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陆晨面容严肃,以为是古神众的强者来找事了,他认为楚子航完全错判了,这岂止是不能合作的对象,简直是八大族内最容易乱来的炸弹。

在各大族都投鼠忌器的时候,古神众居然直接杀过来了!

他当机立断,一步迈出房间,手握在刀柄上,抬头看向天空。

方舟之上,正悬浮着一尊不可名状的存在,在深红的浓雾中,可以隐约看到其存在着三脚三手,躯干句偻,胸腔中有着无尽的灵魂在哀嚎,头部位置,没有任何器官,只有一颗极小的眼球。

而自这主体开始延伸,数不清的干枯苍白的手臂,在深红中串联延伸,扭曲的浮动着,让人一眼看去,就San值狂掉。

那令人颤栗的光环,让方舟上的人族们痛苦的哀嚎,在地上精神失常,全都发疯了,还有人一脸被玩坏的了神情,躺在地上,留着口水,身体抽搐。

显然,这只是这位强大的古神无意识间散发的力量,否则这艘方舟上除了陆晨和楚子航外,不会有任何人能活下来。

此时卡玛和楚子航倒是都挺澹定,前者因为本身就是人造仙神,情感有部分缺失,加上进行了机械飞升改造,恐惧这种情绪在卡玛那几乎是没有的。

而楚子航原本并不是不会怕的人,他只是长期受到某人的熏陶,渐渐的在这方面产生了极强的抗性。

陆晨呢,看到这尊古神的一瞬间,可耻的说,他……感觉简直‘斯巴拉西’,尽管其看起来很丑陋,但在他眼中却拥有着别样的美感,就像是超现代抽象艺术一般!

陆晨感觉,莫非自己随着境界的成长,体内也觉醒了艺术细菌?变得能够欣赏对于众生来说太过超前的抽象艺术?

他认为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说别人长得很抽象,完全不是一句贬义的话语了。

可陆晨还是手扶在了弑君上,因为他感觉对方很危险,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旧日之主根本没有陨落。

因为在他的武道天眼中,眼前的存在综合属性高达336点!

麻烦的是,他刚刚结束与来鲲族长的战斗不久,几件装备的主动技能还处于冷却阶段。

若是在此处开战,恐怕他别说护持方舟上的人族了,连自己都会陷入麻烦,有陨落风险。

因为很显然,自己的旧日之主降属性光环,对眼前的存在是绝对不生效的,他在装备主动技能歇菜的情况下综合属性最多攀升至331点那样,断罪人暂时貌似没有什么提升的余地。

“楚兄,带着大家撤,我留下来断后。”

陆晨眼中带着决意,如果事不可为,他也只能想办法压迫断罪人的潜能,凭借着自己诸多对神性生灵的特攻加成,与其一战了。

陆晨瞬间就进入了战斗状态,能开启的技能和光环全都释放,魅力瞬间跌入-340+

顿时,方舟上的人族原本一些意志坚挺的存在,又都倒了下去,因为他们看到了更大的恐惧。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就在陆晨准备动手时,下一刻,令陆晨意外的是,那名悬浮在空中的强大古神,阿切斯特居然躯体一阵抖动,像是在颤抖,随后她的身形微微压低,像是匍匐了下来,仍旧在抖动。

陆晨的弑君刚刚出鞘一半,见状停了下来,搞不清楚对方的意思。

而此时阿切斯特也开口了,“伟大的旧日之主,您卑微的仆从阿切斯特,恭迎您的归来。”

陆晨:???

他是真的满头问号,因为他听懂了这句古神语的大概意思,还以为自己是语言学习不精,翻译错了。

“你喊我什么?”

