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

夜渐渐的深了。

回到自己院中的甄武,耳边仿佛还能响起小六倾诉的话语,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整理床铺的朱玉英问道:“你说小六是不是太…太依赖我了。”

朱玉英手上的动作一顿,闷闷的用鼻音嗯了一声。

有些事情甄武兄妹亲近惯了,兴许没察觉到什么,但她是女儿家,一心又系在甄武身上,自然会发现一些小六的不妥。

小六对甄武崇拜的可以说有些过分,不仅事事都跟着甄武学,就连甄武可能随口说的一句话,她也可能记在心中当做人生的至理名言,朱玉英曾不止一次见到小六拿着甄武说过的话教训她的小丫鬟。

什么我哥怎么怎么着,我哥又说怎么怎么着。

而且小六的神态语气像极了甄武,曾几次还让朱玉英恍忽,是不是甄武回来了,尤其是小六挑眉的动作,简直和甄武一模一样。

其实兄妹相处成这样,是颇为让人羡慕的一件事。

只不过…

朱玉英纠结了一下,想了想,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她装作很随意,又仿佛是在和甄武撒娇一样道:“何至太依赖呢,好多次都吃我这个嫂嫂的醋,常常一见你对我好,她就会憋在她的院里生闷气,尤其是比对她更好时,小丫头的小脸上看你我都带着一股恼意,咱娘都哄不好,除非你去逗她。”

有这回事?

甄武想了想,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同时他也听出了,朱玉英话语中隐含的意思,本能的替小六辩解道:“这其实也没什么吧,好多人家的妹妹都吃嫂嫂的醋,再说了小六四五岁时,父亲便亡故了,之后一直跟着我,心中怕是对我有几分对父亲的情感,见我对你好,她自然会担心我以后不疼她。”

朱玉英没有再反驳,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甄武见状,心烦的也没了谈性。

等到两人在床上躺下后,甄武突然幽幽的来了句:“之前母后不是说给她择婿吗,这次我刚好离家一段时间,趁这个时间,你去找母后说一下,看看是不是就此把择婿的口风放出去,另外你也带着她多去旁人家转转吧,让她多见一些适龄的男子,兴许便有她中意的,说起来小六确实也该出嫁了。”

朱玉英嗯了一声。

甄武不放心的又补了一句:“不过,一定要提前打听好那些小孩的品性,家世差一些没关系。”

朱玉英侧身抱住了甄武,轻声道:“放心吧,即便我眼光不行,还有母后和娘亲呢,咱家的掌上明珠,定然不会轻易的许了人的。”

甄武这才安了安心。

不过到了半夜后,甄武不知道为何就是睡不着,他起身来到了院里,看着小六的院落愣神了好久。

当他再次回到屋内时,甄武把朱玉英晃醒过来。

“我想了想,给小六选人家归选人家,但咱只是提前准备准备,好让心里有个谱,你们不能不等我回来,就把小六嫁出去。”

朱玉英揉了揉迷蒙的眼睛,哭笑不得看着甄武道:“大半夜的你把我叫醒,就为了交代这句话?”

甄武嗯了一声。

朱玉英没好气道:“我的好夫君啊,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你当女儿养了那么久,不管怎么样,小六出嫁都不会饶开你的,哪怕是母后有心仪的人家,她也总得问问你的意见才行。”

甄武松了口气:“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那咱可以睡了吗?”

甄武点了点头,重新在床上躺下。

可能之前就是这事梗在他心里,让他睡不着,反正交代了这句话后,没过多久,甄武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甄武家一大早就开始收拾了起来,准备收拾妥当后,便向着辽东出发。

这次出门甄武带了随从护卫近三百人,同时还带了负责他饮食起居的锦儿。

锦儿是朱玉英强烈要求甄武带上的,甄武本来不想带,不过后来想了想这次过去少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有个人伺候也是好事,而且他这趟也不是行军打仗,带个侍女不过分,所以最终便同意了朱玉英的提议。

只不过到今日,甄武才发现,不单单只是带一个锦儿那么简单,锦儿还带着两个丫鬟和一个管事婆子。

这个管事婆子是柳张氏,锦儿亲哥哥的媳妇,而锦儿哥哥柳志,包括锦儿的父母都是朱玉英嫁过来时,王府一道陪送过来的人,他们一家一直负责府里厨房这一块,算是府里油水足又相对比较轻松的差事。

