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从影视世界学习技能

没过几天时间,叶氏小喇叭又报道了2202的后续事情的进展。

余初晖的妈妈在微信中看到了余初晖那可怜的小模样,她没怎么想就跑来了魔都,只是见到女儿之后,就发现自己被骗了,她下意识就想赶回去。

可是这个时候余妈妈再想走已经晚了,被余初晖死拉硬拽着也挣不脱,让向来逆来顺受的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拒绝,也就跟着余初晖来到了合租房。

听叶蓁蓁的描述,因为余妈妈的事情,2202还闹了小矛盾,倒不是朱喆和何悯鸿不接受余初晖带妈妈入住的问题,毕竟当初让余妈妈来,就是何悯鸿先说出来的,朱喆当时就没用反对。

这个小矛盾出在何悯鸿身上了,是因为何悯鸿不赞同余初晖和妈妈的相处方式。

原来何悯鸿这天本来要出去参加朗诵聚会的,只是她烦那个气氛,中途早一些回来,刚好听到余初晖对余妈妈大呼小叫的,让她这个乖乖女感觉不可思议,作为子女的可以这么和父母说的吗?

何悯鸿不知道别的家庭是怎么相处的,毕竟她不怎么住校的,就连上大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己家里住,就很好奇的问朱喆,“她做女儿的,就这么和她妈妈说话吗?”

朱喆听了何悯鸿的话就很是无语,这小姑娘还是听话就听了半截,就下意识的加上自己的猜想,就马上做出了评价,这性格是怎么养成的?

今天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余初晖想给余妈妈换一个手机号,想要断了余妈妈和家里的联系,可是余妈妈不乐意,她没想到余初晖会这么做,一时间就慌了神就和余初晖争执起来。

余初晖看余妈妈不肯听自己的话,就马上以出国要挟,把两头为难的余妈妈气哭了。

看到余妈妈哭泣,余初晖想到了以前在加的日子,三天两头余爸爸就会家暴余妈妈,她就更加的不耐烦了,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就提高了不少,刚巧就被何悯鸿听到了。

虽然余初晖的方式方法甚至是语气都不好,却也是出于自己对母亲的一片孝心,这可能也是人家母女间的交流方式,外人还是不干涉的好。

朱喆怕何悯鸿想多了,又和余初晖闹起矛盾,就连忙换了话题说道,“你今天不是要参加朗诵会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何悯鸿想到今天的情况,就撇了撇嘴,很不想提朗诵会的情况,也就没有被朱喆转移注意力,她随口解释了一下,依旧追着余初晖的问题不放,仿佛要获得朱喆的肯定,只听她依旧呆萌的问道,“被那些油腻的男文青抽烟给熏出来,朱姐,你说余初晖怎么能这么和她妈妈说话?”

朱喆有些尴尬,她的为人原则就是别人自家的事情,在没有求助的情况下,还是让人家自己决定就好,她不想吃力不讨好,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是何悯鸿这没眼色的小家伙一直都追着不放,这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何悯鸿从朱喆这里得不到想听的答桉,等了好一会儿,也看出了朱喆不想参与这件事,就拿出手机准备使用她键盘侠的本事,给余初晖发信息。仿佛只有通过那个小小的键盘,这才能表达出她心里的想法,可以畅所欲言似的。

何悯鸿觉得余初晖像她爸爸一样,控制着她妈妈,根本就没问这不是她妈妈想要的,她是这么想的,就这么和余初晖说了。

王跃听了叶蓁蓁的叙述,就知道两个新时代家里的独生女,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成长起来,相互看不惯很正常。

只是只是有一点,像余初晖她妈妈这样的人,你是叫不醒的。

毕竟就像余初晖说的,因为余妈妈抗住了余爸爸的暴打,死活都不去离婚,余爸爸当时想让余妈妈净身出户的想法,只是存在于想象而已,没有实际做出来就夭折了,既然没有落在那个凄惨的地步,就不会觉得疼的。

再说了,新婚姻法是有婚前财产和婚后财产的区别的,房子是在余初晖的爷爷奶奶名下,可是余购房是在婚后,大头还是余爸爸余妈妈的,只要去法院起诉,依旧能拿回属于她自己的那一部分,根本不像余初晖想的那样。

