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重生之都市狂仙

无始长河。

长河浩瀚,无数争渡者于其中争渡。

在这里,所有的争渡者,都像是河中游鱼。

每一位争渡者在长河之中游走,便自然会有涟漪,不论是顺行,亦或者逆行。

然而,这等涟漪,对于其他争渡者而言,便是最好的目标。

无数初入长河中的争渡者,甚至还未曾来得及走出多远,便因为身遭涟漪,受到其他争渡者的感知,将其诛杀。

一般情况下,能够在长河中泛起涟漪的争渡者,皆是被猎杀的目标。

而更多的争渡者,他们于长河之中隐逸气息,隐藏在这浩瀚的长河中,不被人发现。

一旦优先感知到其他的争渡者,他们会毫不迟疑的出手。

长河之力不可吞炼,争渡者的本源,只有依仗着本源之力的不断复生来弥补自身。

就算是突破,成长,也只能够依仗着吞炼其他的争渡者。

所以,长河之中,本就是修罗场,在这里,相遇的后果,大多数只有一个结果。

你死我亡!

每一位争渡者,都要在这长河中小心翼翼,生怕暴露踪迹。

然而,在无始长河的某处,长河之中,不少争渡者皆是心头一震。

他们转身望去,只见在其后方,有人从上游而来,其气息,便宛若朝阳,惊动长河。

“超脱境?气息如此磅礴,即便如此,这般猖狂,怕是在求死。”有争渡者睁开双眼,望向那气息来源,眼神中一片讥讽。

“居然敢在这长河之中如此暴露自己,这一尊生灵,简直是自取灭亡!”也有极尊出声了,他脸上泛起了杀意。

“如此行径,必当会暴露在众多争渡者的眼中,此行,怕是有凶险,莫要先动。”一位超脱境界的争渡者暗自盘桓,小心翼翼,不敢掉以轻心。

然而,伴随着这气息涌动,涟漪不断扩散向四面八方,一位位争渡者纷纷向那气息的源头前行。

当众多争渡者暗中窥伺,望向气息源头。

只见,一人身着白衣,墨发如瀑布披肩,双眸紧闭,在这长河之中踏步而行。

来人毫不掩饰身上的气息,每一步,都在这长河中掀起波涛,似乎生怕在这长河中不闹出点动静。

这些长河中的争渡者,还从未看到如此狂妄之人。

而此人,居然还未曾陨落,当真是不可思议。

“看来,是刚刚从尘界之中走出的新人,这一身无敌之意还未曾被长河冲刷殆尽,是我的机缘到了。”有极尊开口,他是三蜕的极尊,面对一位超脱境的生灵,自然毫不在意。

也有超脱境在等待着,他们并未轻举妄动。

忽然,长河之中,有人动了。

一道极尊之力杀伐,瞬息间,便掠过长河,向那一袭白衣杀去。

轰!

长河中泛起了道道的涟漪,而那杀伐之力,却是在靠近那一袭白衣身上时,忽然破灭。

“什么?”

围观之人,皆是愣住。

出手的那位极尊,更是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可这一击,却仿佛像是惊动了那在长河中闭目踏步之人。

一双眼眸缓缓睁开,双瞳内仿佛有无尽的气息流转着,漆黑如墨,一点明光若日月。

青年抬眸,看向出手的那位极尊。

那极尊索性也便不再掩饰,踏步而出,身上气息如虹,在这长河之中掀起波涛。

他再次出手,这一次,一道极尊兵器出现。

一方宝塔横空,压向长河,所过之处,长河之力破散。

“出手的这极尊,竟然是五蜕以上!”

“五蜕极尊!?嘶,那白衣生灵怕是没有什么反抗的希望了。”

“他在找死,可惜了,居然惊动了五蜕以上的极尊存在。”

不少争渡者暗中叹息,其身影隐隐向后退去。

既然有这等存在出手,他们,自然不会再觊觎,反而是果断离开,生怕自己也被那五蜕极尊发现。

还不待这些争渡者离开,下一瞬,让他们极尽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

只见那极尊宝塔压落,然而,却在那超脱境的白衣生灵翻掌间取来。

“什么!?”

众争渡者内心震动。

那动手的五蜕极尊,也不由面色骤变,欲要召回宝塔。

可那宝塔转动,在他白衣生灵的掌心之中巍然不动。

忽然,那白衣生灵手掌一震,让所有争渡者感觉到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极尊兵器,居然硬生生的破碎,化为了一团本源之气归入到那一袭白衣手中。

下一瞬,长河之中,只见一道拳印洞破长河。

那五蜕极尊,甚至连退避的资格都不曾有,便在那拳印之下,硬生生的被轰灭。

一位五蜕极尊,就此陨灭。

“不好!”

“他绝不是超脱境界,他是在以身为饵!”

“瞬杀五蜕极尊,能有如此实力,此人,绝对是七蜕,不对,有可能是八蜕以上的存在。”

“逃,再不逃,我们可能都被留在这里。”

原本,察觉气息而来的众多争渡者们,就像是惊慌失措的鱼群,飞快的向四面八方散去。

太恐怖了。

一位五蜕的极尊,瞬间泯灭,这等实力,又岂能是他们觊觎的。

猎人!?

开什么玩笑。

这是一位以身为饵,钓杀长河的绝世强者。

然而,那一袭白衣却并未追杀,他似乎只是大梦初醒罢了。

白衣缓缓的舒展身躯,一举一动,都让这长河波澜四起。

“过去了多久了?”

秦轩在这长河之中自语,他这一路上,都在感悟造化宝书,造化斗灭功,无终道藏,无始经书之七。

除非有人对他出手,他方才会醒来。

连秦轩自己也很难说清,他已经离开了诸天之上多么遥远了。

禁区如顽石,不受长河之力的影响。

而他,却是有长河之力推动,再加上他前行,恍然之间,似乎便已经难以再回头了。

秦轩试了一下,他居然连同出本源的无终剑,都已经感知不到。

“罢了!”

秦轩心中早有预料,他望向这四周长河,一些隐逸于其中的争渡者,倒是也难以逃离他的双眼。

感悟造化的他,在这长河内可以观看的范围,超出了那些超脱,极尊境太多。

“不过走了如此之久,却连一处造化天地还未曾见到过。”

“看来,想要再入玄主道,也不是那般容易。”

秦轩再次前行,只是这一次,他速度极快。

如果之前,他如同一枚落叶,于河中漂流,那么,如今的他,便是身化蛟龙,在这长河中游动。

其身遭,长河之力已经不是涟漪,而是波涛席卷,所过之处,惊得那些超脱境惶惶不安。

也有极尊境界生灵,猛然抬头望来。

可秦轩还未曾踏步多久之时,忽然间,秦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猛然止步,回眸望去。

只见这长河上游的方向,似乎有什么力量降临。

下一瞬,一道恐怖至极的长河之力席卷向秦轩的身躯,无穷尽的长河之力,宛若重锤。

还有一种秘力,在这长河之力的冲击之下进入到秦轩的本源中。

涟漪一瞬,可秦轩心头却是一动。

“这是……长河纪年!”

纪年之力一瞬而过,可却不知荡灭多少争渡者。

秦轩站在长河之中,他抬眸望向前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此刻起,便是他秦长青踏入到无始无终长河中,第一纪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