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影视世界去挑战

贺佳艺刚刚到三十岁,正是最勐的年龄。

可是今天她就像在做梦,彻底对罗南服气,也更加舍不得他了。

这样帅气有力的男人,一辈子难得遇上一个,说什么都不能让他跑掉。

“你也是卖墓地的吧?”

她躺在罗南身侧,小心翼翼问道。

“不是!”

罗南笑了,抬起贺佳艺的下巴,盯着对方:“但我知道你是!”

“所以……”

他此刻犹如摇尾巴的恶魔:“我故意那样说,是要堵住你的嘴巴。你根本没有相亲的打算,只是借机卖墓地吧。现在见我‘貌美如花’,就起了灌醉我的心思。”

“我其实也觉得你年龄有点儿大。”

罗南毫不留情面,甚至近乎是冷漠:“所以咱俩做个交友就好,没必要长相厮守。”

“你继续卖你的墓地,我继续找我的相亲对象。”

他根本不在乎真面目暴露:“露水情缘罢了,都别太在意!”

“你!”

贺佳艺懵了。

还想着纠缠一下罗南,谁知他说得如此直接了当。

“你其实长得还行,我们还能再约吗?”

更无耻的还在后面,罗南看着贺佳艺:“你每来一次,我就买一块墓地。反正早晚都能升值,我就当投资了。”

一块墓地两万块,这是要包她啊?

贺佳艺忍受不了这种羞辱,冷哼一声,当即坐起,想拿衣服离开。

嘶!

太放纵的悲催后果来了,她倒吸口凉气,又栽倒在床上。

“你休息休息吧。”

罗南笑了,再次端起她的下巴,满脸戏谑:“谁让你昨晚不肯屈服来着。”

“我……”

贺佳艺低头,狠狠咬了罗南一口:“你就是个魔鬼。”

“魔鬼的身体棒!”

罗南俯身,脸快要贴住她的脸道:“你不是也很享受吗?”

他吻了上去,不顾贺佳艺的挣扎,强迫她跟自己打扑克。

当然!

贺佳艺的反抗意志近乎于无,想到以后不打算和罗南再见面,她有点儿舍不得。

食髓知味,吃过肉,谁还去吃咸菜啊。

连着三天,罗南除了接徐雅瑄的电话,帮她解决点儿问题,就借口出差呆在酒店。

“给你。”

第四天罗南离开前,放了六万块钱在床上,霸气十足道:“虽然只是一次,但我就当三次吧。三块墓地的合同尽快寄给我,我全部都买了。”

他没有避讳贺佳艺,电话里和下一个相亲对象约定的事情,后者听得明白。

“你明着相亲,其实另有目的吧。”

贺佳艺恍然大悟,恨恨道:“你说我卖墓地,其实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啊!”

罗南再次端起她的下巴,她躲都躲不开。

“看过《天龙八部》吗?”

他做足了反派的架势:“我看不惯慕容复的做法,但很欣赏他的功法。”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罗南冷笑:“如果你不是抱着卖墓地的打算来相亲,我会以买墓地的名义跟你闹腾?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谁都不亏欠谁。”

不再看贺佳艺一眼,他转身离开。

啪!

卧室里贺佳艺给了自己一巴掌,暗暗后悔。

打着和人相亲的名义,要别人买墓地,现在受到这种羞辱,也是活该。

可惜啊!

罗南那么帅,那么强,就这样离她而去了。

嗯?

想到手里还有罗南留下的相亲号码,她心中一动。

其实以墓地交易的目的和他相处,也是一件美事,两人都不用负责任,还能享乐。

不过……

她一瘸一拐进了洗手间,暗暗思忖。

最多一周见一次,否则三十岁的身子骨会零散掉吧。

又在酒店里休息了半日,贺佳艺这才回去。

她回去,立即打印了墓地转让合同,寄给罗南。

贺佳艺忙乎的时候,罗南正在和梁笑笑见面。

他和秦奋不一样,梁笑笑除了有个性感大嘴,其他方面还不如徐雅瑄呢,当然不会惯着她,更加不可能表达出慕爱之情。

说白了,一个踏足他人家庭的小三,和那位方先生搞得跟生死之恋似的,纯粹就是个作女。

而且到了后来,这位明明要和方先生断掉,过了两年后仍然不肯接受秦奋。

怎么看,罗南都觉得她像是养备胎,可怜秦奋还傻乎乎买了三百万的人寿保险,受益人也填了这女人。

“是梁小姐吗?”