这次柳志也在甄武的随从里面,他此刻正和马毅一边说笑着,一边指挥着下人捆绑马车上的行李。

《仙木奇缘》

马毅冲着柳志贼兮兮的挑了挑眉,打趣道:“柳爷,以后发达了,可不能忘了小的啊。”

柳志的性子是比较踏实,闷头做事的那种,比不上马毅能说会道,此刻面对马毅的调笑,脸上忍不住一囧道:“别闹,你现在是南边府上的外事大管家,你哥又是北边府上的总管家,你媳妇还是郡主身边的人的,我再发达还能发达过你吗,更何况你早年就跟着大爷,论信重满府上下有几个能超的过你。”

马毅一愣,不由感叹柳志的性子是真老实,若是有人这么和他调笑,他顺嘴就是两句‘好说好说,往后罩着你之类’的玩笑话。

不过马毅也不在意柳志怎么说,他感叹了一声,道:“说起来你妹子也挺不容易的,论年岁的话,你妹子是不是比郡主还要大一些?”

柳志点了点头道:“大四岁。”说到这个,柳志叹了口气道:“其实早些年我便劝过我妹子,让我妹子别等大爷了,咱都知道大爷什么性子,向来对这事不上心,可我妹子不听,就一心扑在了大爷身上,也幸好郡主心善,这次做主算是给了我妹子一个归宿,要不然你说再过两年,她即便放出来,因为年岁的缘故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了,而且以我妹子的性子,怕是更多的是会选择在府里孤独终老呢。”

柳志说着向着远处甄武和朱玉英处看了一眼,他感叹道:“如今我妹子也算得偿夙愿,心想事成,这就比什么都好。”

马毅点头赞同。

不过下一刻,马毅又贼兮兮的附在柳志耳边小声道:“说起这个,我告诉你个秘密,我听说老夫人院里有人,曾经撺掇过老夫人,想往大爷院里塞人呢。”

柳志一惊:“谁啊?”

马毅嘴一撇道:“还能谁,无非就是那群南边的人呗。”

说起来甄武家里下人们如今分成了三派,一派是原燕王府出身的人,属于朱玉英的嫡系,另一派则是早些年甄武家里原先的人,比如梁方父女,十元素之类的,他们则属于张玉清的嫡系人马,最后一派是赵国公府建成时,朱棣给填充的被贬的犯臣家卷们,他们就是马毅口中所说南边的人,而他们的领头羊是如今府里总管家甄忠。

甄忠是甄武赐的名,定他为总管家,一来是能力确实很强,二来也是不想让他们被马毅他们欺负的太狠。

毕竟三派人各自抱团,在府里生存着,其中自然难免有所争斗。

柳志此时听到马毅的话,哪怕他向来为人老实,也忍不住咬牙道:“他们这是在痴心妄想。”

“可不嘛。”

马毅说道:“所以这话都没递到郡主那边,老夫人就驳了回去,不过听说他们后来又想给三爷塞个人,老夫人当时还真心动了。”

柳志又是一惊,他皱眉道:“南边的人疯了?就真敢这么给三夫人上眼药?”

“这算什么,三爷说出去也是个伯爵,谁不想打打三爷的主意,更何况三夫人娘家又没什么人,身份也不高,他们可不就逮到机会就钻。”

“嘿,他们也真是作死,石冷兄弟和梁叔他们关系可都不错,梁叔他们就没管这事?”柳志问道。

马毅瞥了一眼柳志道:“三爷知道这事,你以为怎么知道的,梁叔女儿小喜当年和三夫人关系最好,小喜气不过,直接掀了桌子,把事捅到三爷耳朵里了,不过那人是老夫人院里的,三爷也不好说什么,这不三爷直接带着三夫人去了福州。”

柳志啧啧了两声道:“这还真他娘的能作妖,等回头咱们若是见了石冷,我非得和石冷好好念叨念叨这事,他再不出来露个面,当下人的都敢给三夫人上眼药了。”

“有机会。”

马毅说道:“这次大爷兴许会在济南停留,到时候咱们找上石冷,狠狠的宰他一顿。听大爷说,这小子在济南日子过的美的很。”

……

他们俩人一边盯着人干活,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而另一边甄武一脸疑惑的看着朱玉英。

朱玉英摸了摸她的腹部,把心中那些别样的小气心思压了压,冲着甄武笑道:“不许反悔,你答应的,你这会儿若是反悔了,锦儿可就没脸活了。”

“你这是何必呢。”甄武叹了口气。

朱玉英察觉到甄武语气中对她的怜惜之意,本就有些不舍的她,忍不住有些情绪上涌,她耸了耸小鼻子道:“夫君待我好,我又怎能自私,一直害夫君受人非议,更何况锦儿与我情同姐妹,总要给她一个归宿。”

说完,朱玉英强自收拾了一下负面情绪,打起精神道:“当然还有一个原因…”

甄武看着她。

她脸上浮现一抹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大着胆子俯身到甄武的耳边道:“外面的野花夫君就不要采了,妾身虽不小气,可也不愿哪一日夫君领回来一个陌生女子来。”

甄武哑然失笑。

随后他摇头苦笑。

这个年代倒不用担心感情塌房,也不用担心嫖个娼被全网表示不解。

谁都有需求啊,长得帅又怎么样!

