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火爆娱乐圈,你管这叫一点点爱好

黄药师吊打周伯通的剧情拍摄了两天。

一干电视台的人还在期待后面能够出现什么精彩的镜头,比如武侠小说里面那种飞檐走壁之类,结果发现王轩拍摄出来的跟别人拍摄的武打片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吊威亚做动作,正常的套招,速度也不是特别快的那种。

1200ksw.net

当然,两位演员的动作功底还是不错的,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动作指导设计出来的动作都完成了。就是.....看完这段之后,不少电视台都大失所望,心中也对王轩拍摄的《射凋》打上了平平无奇的标签。

也许王轩拍摄校园剧和军旅片还是不错的,可拍摄这种武侠片,还差了不少意思。

不少电视台的人已经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也没打算要《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了。就王轩拍摄的这个,收视率能不扑街就好了,还想要300万/集,做梦呢?

不少电视台找了个借口打道回府,也没在联系天海,对《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只字不提。他们可不想当冤大头,谁爱当冤大头谁去。

其实这也是王轩所说的,在没剪辑成成品之前,现场观摩是看不出什么的。

尤其是武打场面。

现在不少电视台的人,不是感觉黄药师吊打周伯通的打斗场面只是一些正常的套招,你来我往,速度并不快,只是比正常人稍快的水平,有点平平无奇吗?

可实际上,除非有真正的功夫在身,比如李泽和雷炎那种,可以真打,不然一般动作演员演的武打戏,就是这么拍摄的,不要求你打得多快,只要求你动作到位,能够将武术指导设计出来的动作完成就行。

至于快慢,不是问题,因为正常影片拍摄的胶片是每秒24帧,只要你动作到位,后期处理可以加快每秒播放的帧数,这样看起来动作很快,很流畅,速度与美感并存。

当然,演员如果有真功夫在身,拍摄出来的画面肯定会好不少,一个真打就成呈现出来的效果,一个需要后期技术处理才能达到的效果,质感肯定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王轩拍摄《少林寺》之时,为何主演全都选择有真功夫的演员的原因。

但拍《射凋英雄传》和拍《少林寺》又是不一样的,《射凋英雄传》的角色太多,全都选有真功夫的演员根本不现实。

简单来说,就是有真功夫的演员不一样适合那个角色,跟角色气质匹配的演员不一定有真功夫。所以《射凋英雄传》的选角,王轩最低的要求只是文戏演员台词功底过关,武戏演员有一定的动作功底。

反正现在科技技术也已经上来了,只要武打戏份动作到位,经过后期处理,效果也是差不多的。这些认为王轩拍摄出来的画面平平无奇,不过是些门外汉罢了。

事实上,在王轩眼里,黄药师吊打周伯通这段戏,拍得很惊艳。在剧组休假的这段时间,两位演员私下里下了不少功夫的,不止一次向雷炎请教。

这也是大多数老戏骨身上的气质。

演戏,他们是认真的。

看到那些电视台的人一个个都找了借口离去,王轩大概也能猜到他们心中的想法,但并不在意。继续拍摄《射凋英雄传》。

让王轩意外的是,羊城卫视和鲁东卫视的人,居然还留在现场观摩。

而接下来,王轩拍摄的是周伯通教郭靖九阴真经的片段。

原着里,周伯通被毒蛇咬是个意外,在练左右互搏术的过程中意外被毒蛇咬伤,然后郭靖舍命相救,用嘴给周伯通吸毒。周伯通醒来之后看到王轩用来点火的人皮纸上居然记载着《九阴真经》的下篇。而他手中有《九阴真经》的下篇。

后面毒解了之后,周伯通就通过口述,教郭靖《九阴真经》。

不过为了使故事性更强,王轩沿用83版《射凋》这个剧情,是加以改编的,包括黄药师吊打周伯通那个剧情,也是经过改编的。

原着中只是通过周伯通口述其每次都打不赢黄药师,改编版的《射凋》,直接就来了场东邪吊打周伯通,后面还因为厌烦了周伯通的纠缠,吹奏碧海潮生曲驱使毒舌咬了周伯通,才有了接下来郭靖为周伯通吸毒、解毒、周伯通意外发现郭靖手中居然持有《九阴真经》下卷,于是口水教授郭靖《九阴真经》的剧情。