瞥见茶馆临窗的梁笑笑,罗南走近问道:“我是罗南。”

“哦!”

梁笑笑瞥见罗南,眼中闪过一道光来,急忙站起,和罗南伸出的手握了握。

“来晚了,对不起!”

罗南说着口不应心的话,顺势坐到梁笑笑对面。

‘坐吧’两字憋到嘴边,梁笑笑也只能坐下,坐下却不说话。

呵!

故作矜持也罢,被逼来的又怎样,罗南会惯着她吗?

自顾自拿出手机,他和徐雅瑄发起短信来。

连着三晚都没回去,徐雅瑄可是真心着急,现在安抚一下她。

“没想到!”

梁笑笑见罗南不说话,只能自己先开口,而且还故意搞了个噱头。

“什么?”

罗南嘿嘿冷笑,盗用她的问话。

“没什么!”

梁笑笑想了想,突然改口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你呢?”

罗南没回应,反而挑眉问梁笑笑。

他想回答就回答,想发问就发问,节奏不能由梁笑笑掌控。

“我是空姐。”

梁笑笑无奈,只能先回应。

“哦!哪个公司的?”

罗南一副调查户口的架势。

“海航!”

梁笑笑澹然回了一句,见罗南又去看手机,不由得好笑:“你来做什么的啊?”

“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掀篇儿啊!”

罗南笑呵呵道:“我看你也不像来相亲的,估计是被逼的吧!我们两个同病相怜,所以各自坐半个钟头,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嘴角微微翘起,梁笑笑突然有了兴致,问罗南:“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真没意思!”

罗南一副嫌弃的模样:“九十八分。”

“这么高?”

梁笑笑愣了:“凭什么?”

“身材好,又有钱,再加上很厉害,每一项都是三十分,就是九十分吧。”

罗南自信满满道:“无法做某些女人的舔狗,所以这方面只能打八分,合起来就是九十八分,准确无误!”

很厉害?

梁笑笑懵了。

刚见面就谈这个,罗南存心要捣乱吧。

“觉得我可能名不副实?”

罗南故意往男女事上扯,口气嚣张道:“你可以凑近闻闻我身上的味道,刚刚和个卖墓地的女人在酒店呆了三天三夜。”

“吹牛!”

梁笑笑气笑了,当罗南这个年龄没自己大的家伙说大话:“年轻就是好,可以肆意乱讲。”

呵呵!

就知道说实话没人信,罗南撇撇嘴道:“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六十分。”

梁笑笑表情暗澹道。

“六十分?”

罗南盯住梁笑笑,就像看上称的猪:“女人是被动者,谈不上厉害不厉害。男人又不图你的钱,你相貌也行,这三项加起来也该有个八十多分。”

“现在给自己打六十分,你是很没有自信啊!”

“漂亮的女人没自信,十之八九被人甩过。”

“你这么漂亮,如果没有隐疾,那么被甩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和有妇之夫好上了。”

“有妇之夫无法离婚,所以你们两个就拖着。”

“家里人又催你相亲,你才以这种婚介的方式出来见我。”

……

看着梁笑笑越瞪越大的眼镜,罗南心里偷笑,表面上得意洋洋道:“看你嘴巴能塞下个鸡蛋,我推断得八九不离十。”

“我看过你的征婚广告,写得蛮有趣的。”

梁笑笑稳了稳心神,故作不屑道:“没想到你竟然自我感觉良好,真当自己是柯南啊!”

“说中你的情况,想反击我?”

罗南撇撇嘴:“我就是实话实话,不是恭维你。从外表上说,你属于小仙女那个级别,条件特高吧?”

“但……”

他倚靠椅子,居高临下道:“你其实就是个作女!”

“你!”

梁笑笑愣了,大嘴微张,看得罗南真想塞进去点儿东西。

“不服气?”

罗南继续狂怼:“你认识一个有妇之夫,明知他有家有口,还非要产生一段孽缘,不是作就是另有目的。看你还没坏到那个程度,所以你十之八九就是作。”

“自以为很虐心,自以为很钟情,其实那都是个屁。”

“我听过一段谬论,说什么气味相投。老远就能知道和自己相合的气味,真正正正是忽悠某些傻蛋。”

“想和他玩,就直接说吧,非要在气味上做文章,气味多冤啊!”