这一点余初晖妈妈不一定不清楚,毕竟能工作到退休的一个人,真是一个傻子的话,早就被开除了,可是余妈妈已经做了选择,余初晖所谓的拯救,不见得就是对的。

毕竟,余初晖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都能知道她父亲当年的事情,余家那些街坊邻居三姑四婆不可能不八卦出来,作为自己生活中的乐子。

没准,余妈妈早就知道了,只是她觉得余爸爸是浪子回头罢了,更或者是她不想去面对而已。

就像余初晖自己说的似的,余初晖家的情况出在余爸爸身上,既然余妈妈不想离婚,她只要想办法折腾余爸爸就行了,她这么反其道而行之去折腾余妈妈,确实和余爸爸没区别了。

至于在家忙家务的事情,老一辈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家里家外一把抓呢,孝敬公婆也是应该的,只要能让余爸爸勤快起来,其他的事情就都解决了。

也就是近些年渐渐崛起的某种意识形态,再加上有些女性工作的待遇并不比男性差,摆脱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日子,也让这种以前的正常的事情,变得不正常了。

王跃觉得一个家庭,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往往是女性牺牲大,主要是因为现在社会为造成的,毕竟想提高生育率,基本就把女性困死在家里了。

以前的时候,女人因为要生孩子,工作不像现在有保障,生的孩子又多,如果生三胎的话,基本就三五年就这么过去了。

这还只是生的问题,等需要养孩子的时候,女性根本就没办法集中精力去工作。正因为这个,很多企业不乐意招聘女员工,这才导致了女性更多的照顾家里的原因,也是余妈妈那一代城里女性的尴尬。也导致了老一代女性在家庭地位中比较底下,余妈妈也就是受到了这个影响。

只是余初晖和何悯鸿两个人,一个是处理的方式方法不对,一个只看了表面就发表看法,2202的气氛马上就紧张起来了。

叶蓁蓁给听了王跃的分析,也觉得挺有道理的,她有些心疼朱喆了,有这么两个室友,也是挺让人头疼的。

一时间叶蓁蓁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不由得想到了樊胜美,那个时候的2202,也没怎么发生这样的矛盾啊。

叶蓁蓁靠在王跃怀里,也不想再提这个问题,就换了一个话题,有些八卦的说道,“2201的那个方止蘅很奇怪,今天有一个和她打过拳的人,看起来像是她的追求者来找她,她明明在家里,竟然不给开门。”

王跃没想到叶蓁蓁突然变得这么八卦,就拍了叶蓁蓁的屁股一下,这才严肃的教训道,“大晚上的去敲一个单身女生的家门,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正经的女生谁去给开门,只是一个追求者而已,又不是自己男朋友或者老公。”

叶蓁蓁看王跃不向着自己说话,还打她屁股,就很不高兴的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那个男的明显打不过她啊,那天在擂台上被揍得可惨了。就是和那个男的说两句话而已,结果方止蘅竟然对我发脾气,说不要管闲事,不然会害了我自己。”

王跃听到这话眉头就皱了皱,这女人防范心也太强了,他看叶蓁蓁也就是和自己撒娇而已,也没放在心上,就连忙叮嘱道,“有我在,谁也不能害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不定人家有什么苦衷吧,就不要关心别人得事情了吧。”

叶蓁蓁想了想,想到方止蘅在她们几个遇到偷拍的人的时候,还仗义的出手帮忙过,想来也心底也是热心善良的,既然这邻居还有这侠义之心,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人。

看来方止蘅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肯定是有自己的秘密,这让叶蓁蓁很是好奇,心里像猫爪似的,只是却不好多问,她很期待揭晓的那一天。

王跃看叶蓁蓁还有闲心管别人,就一翻身把人给压在了身下,叶蓁蓁瞬间就忘了刚才准备说什么了。

......

时间就在叶蓁蓁牌小喇叭的广播中过去了一些日子,2202的邻居总是状况百出的,还好有大姐姐似的朱喆从中调和,也算是安全的过了下去。

这天叶蓁蓁回来之后,就忍不住跟王跃说道,“朱喆还真是一个好人,比我日行一善强多了,估计她想生孩子肯定简单。”

王跃这些日子听2202的八卦已经习惯了,却还是被叶蓁蓁的逻辑弄得一脑门黑线,就很好奇的朱喆怎么了,下意识就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感叹?”

