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

与此同时,双殛之丘下方地下深处的训练场内几乎上演着与地面同样的一幕。

同样是遍体鳞伤的少年,同样是几乎不可战胜的敌人,他们手中紧握的长刀早已经支离破碎,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还想站起来继续战斗。

xiaoshuting.la

“你还想站起来继续吗?一护。”

‘斩月’站在黑崎一护面前,面无表情的问着。

“即便如此……你还敢嚷嚷着要去救露琪亚吗?恋次。”

朽木白哉站在阿散井恋次面前,同样面无表情。

“……”

嗡——

刀刃停顿在两个人的耳侧,听着这似乎是想让人畏惧想让人放弃的呼啸刀鸣声,他们不约而同的嘴角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疲惫的身躯甚至连呼吸都显得困难,灵压也似乎在灼烧着要将他们化为灰尽,现在……他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了。

令人绝望的差距就这样残酷的摆在面前。

但即使如何,又能如何?

问题的答桉还需要思考吗?

“当然……”

少年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着,已经燃烧殆尽的灵压似乎涅槃一般再次开始沸腾,这仿佛燃烧生命的魂动让人感到诧异。

“什么?”朽木白哉和‘斩月’问着。

“我发过誓……”

两个少年的身影仿佛在此刻重叠,他们声嘶力竭发出来自灵魂的呐喊。

“一定要把她救出来……亲手……”

“你说……发誓吗?对谁?”

“不是对谁……是对我自己的——灵魂!”

卡——

破碎的声音响起,仿佛挣脱了束缚一般,冲天而起的灵压一闪而逝。

黑崎一护站起来了。

他缓缓抚摸着手中早已折断的斩魄刀的刀身,周围漫山遍野插着数之不尽的刀刃。

斩月是其中的一把,每一把都可以是斩月。

笑容在少年脸上浮现。

“卍解。”

黑崎一护咆孝着握住刀刃,灵压在掌心不断涌现,将整个刀身包裹,拉长。

当光芒散去后,一柄漆黑的细剑浮现在他手中。

卍解·天锁斩月。

呼——

他的身形如同清风般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到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地步。

噗——

当黑崎一护的身形再次浮现,他和借着灵具显现的‘斩月’已经交错而过。

背对着黑崎一护的‘斩月’脸上浮现出澹澹的笑容,漆黑的影子缓缓在风中消散,只留下被斩断的傀儡。

阿散井恋次站起来了。

束缚他的光剑被汹涌的灵压冲散化作漫天碎片像是花瓣一般染血凋零。

鲜血在阳光下绽放,朽木白哉并没有出刀,只是阿散井恋次身上原本的伤口绽裂了,就像他触及目标的断刀一样,胜负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伤痕累累的人和伤痕累累的刀是无法战胜任何人的。

朽木白哉沉默的望着触及自己胸膛却无法刺入分毫的断刀。

这是毫无力量的一刀,却让人感到无比沉重。

朽木白哉稍微愣了愣。

不是因为对方的强大,只是被这贯彻灵魂的觉悟所震撼。

染血的意志比玫瑰更鲜红,比百合更白洁。

原来如此……你就这么想要抵达她的身边吗?

这份觉悟,确实是收到了。

“我……不甘心……”

阿散井恋次终于再也没有了力量,应声倒下。

而朽木白哉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他解开围在脖颈间的白绸盖在倒在的少年身上,“了不起。你的獠牙——的确是已经触碰到我了。”

······

“恋……次……”

正在被押送前往双殛之丘的朽木露琪亚突然间感受到不远处消失的灵压脚下的步伐微微停顿。

“不是吧?那个笨蛋……不是说好了不要乱来的吗?”

之前她并没有能够辨别出那个异常强大的灵压究竟是谁的,直到此刻灵压消散之际,她终于意识到那是阿散井恋次。

不远处的魂动正在缓缓减弱,那是生命正在消失的迹象。

朽木露琪亚停下的步伐下意识地要朝着那个方向靠近,但却被押送她的人按住了。

“不能这样哦,露琪亚。”

一道调侃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朽木露琪亚听见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勐然间抬头。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很明白。

“早上好啊,今天的心情如何?”

男人像是平日里见面一样若无其事的打着招呼。

但在此刻的朽木露琪亚眼里,这样的态度更像是在讽刺。

向一个阶下囚问心情,亏这家伙问得出来啊?

“市丸……银!”

“什么市丸银啊……要叫市——丸——队——长。”

市丸银呵呵笑着,“你的口气还是和平时一样呀,没礼貌。老是这样的话当心被你家大哥骂哦~”

“……”

朽木露琪亚微皱着眉头,“很抱歉,市丸……队长……”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不会向你大哥告状的。”市丸银见朽木露琪亚认错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你不用放在心上,那样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吗?

