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寒门仕子

常理来说,但凡是军情谍报,都要于机密的地方进行听取。

但,太上皇现在已经这样了,似乎也没有必要再避嫌了。

唉,就权当他是个不存在的空气人吧!

“我说,是不是漠北的远征军和高丽军打起来了?”

“回齐大人,并不是!”

“哦,那又是什么情况?”

“据齐青云传过来的信息说,天竺目前正在征兵建船,似有大的动作要做。此外,还有不太确切消息称,天竺的洋人似乎在为某种农副产品的争夺而战。”

ddxs.com

什么?

为农副产品而战?

真是怪事了!

以他们以往的行事风格,基本上都是以掠夺财富为主的军事出兵,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农副产品了?

即使是争夺黄金树,也用不着如此地大动干戈呀?

不过,这条消息也间接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他们并非是觊觎扶桑。

因为,扶桑是个农业很不发达的国家,没听说有什么值钱的农副产品。

“此事颇为古怪,命齐青云进一步再探,没把事情弄清楚之前,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是!”

齐誉基本上可以断定,洋人的此举暗含幺蛾子。

此外,他还品读出了另外的两层意思。

一,天竺现在正等候和寻觅战机,要不然,也不会开展像造船这种耗时的事,很明显,对方并不是急于一时。

二,他们这次的出兵决心确实很大,否则,也不会加以征兵了。

关于对策方面,齐誉也没有非常特别的安排,只是常规性的按部就班、兵来将挡。

他们寻觅战机,咱们就严阵以待,不留给他们趁虚的机会。他们发起征兵增强实力,咱们也随之加强兵力、以为防范。

于是,齐誉决定:把琼州本岛的驻扎府军,抽调一大半前往贡榜,以加强该地的军事存在。

若只是加强防守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现在关注的重点,主要是放在大北方一带,天竺那边,只要不生大变即可。

说起大北方来,就不得不提压力山大的陆博轩陆大人了。

自打领了密旨之后,他便一直沉浸在骑虎难下的纠结里。

他既不想当当世的秦桧,也不想去做欺君的佞臣,于两者之间,委实难以选择。

因苦思无果,他便故意放缓了北上的脚步。

每天晌午出发,日斜便歇,只行二三十里就开始寻找客栈了。

那磨叽的样子,比之散步的蜗牛还要悠闲。

但,磨叽是没有用的,早晚,你都得面对现实。

终于,在耗时了个把月后,龟速的陆博轩走出了山海关,并临近了戚景营寨的附近。

接下来,就是双方会晤了。

按照礼制,有犒军御史到,戚将军必须要拉开仪仗并出营二十里相迎。

但,由于今天时间偏晚,不宜再施礼仪,所以,陆博轩就将会晤的时间定在了次日上午。

且,他还专程派人送去了通知,以彰显自己的重视。

传达圣意不能马虎,要不然会落人口舌的。

结果却不料,于当天晚上,得信的戚景就突然跑过来私访了。

“陆大人,别来无恙?”

“原来是戚将军到了,快快请坐!”

先寒暄,后奉茶。

传统礼节必不可少。

在挥退了闲杂人等后,戚景这才放松了拘束,挂上了故交该有的模样。

“戚将军,请用茶。”

“呵呵,不知老友这茶里面,是否暗含着释兵权的意思……”

“你……你都猜到了?”

“算是吧!”

齐誉的书信都讲得那么明白了,戚景怎么可能还不理解呢?

他不仅理解地非常充分,还于第一时间做出了相关部署。

首先就是,如何应对王之藩的探查。

据齐小彤介绍说,这个家伙是吃硬不吃软,所以应该粗暴对待。

于是,戚景便采纳了无德军师吴晚荣的策略——钓鱼上钩。

他以一封虚设的军机文书作为诱饵,以引诱那姓王的前来窥探。

结果,居然真的钓到了鱼。

以逸待劳的洪涛二话不说,直接伸出了黑手。就这样,王之藩稀里糊涂地被扣上了一个疑似高丽奸细的帽子,并还被洪将军的重拳揍成了猪头。

单论双方武艺,洪涛只能算是略占上风,但是,却耐不住他手下的人多呀。

下黑手还讲究什么武德,往死里捶就是了。

若黑手不够,那就再添黑脚吧!

总之,双拳难敌四手的王之藩连十回合都没能撑住,就被一大堆的黑脚给跺晕了过去,最后被丢弃荒野。

由此,王之藩也完成了一项特别的个人记录。

即,他是整个华夏唯一一个被齐小彤以及洪涛他们两口子都暴揍过的人。而这份‘殊荣’,绝对能让他铭记一生。

待王之藩醒来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的腿竟然被人给踹断了。

这样一来,探查的事可就完不成了。

没办法,他只得如孔乙己般地离开了。

至于回京后他如何编排,那就要看他撒谎的本事了。

此人可以往死里打,但是绝不可杀。

若杀了,就会显得他真探到了什么,所以才被灭口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能在杀伐果断的戚将军的手中讨得一条狗命。

在料理完了王之藩后,就只剩下怎么去和陆博轩交涉了。

戚景觉得,彼此二人相交多年,不能因此闹得不愉快,所以应该谨慎处置。

基于这层考量,他决定先私后公,然后再做公开形式的露面,于是,他就这么来了。

陆博轩自然不知戚景得到齐誉指点的事,此时的他,依旧还徘徊在怎么办的纠结里。

所以,他一听到‘释兵权’这三个字,就感觉面子上下不来台。

“将军此来,莫不是消遣我的?”

“并不是,此来乃是帮咱们俩一起解围。”

“哦?你打算如何解之?”

“假戏真做,向高丽发起军事挑衅!”

陆博轩身居高位,见识上自然不凡,所以,当他一听到假戏真做这四个字后,便立即明白了话中之意。

意外的同时,他也不禁心里一惊:看戚将军的样子,好像并不想甘心就范,而是想着较量一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