陆晨用他会的古神语问道。

“伟大的旧日之主,您被卑劣的存在偷袭,失去了记忆,转世俯身在了这个人类身上,想必您还有许多不解,但您卑微的仆从会为您一一解答。”

阿切斯特十分顺从的压低身形,甚至用力量缩小了自身的形体,最终化为了一个几丈大小的生灵,落在了方舟上,匍匐在陆晨面前。

她的躯体在颤抖,但那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激动。

陆晨完全懵逼了,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他看向楚子航,楚子航也是有点愣神,一时间没弄明白这古神要干什么。

一息后,陆晨和楚子航都有些醒悟了,楚子航的眼神中像是带着笑意,陆晨则是面色怪异。

好家伙,合着第一个身份我不选,也得选!?

“这位古神众的主神,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看清楚,我是人类啊,人类!”

陆晨不满的道,尽管能够结盟强大的势力是件好事,但被认作古神,还是很让他别扭的。

“回伟大的旧日之主,您如今的确是人类之躯,但您尊贵的、无可比拟的气质仍在,您卑微的仆从阿切斯特不会认错,也只有您这般伟大的存在,才能有堪比禁忌的气质。”

阿切斯特言语中即带着谦卑,又透着激动,“这种令众生恐惧,削减其境界的恐惧光环力量,也唯有尊贵的您才能使用。”

陆晨已经完全无语了,他心说之前的旧日之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也会自己的这种光环能力吗?

不过说来也是,人家才是真正的旧日之主,会这种能力也正常。

“你再看清楚点,旧日之主应该是不可名状的家伙吧,就跟你长的差不多,我可是英俊的人类。”

陆晨靠近一些,让阿切斯特抬起头,看清自己的容貌。

“作为您卑微的仆从,岂敢仰望您的天颜,无需确认,阿切斯特绝不会认错您的气息。”

阿切斯特卑微的道,“再次与伟大的旧日之主相逢,属下的喜悦之情,如那星河般澎湃,属下的敬佩之心,如洪荒大陆般无垠。”

陆晨嘴角抽搐,这家伙根本不听人话,就直接一直拍马屁。

“是吗……”

陆晨本是没话可接,随口来了两个字。

但阿切斯特沉吟了下,就组织了话语,“属下懂了,不愧是伟大的旧日之主,不仅在那卑劣的偷袭下成功脱身,还抢先于所有种族之前,找出了神之秘血的传人,并夺走了其躯体和力量。”

她像是十分崇拜和感慨,“这种料事于先,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智谋,真是令属下钦佩,比之您的智慧,属下的思维能力宛若砂砾一般渺小。”

陆晨心中无语,但听着一位强大的古神这般夸赞自己,内心还有点莫名的……小开心。

在楚子航怪异的目光中,他点了点头,“嗯,你能分析出这些,已经实属不易,比之数个纪元前,已经有了很大进步。”

得到陆晨的夸奖,阿切斯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激励,匍匐的更低了,应当是头的部分紧贴地面,“全都是伟大的旧日之主栽培的结果,常年伴在您的身边,即便属下愚钝,只能领悟到您不到万一的智慧,也足以让属下有所成长。”

此时,站在船上,于楚子航身边颤栗的李天禄完全懵逼了。

本来以为古神众的主神杀过来,他们要完蛋了,但他也略懂一些古神语,对方一开口居然是要见什么旧日之主,还用词谦卑说是‘求见’

他心说这古神脑子抽风了吧,这里哪有什么旧日之主?找旧日之主回你们老家啊!

结果对方指了指武帝所在的房间,他大概理解了下,觉得是个好机会,对方肯定是搞错了,但他可以借机去通知陆晨,找救兵啊。

所以他才去给陆晨传信,当然他本人是不相信船上藏着旧日之主的。

可陆晨在进入战斗状态的那一瞬间,他有点怀疑阿切斯特真的是要找陆晨,因为陆晨分明比那位古神更加不可名状啊!

至于现在的剧情走向,更是让他完全凌乱了,虚空先驱者选的难道不是武帝身份吗?怎么突然又变成旧日之主了?

这可是洪荒大陆的八大强族之一,这种身份也是可选的吗!?

开什么玩笑,不能说因为你是虚空先驱者,就在选身份上有这么大特权吧!?