这个剧情拍摄,就比黄药师吊打周伯通的画面有意思多了。

不过王轩拍摄的这个片段,虽然参考了83版的《射凋》,可又并不是完全照搬83版的《射凋》,83版《射凋》里面,周伯通是直接拿出上写着《九阴真经》名字的武功秘籍交给郭靖,让郭靖背诵的。

可郭靖是看过梅超风修炼《九阴真经》的,在郭靖眼里,《九阴真经》就是一门邪功,若周伯通直接拿出写着“九阴真经”的书籍给郭靖,郭靖又怎么可能肯背诵?

所以王轩拍摄的这段剧情,会更加尊重原着。大致就是周伯通在确认郭靖拿出来的人皮纸上记录的《九阴真经》下卷为真之后,念及郭靖口气中对《九阴真经》颇为憎恶,说那是阴毒的邪恶武功,可《九阴真经》受那么多人追捧,又怎么可能是邪功?不过是黑风双煞单看下卷经文,不知上卷所载养气归元等等根基法门,才把最上乘的武功练到了邪路上去罢了。

但害怕遭到郭靖抵触,就以哄骗的形式,通过口述,将九阴真经的上卷口诀,一遍一遍地说于郭靖听,让他背熟。

等郭靖将上册背熟之后,周伯通又照着人皮上所记有关的拳路剑术,一招招的说给郭靖听。

只是九阴真经下卷口诀,周伯通自己都没记住呢,很多时候经常需要自己走到一旁,看了人皮纸,记住之后再传给郭靖。

这番传授武功,可与普天下古往今来的教武大不相同,堪称古往今来教武的一大奇景。所教的功夫,教的人自己竟是全然不会。他只用口讲述,决不出手示范,待郭靖学会了经上的几招武功,他就以全真派的武功与之拆招试拳,果见经上武功妙用无穷。

如此过了数日,眼见妙法收效,《九阴真经》中所载的武功渐渐移到了郭靖身上,而他完全给蒙在鼓里,丝毫不觉,心中不禁大乐,连在睡梦之中也常常笑出声来。

这段剧情,可谓非常有意思。哪怕还没看过后期剪辑出来的成品,羊城卫视和鲁东卫视的人都觉得非常有意思,看嗨了。

看完这段,鲁东卫视和羊城卫视的人心里更加有数,纷纷向王轩辞行。

羊城卫视这次是电视剧负责人何素素亲自带队。

巧的是,鲁东卫视这次带队的人,也是电视剧负责人林君。

辞行之后,羊城卫视和鲁东卫视的人一同走在路上,何素素和林君并驾,走在前面。

“何总感觉王轩拍摄的这部《射凋》如何?”林君问。

“一般吧,感觉比之前王轩拍摄的那几部影视剧差了不少意思。”何素素道。

“我也是这种感觉,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啊。”林君道。

“我的评价是,不值150万每集。”何素素又道。

“你还开150万呢?在我眼里,连100万每集都不值得。”林君接了一句。

“这也是,林总是打算放弃《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咯?”何素素试探。

“这意思是,何总还没放弃《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林君反试探。

“怎么可能?在我眼里连150万每集都不值的电视剧,天海那边居然开价300万每集,这不是把我们当成冤大头吗?我们羊城卫视才不去当冤大头呢。”何素素很肯定地说道。

“可不,这明显是把我们当肥羊宰了。”林君也说。

“本以为《射凋》会是一部不错的电视剧,现在....算了,不管他了,我就当出来旅游了一番。是时候回去工作了。”何素素道。

“嗯,我也要回去交差了。鲁东在北,羊城在南,何总,咱们就此别过?”

“再见!”

