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被催婚!我的假女友是高冷总裁

大姐姐这会儿真的想原地挖个坑把自己埋在里面,真的是太羞耻了!

刚才冲进来的时候有多勇,现在就有多尴尬。

她!

怕是要成为全公司的笑柄了!

林远伸手轻轻的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轻声安慰着,“没事的,我先让司卿卿把衣服拿进来吧,穿好衣服,我送你回去。”

总不能怕大家看见,就连家都不能回了吧?

到底谁才是领导?

说来也奇怪,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沉郁夕,只要什么事儿一牵扯到林远,就第一个犯湖涂。

大姐姐闷闷不乐的眨眨眼,

眼下也没别的什么办法,就只能这样了。

这会儿,设计部的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林远的办公室门,好奇的简直快要爆炸了。

就看见只林远一脸澹定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在种目葵葵之下,大大方方的将司卿卿手里的衣服接了过去,这才又回了办公室里。

然后,裹着大衣的沉郁夕又在众目睽睽之中走了出来。

所有人的好奇的眼睛都盯着她看。

沉郁夕本来就做贼心虚,被他们这么一看,只觉得紧张的不得了,大气儿都不敢出。

空气里透着一丝怪异的安静。

尴尬的人最怕的就是安静,就比如沉郁夕。

她这会儿脚趾头都崩在了一起。

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他们是不是都在看着自己呢?

想着,她用余光随意的瞟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所有人居然都在看她。

要命了!

大姐姐呼吸一滞,有些手足无措。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林远忍不住有些好笑。

说好的高冷女魔头呢,居然被自己的员工吓成了这样?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沉郁夕吗?

他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道:“放轻松,没事儿的。”

听见他的声音,大姐姐莫名的心里就踏实了不少。

有什么好怕的?

他们还能把自己给吃了不成?

她都这么害羞了,怎么还不放过自己呢?

还看?

还看?

行吧,我让你们看!

今天就让你们给我看个够!

大概是恼羞成怒了。

大姐姐脸色一沉,当下不走了,一双带着怒气的眼睛扫视了整个设计部。

被她这么一看,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生怕跟她对视。

沉郁夕开口道:“都看什么呢?一个个的挺闲是吧?”

她的口气不太友好。

夏修心口一颤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老临也跟着咽了咽口水。

陈可辛和小王更是直接把头恨不能低到桌子底下去。

这该死的好奇心啊!

谁让他们乱看的!

见大家都不做声,沉郁夕更来劲儿了。

“工作都做完了?我看你们部门的人这么爱管闲事儿,这么能聊天,要不你们都去当接待怎么样?”

不是喜欢看热闹吗?

现在她就让他们好好热闹一下。

一听要去当接待,陈可辛可给吓坏了,忙站了起来认错,“沉总,我错了,下次您再来远哥办公室我们绝对不看!”

有了第一个,就有了第二个和第三个。

“我也不看!”

“对,我也不看!”

“我们都不看!”

大家一个一个的都站了起来,开始疯狂保证。

沉郁夕脖后背一挺,趾高气扬的看着众人,“很好,意思刚才都看了是吧?”

她这么一问,所有人连忙摇头。

“没有没有,我们啥也没看见。”

“对对对,我刚才忙工作来着。”

“我也是,我刚才看在看客户反馈。”

老临本来也想解释几句,只不过眼尖的他一抬头就发现了沉总脖子上那一块儿显眼的紫色。

于是,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好家伙,所以他们刚才在办公室里到底干啥了?

现在的人都这么开放了的吗?

不愧是沉总啊,总是能给人惊喜。

他现在好想把自己知道的这个天大的秘密跟大家分享一下。

但是又不敢,毕竟沉郁夕还在。

于是他硬生生的憋在肚子里,感觉自己都要被憋炸了!

沉郁夕这会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敢八卦自己,让自己不好受,她也的让他们不好受才行!

“是吗,刚刚谁说看客户反馈的?拿来给我也看看!”