叶蓁蓁想到朱喆说的事情,就搂着王跃的腰,叹了口气说道,“朱喆上次处理那个占服务员便宜的客人,虽然最后为自己酒店争取了利益,却也是帮了那个服务员,要不然的话,那个被占便宜的服务员不仅吃亏还要被扣钱,说不定就想不开了,这次有是因为酒店装修的时候的问题,他的老上司不让声张,想接机搬到公司副总,可是那些负责坚持到服务员肯定也要遭殃,有可能扣工资丢工作,朱喆就关门让检查房屋的时候,多加了巡检渗水漏水都加上了,这有可能会破坏了老上司的计划。”

王跃也没想到朱喆这么善良得一面,在他得印象里是能在保护好自己得前提下,她才会出手帮忙的,没想到这次竟然冒险了,他叹了口气说道,“她确实是挺善良的,毕竟这增加了巡检人员的工作量,可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还容易得罪两边的人。”

叶蓁蓁点了点头,很认同王跃的说法,就马上接话道,“说的也是,我也是这么说呢,朱喆跟我说的时候,我一开始还以为她说这个是想求我收留服务员呢,没想到她就是跟我吐槽一番。”

王跃翻了一个白眼,就知道今天肯定有实际,他很是无语的看着叶蓁蓁说道,“你这么跟我说,是准备让我怎么做?”

叶蓁蓁看被王跃看穿了,就连忙说道,“朱喆这么做是因为那服务员是山区出来的,朱喆说那些服务员都是一车车从山区拉出来培训的,一旦失去工作,后果很严重的,有可能只能回到山里等着嫁个山里汉子生娃了。”

王跃看叶蓁蓁皱起了眉头,就开玩笑似的说道,“你不要小瞧山里,现在山里有房子的,都是有钱人。”

叶蓁蓁知道王跃逗她,还是锤了王跃一粉拳,这才连忙撒娇道,“你说的是大城市附近的山里,朱喆说的是偏远山区山里,那里挺苦的,你就想办法帮帮她们嘛。”

王跃有些脑壳痛,这怎么帮?6亿月工资以前一下的,他没那个能力拯救啊,他正准备拒绝,突然想到樊胜美说最近招工困难,眼里马上就是一亮,他连忙笑着说道,“你让朱喆介绍去蓁蓁药业,那里需要女工。”

叶蓁蓁听王跃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就无奈挠了挠头,很是无语的说道,“就那个小破厂,能招聘多少人啊。”

王跃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很是无语的说道,“朱喆她就一个酒店,一年能开除几个人?有咱们给她酒店服务员兜底还不行?”

叶蓁蓁知道这已经很好了,却还是不死心的问道,“那山里的那些女孩呢?”

王跃很想说要相信政府,可是话到了嘴边就说成了,“都出来了,山里的汉子怎么找媳妇!”

笔趣阁

叶蓁蓁看王跃还在开玩笑,马上就不乐意了,她立刻反驳道,“姑娘们都出来打工了,还留在山里不愿意出来打工的汉子,肯定就像余初晖爸爸那样好吃懒做的,谁嫁谁倒霉啊!”

王跃抽了抽嘴角,他就是开一个玩笑,没想到叶蓁蓁还急了,他很是无奈的说道,“好吧,你说的对,但是现在本来就是用工荒,普通工人很好找工作的,难找的反而是那些普通学校的大学生,你就别瞎操心了。”

叶蓁蓁听王跃这么说,就狐疑的问道,“真的?”

王跃看叶蓁蓁这是出国几年出傻了,就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了,不然的话,朱喆他们酒店干嘛费劲,去山区拉女生来培训当服务员啊,只是因为吃苦耐劳?”

叶蓁蓁没想到国内用工变化这么大,就不太确定的说道,“本来就是这样啊,很多工厂不就是看中了她们这种品质吗。”

王跃揉了揉叶蓁蓁的脑袋,无奈的说道,“你记住,除了那些不愿意出来打工的,现在工资最低的,反而是那些普通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大学生内卷的厉害,学校不好的又不上不下的,去当苦力吧,对不起大学毕业证,真的比山区出来的姑娘强不了多少的。”

叶蓁蓁看王跃这么说,就知道肯定是真的了,她感觉像做梦似的,几年时间变化太快了。

不过,她也不在纠结,她觉得一定是出国这两年耽误了,错过了国内的很多新鲜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