……

噼里啪啦一顿疯狂吐槽,梁笑笑想申辩两句,硬是没插上话。

她脸色青红变幻,觉得罗南的话像是戳到内心深处,甚至都搞出伤口来了。

竭力控制着波动的情绪,梁笑笑岔开话题,问罗南:“为什么女企业家免谈啊?”

xiaoshutingapp.com

“她们都太现实了,也太有钱了!”

罗南笑着回应:“就像刚刚离开那个卖墓地的,到最后还不是献出了身体。而我也没亏待她,买了三块墓地。”

“我承认自己有钱,可还是无法跟女企业家相比。到时她们给我钱,我多尴尬。”

“你不是卖飞机的吧?飞机,我可买不起,否则咱们俩也去酒店呆个三天。”

“虽然你是个第三者,但我不介意啊!”

……

又是一顿冷嘲热讽,梁笑笑差点儿气晕过去。

“我的确是想着现实点儿,才来和你见面的。可是没想到你……”

她眉头微皱,不知该如何形容罗南。

“我明白了。”

罗南笑着起身:“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更喜欢跟有妇之夫玩虐恋。”

“以后回见吧!”

他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还是别见了!”

“你……”

梁笑笑哑口无言,挥手想叫住罗南,又不知该说什么。

她并不讨厌罗南,虽然罗南多次嘲讽她。

梁笑笑认定罗南是个性情中人,这种人比起那些两面三刀的家伙来得实在,其实是个倾诉的对象。

话有些刺耳,可是有的放失,不是那种无脑的家伙。

当然是不是因为罗南表现得无可无不可,感觉比较安全,再加上人长得赏心悦目,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梁笑笑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去追罗南。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湖边时,她叫住了他:“想喝酒吗?咱们再聊会儿。”

“为什么呀?聊什么呀?”

罗南自顾自往前走:“你不会是和饭馆勾着,假借谈恋爱骗钱的托儿吧?”

“行了!”

梁笑笑笑了笑:“我都没把你当坏人,你就别怀疑我了!”

“说错了!我真的是坏人!”

罗南上下打量梁笑笑,刻意在某些地方停留许久:“刚刚离开那个卖墓地的女人,就是要和我拼酒。她想拿下我,结果反而自己被拿下了。”

他说的是实话,梁笑笑却认作是吹牛:“有本事你就灌醉我啊。”

“哈哈!”

罗南表情古怪,看了梁笑笑一眼:“你最近没和有妇之夫联系,所以打算找个身体健壮的慰藉相思?”

“事先说好。”

他表情严肃:“必须是我给钱,咱们主次必须分清楚。”

“滚!”

梁笑笑始终当罗南是开玩笑,随口应付道:“一切都听你的,现在可以去喝酒了吧?”

等的就是她主动,到了现在这个时刻,罗南自然不会拒绝。

刚刚喝了两杯酒,梁笑笑就迫不及待,讲了自己的事情。

“你信一见钟情吗?”

“我就是那个凭借气味谈恋爱的人,我和他认识了多年。”

……

她神情哀怨,楚楚可怜,十足十的失意人。

讲完之后,蒋笑笑非要罗南还他个故事。

我艹!

到了表现演技的时候,罗南拿起酒杯,狠狠灌了一口。

“我当你在国外当导游时,遇到个女的,大家都叫她小白。”

“我看这女的不错,故意和她接近。”

“她后来求我留下,我觉得没问题。”

……

“后来我的合伙人告诉了他们局里的领导,她回来就自杀了。”

“她老公经常家暴,她是忍到了极限。”

“我打了合伙人一顿,就这样回到了国内。”

……

“从此我只走肾,我不再走心了!”

罗南一副旷世情种的模样,还背过脸去,假装抹去眼角泪痕。

“你果然是个渣男!”

梁笑笑长出口气,似乎觉得渣男安全,再次灌了一口酒。

“喝,今天不醉不休!”

“不醉不休!”

罗南跟着回应,暗自撇嘴。

醉是肯定会醉的,但那只是梁笑笑。

至于休息吗?

大好春光,渣男配小三,只能辛苦操劳,是不能休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