这话是小王说的。

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来着。

一个是新生,有个鬼的客户反馈。

见沉郁夕问自己要客户反馈,小王差点儿没急死,一双眼睛哀求似的望向了林远,那眼神好像再说,拜托了远哥,快拦着点儿你媳妇儿啊,我真的快挺不住了。

林远看着小王,忍不住暗暗好笑,他走到沉郁身边,轻声道:“行了,差不多就走吧,小心生病!”

沉郁夕本来还想再说两句的,听见林远这么说,这才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以后再给我多管闲事,全部给你们调去做接待!”

狠话放完了,大姐姐心里舒服多了。

转身出了设计部。

经过这次的挨骂事件,大家都学聪明了,夏修默默地拉了个小群,开始在里面疯狂议论了起来。

夏修:你们发现没有,沉总好像很听林远的话啊!

陈可辛:加一。

小王:加一。

陈可辛:感谢林远,他现在在我心里的地位又提高了一层。

小王:没想到沉总平时那么凶,在远哥跟前居然这么听话,神奇。

老临:我刚才看见沉总脖子上被种了个草莓。

老临:我记得,沉总前段时间不是才说不可以办公室恋爱吗?这何止是在办公室恋,简直就是做,太刺激了吧.....

夏修:羡慕啊......

陈可辛:你们好恶心啊。

小王看着消息忍不住酸了,讲真自己也好羡慕,但是又觉得好害羞啊,尤其一想到,自己居然就在距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于是更加的害羞了起来。

《剑来》

以至于,脸都红了。

陈可辛:@小王,你脸红什么?

小王:我有吗?

夏修:这还用问,肯定是羡慕使他红了脸呗。

老临:加一。

......

林远出了设计部,就带着沉郁夕下了楼。

先帮她开了车门,见她做了进去,自己这才上车。

折腾了一早上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半了。

引月这会儿左等右等不见女儿回来,急的不得了,索性给沉赢舟去了电话。

“老沉啊,你女儿一大清早像是丢了魂儿一样,鞋都没穿就走了!”

沉赢舟正和金秘书聊天呢,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引月的焦虑。

也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怎么回事?”

引月焦急道:“哎呀,我也不知道啊,你快点给林远打个电话,问问他吧!”

她觉得自家闺女儿既然那么喜欢林远,发生了什么事儿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林远的!

本来想自己打电话问林远,奈何两个人根本就没有电话号码。

所以她只能找沉赢舟,让他给林远打电话。

沉赢舟也担心的不得了,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就给林远播了过去。

林远这会儿正开车呢,放在驾驶室台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跟着“吧唧”一下掉在了大姐姐的脚底下。

沉郁夕吓了一跳,忙俯下身子将他的电话捡了起来。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大哥。

她忍不住好奇,“没想到,你还有大哥?”

从来都没听林远说过呢。

沉郁夕这冷不丁的一问,可把林远吓了一跳。

好家伙,老岳父居然给自己打电话来了?

他现在要是当着沉郁夕的面儿接了,万一她听见了自己老爸的声音,那不就穿帮了?

林远咽了咽口水,强掩慌张,“啊,我,我远房表哥。”

沉郁夕无辜的眨眨眼,随手把手机递了过去,“接电话吧。”

林远也想接啊,但是他不敢。

他抿了抿嘴,开始找借口了。“算了,开车接电话不太方便。”

沉郁夕一脸的不以为然,“这有社会么不方便的,谁开车不接电话啊,要不你就点个扩音,我帮你拿着你说。”

她觉得表哥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儿,林远再磨叽,别把正经事儿给耽误了。

“没关系,我哥找我一般都没什么正经事儿。”林远随口搪塞着。“回头我给他拨过去就行了。”

沉郁夕还想说什么,电话忽然断了。

她挑了挑眉,将手机放在了一边,“那好吧。”

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沉郁夕看着窗外。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找朱院长谈疗养院的事儿?”林远忽然开口。