说完再见之后,二人开始带队分道扬镳。

等看不到对方之后,何素素立马对下属道:“快,定几张去魔都的高铁票。”

“啊?何总,不是要回羊城吗?咱们去魔都干嘛?”下属有点不解。

“当然是去天海购买《射凋》的首播权了,我刚跟林君说那些,不过是麻痹她罢了,你们还真信了啊?”何素素道。

下属闻言差点吐血。

何素素刚刚跟林君的对话,言语里都是对《射凋》的贬低,仿佛王轩拍摄的《射凋》不值一提一样。说得言真意切,几位下属是真信了的,结果何素素现在居然说,那只不过是麻痹林君的言论....

我的妈!

怪不得何素素是领导,而他们只是下属,这种碟中谍,他们肯定玩不来。

“问题王轩老师这次拍摄的《射凋》,好像看起来一般啊。”有下属提出异议。

“不,我就是影视学院毕业的,影视剧在没剪辑之前,只看拍摄,其实是看不出个所以然的,反正我对王轩老师非常有信心。别说了,赶紧定高铁票去魔都。

算了,定机票吧,我感觉我刚刚的话麻痹不了林君。都是老狐狸,谁能麻痹谁呢。在看完黄药师吊打周伯通那个片段,其他电视台的人都走了,林君没走,那显然,林君也和我一样,对王轩是有信心的。”何素素道。

事实确实如此,因为很快,何素素和林君就在舟山机场见面了。

这一幕让鲁东卫视和羊城卫视的人都有些无语。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何素素和林君能成为电视台电视剧部门的掌门人,而他们只是下属,不是没有道理的。

“哟,何总,这是打算坐飞机回魔都吗?可以啊,羊城卫视的经费还挺足的。”林君率先打招呼道。

“彼此彼此,鲁东卫视也不赖啊。”

两人又相互试探了几句,很快,舟山飞往魔都的飞机要检票登机了。

“林总,舟山没有直达羊城的飞机,我们得先到魔都,再从魔都转羊城。现在要检票登机了,我们先走一步,咱们在此别过?”何素素道。

林君闻言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心说你骗鬼呢。

舟山确实没有直达羊城的飞机,可杭城有啊。真要会羊城,何必先到杭城,再从杭城转航羊城,何必舍近求远,先到魔都,再回杭城?

很明显,何素素跟她一样,都是冲着《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去的。当下道:“别啊。一起就行。巧了,舟山也没有直达鲁东的飞机,我们也得先到魔都,再转航鲁东。”

“那就一起。”何素素闻言,也是心里有数了。

果然,飞机抵达魔都之后,二人嘴上说着分道扬镳,很快却又在天海见面了。

“啧啧,何总不是打道回羊城吗?怎么来天海了?”林君嘲讽了一句。

“彼此彼此,林总不也说要回鲁东吗?不也来了天海?”何素素也揶揄道。

“看来何总对王轩老师这部《射凋英雄传》也是很有信心啊。可我有些好奇,何总的信心从何而来?其他电视台的人可都失去了兴趣。”林君道。

“无他,就因为王轩二字!你呢?”

“差不多,只因为这部电视剧的导演和编剧都是王轩老师,我就对这部电视剧充满信心。王轩可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林总将《射凋英雄传》让给我们羊城卫视如何?响应的,下次王轩再次其他电视剧的时候,如果鲁东卫视在场,我们羊城卫视直接退出。”

“让不了啊。我们鲁东卫视就是靠电视剧吃饭的呢,现在有一部电视剧摆在面前,怎么能错过呢?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再说了,下次你们羊城卫视直接退出,不代表其他电视台也会直接退出啊,难得这次他们都退出了,竞争少,不是吗?我有点好奇的是,羊城卫视以前不是很佛系吗?怎么最近那么活跃?”林君问。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一起同过窗》让台里吃到了点甜头之后,台里就不愿意佛系了。反正对于《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我们羊城卫视志在必得。”何素素道。

“我们也是。”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何素素道。

林君点头,她也正有此意。

二人与李涛再次接触。李涛看着二人都对《射凋英雄传》的首播权感兴趣,也是头疼。一番考虑之后,为了不伤和气,李涛就让二人各自在纸条上出一次价,谁出的价格高,首播权就归谁。

对此,何素素和林君也没有异议。

出价的时候,林君觉得自己已经够狠了,李涛之前开的价格是300万每集,鲁东卫视已经出价280万,但事实证明,羊城卫视更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