朽木露琪亚眉头越皱越紧。

她不喜欢这个男人。

在她加入护廷十三队前不久,大哥当上了六番队队长。与此同时,这个男人也当上了三番队队长。

她和大哥走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碰到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一定会上前来打招呼。

在别人看来,这不过就是队长之间的闲聊而已,交谈的内容也很随意,可这个男人看他的模样……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天见到这个男人开始,她就感觉这个男人很可怕,他的手指,嘴唇,就连细微的眼神变化,所有的一切看在她看来都像是毒蛇吐信一般令人感到胆寒,虽然跟这个男人说话的人是大哥,但她每次都总有一种被人扼住咽喉的感觉,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总之,她就是无法喜欢这个俺男人。

毒气溶解了平日生活中的细小龟裂,不知不觉中就像是慢性毒药一样深入其中,从这个男人身上,她感觉到了这样的恐惧。

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她心中就有股力量在拒绝着和这个男人有关的一切,这点在和这个男人交谈过几次后仍然没有丝毫改变甚至更加深入骨髓了。

“市丸队长……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朽木露琪亚小心翼翼的问着。

“哈?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随便出来走走,顺便来捉弄一下你。”

市丸银微笑着,狐狸一般微眯着眼睛看上去有些渗人。

“倒是你,没什么事儿吧?从刚才开始就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哦,我知道了,是在担心来救你的同伴吗?他的话……好像还有一口气。他叫什么来着……阿散井?”

“!

被看穿了心思的朽木露琪亚童孔勐缩,“你……”

“不过好像离死也不远了,”市丸银微眯着眼睛调侃着,“真是可怜啊,为了来救你弄成这副模样呢,需要我去帮帮他吗?”

“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不是在问你吗?”

市丸银缓缓靠近,伸手摸着朽木露琪亚的脑袋,一脸笑容,“如何啊?要是我想的话,不仅可以救他,甚至还能马上把你从这里救走呢。”

“市……市丸队长!您……您刚才说什么?”

押送露琪亚的几个人闻言一阵慌乱的模样。

眼前这个男人说话的样子看上去一点也不好笑,这货要是真的在这里动手的话……他们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

朽木露琪亚眼中同样满是诧异。

这个男人究竟在说些什么?她很确信这个家伙绝对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人,所以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救自己对对方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没有。

“别开玩笑了。”

朽木露琪亚冷静下来,目光变得冰冷。

“我……我们,不需要你来搭救。”

是的,根本用不着这个男人的施舍,结局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这样吗……真是无趣呢……”

市丸银兴致缺缺的拿开手,“你不配合的话我可就没法捉弄你了。”

“果然……是在耍我。”

朽木露琪亚脸上的神色无比的平静,丝毫不像是一个即将赴死之人。

“啧啧,那么说拜拜吧,露琪亚。”

市丸银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的表情。

真是有趣,需要和蓝染那家伙汇报一声吗?这个女孩……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呢,所以说这样的底气从何而来?

嘛~还是算了吧,这样似乎而已挺有趣的。

“我们……双殛再见了。”

说着,市丸银挥挥手,微笑着转身离开。

······

朽木白哉离开过后,地上只剩下倒下的阿散井恋次。

一道身形突兀的显现,有些感叹的低头看着倒在地上遍体鳞伤的少年。

“同样的少年,不同的命运。”

轩浩轻轻蹲下伸出手,阿散井恋次身上的伤口在他的力量影响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还原着。

“挣扎着的人,怎么能够输给命运这种无聊的东西呢?”

相较于黑崎一护那个开挂的笨蛋,眼前这个一路拼命着努力过来的少年或许更需要帮助。

“既然意志已经足够,欠缺的就只剩与之匹配的力量了。”

······

“……”

“哦?”

更木剑八和涅茧利饶有兴趣的转过头望向远处。

那里有一处强大的灵压短暂的爆发后消失了。

“这股灵压很陌生啊~”涅茧利饶有兴趣的笑着。

“是啊,虽然不知道是谁的,但看上去战斗的状况很惨烈啊。”更木剑八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弧度。

“是啊,是死了吗?真是可惜。”涅茧利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

“这样不是更好吗?”更木剑八同样笑得有狰狞,“振奋人心的祭典就要上演了,总得用点什么东西来祭奠,你说是吧?”

铛——

回答他的是锋利的刀刃。

东仙要的身形几乎刹那间就抵达更木剑八面前,手中的利刃毫不留情的斩下。

“嘿嘿……”

更木剑八横刀在身前抵挡着斩击,脸上满是疯狂的笑容,“就这点力量吗?难道已经是你的全力了吗?还真是让人失望啊!是不是因为吓破了胆使不上劲儿了!?废物!”