“嗯......疗养院的事,我想麻烦你去一趟,代表公司去谈。”沉郁夕纠结了好久终于还是开了口。

其实昨天回来,自己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儿,本来打算晚上跟他商量来着,结果等来等去他也迟迟不睡,倒是自己先睡着了。

沉郁夕已经被朱院长已经被拒绝过几次了。

她再去,只怕会引起院长的反感,最好就是能换个人,她觉得他去的话,胜算要比自己大很多。

林远点点头,“行。”

其实林远不太喜欢这种事儿,但是媳妇儿都说了,他也没什么理由拒绝。

“我会给李副总打电话让他配合你的,到时候可以带上卿卿,她对这个项目也比较了解。”

“好。”

一件大事儿,就在两个人的三言两语中决定了。

聊天的时候总是会过得很快,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到了地方。

下了车,大姐姐打开门,林远跟她一起走了进去。

引月这会儿正在沙发上坐着呢,脸色明显不太好。

她是真的被她给吓着了。

沉郁夕一走,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一早上那叫一个直坐立不安,想给女儿打电话,又怕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儿,自己贸然打过去,让她更分心,但是不大又实在是惦记的不行。

给老公打了电话之后,就在客厅里一圈儿一圈儿的转。

看见女儿完好无损的回来,一颗心这才放回肚子里。

忍不住埋怨起来,“你早上到底干嘛去了?这一声不吭的,跟丢了魂儿似的,真是要吓死人了!”

傲娇的姐姐当然不会告诉妈妈是自己怕林远生气,所以去找他了。

她眨眨眼,一本正经的撒起了谎,“公司有点儿急事儿,不过现在已经处理完了。”

引月一脸的心疼,“再有急事儿你也不能连鞋都不穿就跑吧?”

鞋都不穿,万一再划伤了脚,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哎呀,妈,没事儿,我真没事儿,而且你看我今天脚好多了。”沉郁夕说完,还走了两步给老妈看呢。

也不知道是早上给急的急好了,还是这两天林远照顾的好,反正今天是真的好了很多呢,现在也不是特别疼。

就是可能......有点儿脏。

林远怎么也没想到,沉郁夕为了找自己,居然连鞋都没穿。

怔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既感动又内疚。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的在乎自己,要是能早一点儿知道,林远怎么也不会把手机调成震动的。

他拉着沉郁夕就往屋里走。

沉郁夕吓了一跳,一脸慌张的看着他。

“你干嘛?我脚还没好呢!”

“脚没好你不穿鞋!”

进了屋,林远把她按坐在床上,二话不说就进了浴室,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盆子接了些热水来给沉郁夕洗脚。

他把她的脚放在热气腾腾的水里,警告的语气里带着心疼,“以后要是再不穿鞋,我就把你的鞋都藏起来!”

“你敢!”沉郁夕瞪他。

她的脚很嫩,摸起来手感很好,林远心疼的帮她清洗脚心儿。

痒的沉郁夕脚指头都崩在了一起,“喂喂喂,你别乱动啊!”

林远把脚心儿洗干净,这才进了浴室。

“你有擦脚毛巾吗?”

“哦哦,柜子里,最底下白色的那条。”

沉郁夕认真回答着。

心里那股甜蜜都快要溢了出来,主要是被人爱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他一点儿都不嫌弃自己,还帮自己洗脚。

林远拿了毛巾走了回来,帮她把脚擦干净,然后放在床上,“好了,我再给你涂点儿药,估计再有几天,就能彻底好了。”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大接耳机像是心里藏着一块儿棉花糖。

脚洗完了,林远也没闲着,又起身去厨房熬姜汤,这会儿引月正准备做饭呢,见林远来了,切菜的手慢了下来。

“对了,一会儿小夕的爸爸就来了,本来是晚上才来的,但是刚才我太着急,给他打电话了,再加上你也没接他电话,一着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林远一愣。

好家伙,这么快?

他还没准备好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