甄武也不例外,于是甄武便不再假惺惺的作态了,只是伸手紧紧的握了一下朱玉英,向她传达了一下此生必不会负她的决心。

朱玉英露出笑意,也紧紧的握住了甄武的手掌。

一会儿后,马毅过来禀报,所有的事物都收拾妥当了,随时可以出发。

甄武回到府中和张玉清等人告别后,便下令出发,等一行人到了城外,汇合了阿哈出和亦失哈两队的人马,一起快马向着辽东而去。

路上,两侧田地里种植的庄稼已经泛出了青嫩的颜色,挺拔树木生长在田地的地头,如同守护庄稼的侍卫,两者配上远方灰蒙的山,仿佛一副参差落差的山水画,格外让人心旷神怡。

可甄武的马车中,此刻却有几分尴尬的气氛。

甄武看着有些羞涩的锦儿,低着头捏着手指,一阵的无语,早知道还不如不听朱玉英的话,在外面骑马多爽快。

至少不用和锦儿坐在马车里,尴尬的想抠出一个三室两厅来。

就在甄武刚刚打算开口说去外面骑马的时候,锦儿抬起头来唤了一声‘大爷’,不过当她看到甄武打算说话,连忙把她想说的话憋了回去,问道:“大爷有什么吩咐吗?”

甄武摇了摇头:“你刚才想说什么?”

锦儿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她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想问大爷,需不需要我帮大爷捏捏腿。”

额。

这…

甄武把腿伸了出去,搭在了锦儿的紧绷又富有弹性的大腿上。

锦儿初时有些一愣,下一刻又有些羞涩,她伺候甄武和朱玉英这么多年,很少有和甄武这般亲密的举动,羞涩之余心底里一下子涌出一股被甄武认可的喜悦。

这股喜悦直直的冲上她的脑袋,让她脸上抑制不住的洋溢出笑容。

锦儿探出一双玉手轻轻的用心的开始给甄武捏了起来。

力道不轻不重,很是舒服。

甄武看着眼前这个熟透了的女子,瞧着她乖乖巧巧的,仿佛甄武说什么,她都会照办的样子,突然想到锦儿有着一双又长又细又白的大腿。

他心血来潮,收回放在锦儿大腿上的腿,故意道:“腿在你裙摆上放着不舒坦,要不你束起一些裙摆来。”

四月间,应天府地界天气已经有些热了。

所以锦儿长至脚面的裙摆里,并未再穿长裤,她听到甄武的话有些意外,不过她没多想,弯下柳腰就伸手去卷她的裙摆。

甄武看着。

一双晶莹雪白的大腿,自锦儿的脚踝处,随着裙摆一点一点的消失,逐渐的露了出来。

当锦儿卷至膝盖处后,纠结了一下,又往上稍微挤了一点。

甄武看着掀着裙摆,露着雪白长腿的锦儿,再也忍不住了,他起身就向着马车外走。

锦儿见状,又惶恐又可怜的喊道:“大爷。”

她以为她惹的甄武不喜了。

甄武只好安慰道:“别乱想,那个…腿,晚上再看。”

“现在不行吗?”锦儿弱弱的说道,她不愿意甄武离开,她很享受和甄武独处的时光。

甄武揉了揉眉,这他娘谁顶得住,以前咋儿没发现锦儿也有勾人的一面,他叹了口气道:“我必须得出去透透气了,要不然…可能我另一条腿也会冒出来。”

锦儿不太明白甄武后半句的意思,不过还是不开心的“哦”了一声。

甄武看着锦儿失落的样子,想了想道:“那个,这一路赶路会很急,你少有出行,疲乏了可以望望外面的田地和树木,或者看我也行,我骑马就在不远处,你要保持好体力和状态。”

说完,甄武笑了笑道:“放心,你可以随便乱看,我不会因为你看我两眼,就骂你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