还是说,就凭你有着匹敌旧日之主的魅力,你就能选了?

楚子航此时也是眼神怪异,如果他不是天生面瘫,他恐怕现在一定是在极力憋笑。

“嗯,不错,你继续说说看,看你对吾之计划,理解到了什么程度。”

陆晨点头,他已经进入了角色,不论如何,他貌似这会儿都是打不过阿切斯特的,既然对方把自己错认成了旧日之主,自己不如就装一下,先稳住对方。

而且对方好像很崇拜自己的样子,刚好是个套情报的好机会。

“您卑微的仆从阿切斯特怎敢妄自揣测伟大的旧日之主的想法?可若是您的命令的话,属下斗胆猜测一二,若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您降下责罚,以惩戒属下的愚钝。”

阿切斯特的头依旧紧贴地面,十分恭敬。

若不是直接的会面,陆晨难以想象一个古神的用词会这么讲究,能够这么舔。

在他印象中,古神应该都是只会‘阿巴阿巴阿巴’之类的存在,像亚米尔那样的,智商都已经算不错了。

“说说看。”

陆晨端着架子,似乎已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旧日之主。

“属下窃以为,伟大的旧日之主您的计划高明到了远超七大族长的层次,在他们察觉之前,就发现了武帝的血脉,并且借助那卑劣生灵偷袭之机,造就了假死的情况,因为您知道属下不会相信伟大的您会陨落,必然会封锁族内消息。”

阿切斯特分析道,“而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您完美的假死,也会让某些强者感应到,这就会形成猜疑链,导致外族对古神众轻视的情况下,还留有一丝忌惮,平衡被打破后,各族的乱战就只是时间问题了,这便是您征服万族,一统洪荒,登临禁忌的第一步。”

“哦?不错,继续。”

陆晨眼中有一丝怪异,寻思阿切斯特说的有模有样的,可实际上那位旧日之主就是因为自己菜,所以才被偷袭至死的吧?

“万不敢接受伟大的旧日之主的褒奖,属下愚钝,定是只能理解您计划的浅薄表层……”

阿切斯特谦卑的道,然后继续分析,“您领先了万族,不仅找到了神之秘血的传人,还夺取了他的躯体,亲自掌控了神之秘血的力量,是目前最为逼近禁忌真相的存在,而伟大的您计划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刚刚融合,您的境界受到原本武帝的影响短暂的下降,所以您需要时间和混乱。”

陆晨只是点头,并不插话。

像是得到了鼓励,阿切斯特继续道:“为了争取恢复的时间,也为了引发真正的万族之战,您兵行险招……不,恕属下用词不当,您伟大的智慧当然不存在什么有风险的谋划,这必然也是计划中的一环;您亲自站上台面,将万族的视线转移,将神之秘血的力量揭示在明面上,这边是搅动万族风云之始。”

“而您作为秘血传人,令各族都渴望,却又没有哪个种族敢直接下手,最终为了神血的利益,和传说中的灵珠,必然会爆发万族之战,到时后生灵的恐惧会被我们收割,负面的情绪将令古神众走向新的巅峰,同时您也会在终局时爆发出您真正的实力,通吃全场,成就无上禁忌。”

阿切斯特说着自己都激动了起来,“伟大的旧日之主啊,您的智慧谋划令属下敬佩万分,即便属下只是看到了表层粗略浅显的计划,便已被您的智慧所折服,恐怕万族的那些愚蠢生灵,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莽撞的武帝,殊不知一切都在您的计划之中。”

她顿了下,继续道:“他们自以为您是棋子,殊不知你才是隐藏在幕后的终极棋手,连七大强族都只是被您玩弄于股掌之间而已,属下愚钝,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当然,这肯定不是伟大的您的计划全盘,毕竟属下的智慧如尘沙般渺小,若有说错的地方,还请您惩戒。”

陆晨听完愣住了,摸了摸下巴,寻思我有这么牛逼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