?你见过天涯没?”

而英子表情平静地说:“我其实连迟尺都没见过,更别说天涯了。”

汪锋也摇了摇头,说:“我也从来没见过迟尺和天涯,两个人都没见到过。”

“不是吧?”高晓柏夸张地说,“我不信,肯定有人同时见过这两个人。”

这件事别说高晓柏不信,换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信。

迟尺和天涯,两人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

亲眼见面也就罢了,照片、访谈、影像资料、狗仔队拍照……

如果连这些都没有,那就太奇怪了。

徐湘潇冷静了一下,说:“天涯从来不参加任何公众活动,也从来不拍照,现在想来,只有我们公司的部分人见过他,而且还是少部分人。”

随后,她看向江心海:“心海,你那边呢?”

江心海用纸巾擦着手:“一样。迟尺也是这个德行。”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秦云初又说:“而且,迟尺离开华语乐坛,不再创作后,好像不久后天涯也不创作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

“是这样吗?”有人问。

江心海手指扣动着桌子,暴露了她的紧张:“迟尺是在公司被并购后不久,就离开了华国,好像也是在那个时候,天涯也不创作了,湘潇,他也是离开华国了吗?”

徐湘潇的脸突然变得很红。

“我、我也不知道。”

江心海转头诧异地看她:“你不知道?”

徐湘潇此时竟露出了小女儿的神态,双手轻轻攥着自己的袖口,微微低着头。

“他就是突然告别了,也没有说去哪里,我……可能是我跟他吵架了。”

“你跟他为什么吵架?”江心海感觉十分奇怪。

她有点想问,难道徐湘潇也和天涯有一段感情吗?但这话终究不好问出口。

“嗯,反正情况很复杂,不说这个了。”徐湘潇说,“天涯跟我停止合作,有很特殊的原因。”

“他离开时说了什么特别的话吗?”江心海问,“比如改造华语乐坛什么的?”

徐湘潇的脸依然发烫:“没有,他是因为私人原因离开的。”

她有话埋在心里没说。

在天涯离开她之前,她很冒失地向他表白了。

天涯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而是直接玩消失了。

虽然之后两人也偶有联系,但她再也没亲眼见到过他。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有些吊诡了。

“迟尺抄袭天涯”,放在音乐圈不算多稀奇的新闻,空口鉴抄的小鬼多了去了,一段相似的动机都可以说抄袭,《夏天的风》有点像天涯风格,本来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就是说纯粹是个月经事件。

可是,“迟尺就是天涯”这个思路,直接将这个月经事件,变成了灵异事件。

迟尺怎么可能是天涯呢?

别说是观众不信,就连音乐圈内的人,也不会相信这件事。

高晓柏揉了揉额头,说:“等等等等,不应该是这样,这件事不应该是这样。”

他转向秦云初,说道:“应该是谁提出谁举证,而不是我们在这里找迟尺不是天涯的证据。小秦总,为什么你会认为迟尺就是天涯呢?你是通过什么才想到这一点的?”

众人看向秦云初。

确实。

正常人也不会想到“迟尺就是天涯”。

她会这么想,肯定是知道一些大家不知道的线索。

秦云初涨红了脸。

她总不能说,是因为陈涯这种事干多了,才想到这一层的吧了?

憋了良久,她才说:“之前,陈夕不相信她哥哥就是临涯,大家不也证明了好久吗?”

“感觉迟尺就是这种喜欢用马甲的性格。”

听到这话,何灵等经历过那件事的人,才一拍脑袋。

对啊!

迟尺之前不也这样捉弄了自己妹妹那么多年吗?

江心海黑着小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黑着小脸),说:

“我现在也觉得,天涯极有可能就是……迟尺。”

高晓柏惊讶转头:“为何?”

“因为,”江心海说,“迟尺的名字里,带有一个‘涯’字。”

“咦?”徐湘潇听到后,惊讶转头,随后表情平静下来,“那天涯就不是迟尺了。”

江心海转脸看她:“为什么?”

“天涯的名字里,没有‘涯’字。”徐湘潇说。

江心海一愣,凑过去说:“湘潇,你小声告诉我,天涯的本名叫什么?”

徐湘潇点了点头,凑到江心海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

“他本名叫周文山……”

江心海拧起了眉头,接着又放下了眉头,接着又皱了起来。

周文山,这三个字,可以说和陈涯八竿子打不着。

如果陈涯想要给自己杜撰一个本名,大概也不会起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名字。

看到江心海脸上的表情变化,众人突然有些心焦。

“发生什么了?天涯本名叫什么啊?”

“快告诉我们啊?心海你到底听到什么了!”

弹幕纷纷飘过,过了足足半分钟,江心海才舒展眉头说:

“天涯确实不是迟尺。”

房间里,众人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我刚才还真以为我世界观出了问题。”何灵拍着胸脯说。

江心海吐了吐舌头,说:“看来是大家神经太紧张了。”

秦云初相信江心海的判断,可她始终感觉哪里不对,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可是,为什么迟尺和天涯有那么多的相似点呢?”

“巧合,”汪锋说,“只能说,天才们可能都有大量相似的巧合。”

闫云卓拍着胸脯道:“我刚才还差点心脏骤停了,就是说嘛,迟尺和天涯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英子翘着腿,突然说:“迟尺和天涯,本来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她自从加入节目后,就没有怎么说过话,现在突然说话,镜头和众人的视线都移向了她。

英子手里把玩着一个杯子,穿着高跟鞋的腿高高翘起,表情一脸冷然,说:

“动动脑子就知道,迟尺写歌的那些年,天涯写了多少首歌?”

闫云卓望着江心海和徐湘潇两人,说:“我印象中,两位的名曲很多吧,起码有几十首?”

汪锋推了推眼镜,说:“不止几十首,他们的歌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徐湘潇说:“我的歌之前看到有粉丝统计过,是190首。一共12张专辑。”

江心海耸了耸肩:“我有150首左右吧。”

闫云卓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出名的没有这么多吧?”

汪锋说:“出名的就很多,如果你听一边他们的全集就会发现,几乎首首都是精品。”

小书亭

英子继续说:“我的意思就是,两个人加起来340首,要迟尺和天涯是一个人,3年写这么多,1年110首,平均每个月将近10首,3天写一首。这还是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