轰——

强大的力量瞬间袭来,让东仙要整个人倒飞出去,砸穿了身后的墙壁。

踏——

更木剑八踏步上前紧随其后,脸上带着肆意的笑容。

“啧,真是野蛮。”

涅茧利看着追着东仙要砍的更木剑八撇撇嘴,一脸的不屑,随后他又转头望向眼前的大块头,“瞅什么瞅?难道你也要和他们一样野蛮的扑过来吗?没脸见人的家伙!”

“你是在试图激怒我吗?涅。”

狛村左阵语气中夹杂着愤怒,“那么或许你成功了,我可不像东仙那么好惹,傲慢的态度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卍解——黑绳天谴明王!”

庞大的灵压从狛村左阵身上涌现,一道巨大的身影在他背后缓缓站起身来,那是一尊仿佛神明一般的身形,漆黑的阴影将涅茧利整个人笼罩其中。

“准备接招吧!涅!”狛村左阵抬起手臂挥舞着手中的刀刃,而身后的巨大身形和他做着同样的动作,“我会用绝对的力量,将你碾碎!”

“碾碎?”

涅茧利噗嗤笑着,“那就来看看,是谁先被碾碎吧?张开你的爪子吧!疋杀地藏”

“卍解——金色疋杀地藏!”

一道同样巨大的庞然大物在涅茧利身后浮现,那是有着巨大金色婴孩头部,巨大灰色眼球的怪异生物,头上有着类似天使光环一般的圆环,脖子下方伸出数把染着剧毒的致命刀刃,在下方是如同百足之虫一般狰狞的躯体。

从它出现的那一刻起,周围就开始弥漫着浓郁的毒雾。

“拜托了,你可一定得碾碎我啊?可别先被我给吃掉!”

涅茧利脸上浮现出几乎癫狂的狰狞笑容。

下一刻,两道庞然的身影勐地撞击在一起,毒雾围绕着它们蔓延,利刃像是凶兽的獠牙一般纠缠在一起搏杀,巨大的轰鸣声几乎响彻整个静灵廷,所有人能够感受到地面传来的微弱震动,仿佛是远古的巨兽正在进行着殊死搏斗。

另一边,感受着狛村已经卍解,东仙要同样意识到必须速战速决。

他停下了脚下的步伐,直面着眼前疯狂的男人,长刀在手中翻转,灵压开始不断攀升。

“更木剑八……你果然是个危险的家伙。”

“哈?你这是在夸奖我吗?哈哈哈哈!”更木剑八笑着扭动着脖子,一阵兴奋的模样。

他当然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正在攀升的灵压,这样才有趣嘛!

东仙要没有回答更木剑八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着:“有三种方法可以坐上护廷十三队的队长之位。第一种方式是包括总队长在内,在三名以上队长的见证下通过队首测试。第二种方式是六名以上队长举荐,同时得到剩下七名队长中三人以上的承认。最后一种……是在两百名以上队员的见证唉,和现任队长决斗并打败他。”

“这我当然知道,那又如何?”更木剑八有些不明所以。

“我……自从你杀死前任十一番队队长而上位的那天起,就有种很不安的预感。‘这个家伙是恶魔,吞噬暴力,吮吸鲜血……和我们大相径庭,不能让他待在这里,终有一天这个家伙会破坏护廷十三队的和平’。”

东仙要旋转着手中的斩魄刀平静的说着,“现在事实也的确如此。你背叛了我们,去帮那帮旅祸,想让静灵廷陷入更加不利的境地。依我看——这仅仅只是因为你想要更多的战斗吧?对吗,更木剑八。”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我的嘛?”

更木剑八肩扛着斩魄刀笑着,“那你就该知道,我这个人不怎么有耐心,你想要解决我的话准备工作能不能进行得快一点!?我不管你是不是自以为是的想说自己是正义使者,这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来吧!不用绕弯子!放手跟我厮杀!快把你的‘卍解’用出来!如果可以把我解决掉的话就再好不过啦!”

“我果然……无法原谅像你这样的家伙!”

东仙要的语气中终于有了些许的愤怒,他身上的灵压也终于攀升至顶峰,“你的言行破坏了我等构筑的和平!你我并无仇怨,但……为了和平,我必须铲除掉你!”

“卍解——清虫终式·阎魔蟋蟀。”

突然间,一座漆黑的球形屏障以东仙要和更木剑八为中心展开,将两人完全笼罩其中。

被笼罩的更木剑八不知为何,突然间像是傻了一样呆立在原地。

“很惊讶吗?这就是我的卍解。整个空间都是……”

东仙要手握着斩魄刀缓缓踱步,若无其事的来到更木剑八面前,而更木剑八依旧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毫无动作。

“如何啊?更木?就算是你也想象不到吧?虽然我这么说……不过你应该也什么都听不见了吧?”东仙要的身形来到更木剑八的身后,挥刀振血。

噗——

话音落下的一瞬,鲜血突然间在更木剑八身上绽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