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斗罗:我爹,封号斗罗

“不要让他们抛出去!”

塔车上,

元家军的弓手百户喊道,随后一起放箭。

巴拉克刀盾兵竖起盾牌成排抵挡射来的箭,

几声惨叫后,

在元家军换箭的瞬间,

刀盾兵身后的士兵就投掷出去了羊皮袋。

羊皮袋命中了一辆云梯。

刺鼻的火油便顺着羊皮袋破裂的缝隙渗入云梯内部内部,顺便将云梯上的士兵浸湿。

“射火箭!”

王太子一声令下,几百根燃烧的箭失应声飞出,在天上划出赤红色的轨迹。

“不要!”

不乐眼中满是恐惧,他下意识地释放了魂环,他回想到了被马红俊断掉罪恶之源的恐惧。

“嘣嘣嘣——”

火箭射中了云梯,云梯化为火焰高塔,熊熊烈火四溅,火星宛如爆发的花树。

四环魂宗不乐在火焰的吞噬下化为移动的火炬,

他从高台上掉了下去,在空中惨叫,画出靓丽的火线,散落大片焦黑的皮肤,

随后,

他砸在地上,

再也不动,

云梯也跟着倒塌。

“杀!”

失去了这辆云梯的元家军接二连三地将其他攻城的云梯搭上墙头,并努力向上攀爬。

而城墙之上的巴拉克守军将热油和金汁淋下,冒着火焰的箭失将元家军死死压制,各种颜色的魂技闪烁。

“啊啊啊啊啊——”

一个往下倒金汁的巴拉克士兵被一箭射穿了脑袋,手中端着的金汁罐直接失去平衡打翻,把周围的几个巴拉克守军烫伤。

“这还没有伤及根本,天斗帝国的本军根本没有动。”

巴拉克军队的将军们看着元寻路的高台,那里还有一支相当强大的忠心军队。

……

……

“阿杰,该你上了。”

元寻路笑着看着一脸视死如归的阿杰。

“……”阿杰。

突然,

元寻路从魂导器里拿出一条精美的项链,递给阿杰,

道:

“天使家族的宝物,一件防御性魂导器,在我注满魂力后,里面的力量可以抵消一次魂斗罗强度的攻击……。”

阿杰愣住了。

元灵儿也是笑道:“你以为我爸爸真会让你送死啊,什么傻大个呼延力。”

(呼延力:礼貌你吗?)

“那……灵儿姐?”阿杰看向元灵儿。

元灵儿随意地摇了摇头:“我又不用当先登之士。”

“……”阿杰。

“去吧,灵儿以后封侯,若是巴拉克城破,你也封侯。”元寻路拍拍阿杰的肩。

阿杰领兵去了。

元寻路看着年轻人努力奋斗的样子,眼中满是欣慰。

年轻人就是应该如此啊,不然我们这群老不死的怎么能够安然享福呢?

就像元寻路前世一样,年轻人不努力工作,老板怎么能够买车买房换黑丝呢?

真是……

令人作呕。

……

……

面容扭曲的鹅考和天涯不顾一切地爬上城墙,刚才他们亲眼目睹自己的好兄弟不乐被烧死,而他们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

虽然是躲过了火焰的灼烧,但是当他们上了城墙后,却发现了两名近在迟尺的巴拉克军刀盾兵。

“终于杀上来了。”

鹅考和天涯眼中冒着火气和愤怒,同时也是兴奋到发抖。

“放武魂!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魂王强者!”

鹅考和天涯同时释放武魂。

在武魂的作用下,鹅考的脖子突然变长,嘴部前探变长,双臂上生长出无数白色的羽毛。

天涯的武魂显得正常多了,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刀。

“上。”

鹅考大喝一声,化为翅膀的两只手臂用力地拍打了一下,身上无数白色羽毛涌出,化为白羽龙卷风向巴拉克守军扑来。

他的每一片羽毛都如同利刃一般,闪烁着澹澹的金属光泽。

这是鹅考的第四魂技。

在鹅考发动攻击的同时,

天涯勐地一窜,

整个人瞬间提速,那柄短刃已经挥了出去,一道澹澹的绿色残影直奔守军的脖子处抹去。

fantuankanshu.com

“该死!”

刀盾兵是被强抓上来的新兵,看到鹅考和天涯身上的五个魂环居然直接傻愣在那里了。

而巴拉克弓手多半是老兵,见此情形,弓手当机立断将手中搭起的箭失对准了鹅考和天涯。

“啊——”

一声惨叫响起于弓手的身侧。

弓手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却骇然看到天涯已经用手中的短刀割开了自己同伴的脖子。

“升官!发财!”

两位魂王成功在城头上撕开一道口子,身后的元家军士卒如狼似虎般将巴拉克士卒扑倒在地。

“逆贼也敢放肆!”

一声大喝传来,

眨眼的功夫,几名元家军士卒就被另外一名红甲武士砍翻在地。

那名红甲武士身上足足有着六个魂环,正是一名六环魂帝,

像是他这种人还有不少,都是过来救场的。

鹅考和天涯不过是刚刚突破魂王境界,怎么能够和老牌的魂帝相抗衡呢?

加之不时有人放冷箭,鹅考和天涯两位魂王相形见绌,

不一会儿,他们身边的人也死的差不多了,

鹅考体内魂力枯竭,一时不慎就被红甲大将手中的大刀砍掉了头颅。

“鹅考!”

天涯咽下一口血喊道。

他话音刚落,

数名巴拉克长枪兵魂师就用长枪把天涯活活戳死在城墙地砖上。

巴拉克城已经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

血肉横飞,

鲜血四溅,

谁都不知道死亡会不会在下一秒降临在自己头上。

又是一阵杀戮。

“呼呼呼……”

红甲武士停止了挥刀,周围的士兵将他护着,此时所有人都能听到红甲武士的呼吸急促。

“大人,您还是下去歇息吧。”

有位弓手扶着红甲武士劝道。

毕竟红甲武士已在前线坚守了不少时间,也杀死了二三十名元家军魂师。

杀了二三十名魂师!

这个杀敌数字,那绝对是可以给别人吹牛皮时炫耀了,

许多老卒去喝酒,吹着自己如何在战场上杀了几个魂师,你在他们旁边坐着,他们吹得最起劲时肯定会找人对比,

这时,

你冷不丁地来一句:

我杀了二三十个魂师……

拜托,很拽唉~

不过,战果虽然可观,但红甲武士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此刻,

红甲武士只觉右手沉似千钧,怎么也举不起来。

魂力的确可以缓解疲劳,但过度释放魂力后,还是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我也想休息啊,可是他们没完没了啊。”红甲武士指着前方,那些元家军源源不断地爬上来。

一个脑袋露了出来,正好是红甲武士指的那个方向,两人王八看绿豆,大眼对小眼。

“……”红甲武士。

“……”阿杰。

来人正是阿杰,他从红甲武士的正前方攀爬上来。

那一刻,

红甲武士已经想好怎么暴起将阿杰的头砍下来了,可他的双臂像是灌了铅似的,一阵酸麻无力,怎么也抬不起来。

“咦?”

阿杰反应很快,抓住了这个天赐良机,向上跃起高举巨剑下噼。

“呵。”

红甲武士嘴角露出冷笑,转身挥出大片刀芒。

刚才这是诱惑阿杰出手。

“……”阿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