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我的老婆是执政官

建州处于鏖战中,黑山军的攻势并不勐烈,和北域军阀武装的平均水准差不多。

但当海西军第三军想穿插到黑山军后方,以实现海西、东瀛联军将黑山军第一近卫师包饺子的战略意图时,却被黑山军打了个反包围,第三军紧急撤退,但担任掩护任务的第二旅被包围在青石砭,仅仅半日时间,便在黑山军如雨倾泻的炮火打击下崩溃,根本等不及援军到来,便整建制的被消灭,当然,用投降这个词更贴切。

被包围的海西军步兵旅,还从来没见过炮弹如此密集而勐烈的战争,简直要将其临时阵地用炮火做犁耙耕过一遍又一遍,各个心胆俱寒,最后举了白旗。

黑山军集结的火力实在夸张,炮弹不用钱一般。

这也令海西和东瀛联军悚然而惊,黑山军并不是火力不足或者战斗意志不坚,只是其稳扎稳打,并不贪功冒进,将领或许没有打神仙仗的才能,但火力装备占优的情况下,显然用阵地战慢慢击溃敌人,是最好的选择。

而海西西南战线,黑山人的装甲部队则被海西和东瀛联军拖在了银山一带。

……

刘邦昌是个高高大大的白胖子,站在东瀛军事顾问黑田茂面前,带来非同一般的压迫感。

可实际上,在黑田茂面前,刘邦昌很是客气,甚至没外人时,会有些卑微,因为黑田茂是山本雄首相的亲信,也是现今北域东瀛驻军的最高指挥官,同时也实际指挥着整个战局。

“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有利!”黑田茂矮矮的个子,面相有些丑陋,但却深得山本雄的信任,山本雄称黑田茂有鬼才,更说他有黑田茂,便如古之大胜君有了九尾红月,他说的两个人,是东瀛传说中神话时代的神圣君王和贤相。

刘邦昌觉得明明各处战事,除了对抗对方的装甲部队实在有些勉强外,其他己方都占优,但偏偏就是打泥胎战,就比如在建州,如果诸部奋勇作战,明明可以击溃黑山军的,然后回手优势兵力将黑山的装甲部队打掉,诸事定亦。

但偏偏黑田茂温温吞吞,根本不着急的样子。

听黑田茂的话,刘邦昌摇摇头。

“最晚也就是十天时间,我们的援军就会出发!”黑田茂神秘一笑,“我们等一等,不吃亏。”

刘邦昌心里深深叹口气,如此的话,到时候便是战争胜利了,只怕海西也得不到多少好处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东瀛人等得,自己却等不得。

可是,却又没办法,军中将领,现今很有一些已经直接听黑田茂的命令,尤其是金州人将领们,本就桀骜,现今更是有的俨然已经将东瀛人,当做效命的主子了。

“督军大人,但请安心就是!”黑田茂脸上全是微笑,很礼貌,却将刘邦昌想说的话全挡了回去。

刘邦昌垂头,闷闷不语。

……

北黑山,望城阵地。

黑山公国第二步兵师(北黑山步兵师)第二团和东瀛12师团第五联队对峙的前线。

壕沟里,二团团长高青山愕然看着总督大人换上了紧身衣服,戴上厚重头盔,更拎起冲锋枪,高青山连声道:“总指挥,不可啊!”

本来总督大人是来前线视察的,已经令全军振奋,但却不想,总督大人竟然要亲自率领敢死队去夺对方的阵地。

自己也知道,总督大人的战略部署,负责攻坚的自己的二团首先就没有实现。

总督大人要一天内拿下对面的望城东部防线阵地,可三天了,自己团却寸步未尽。

对方的地堡很多,而且藏身角度,炮火轰击不到。

主攻这里的是本团第二营。

现今总督大人亲自来前线自己的阵地视察,其实便是督战。

普通士兵及二营长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骂的狗血喷头,只知道总督大人来了前线,全团振奋。

二营长也很快将敢死队组织起来,同时任命了敢死队长,却不想,总督大人突然要亲自带敢死队发起冲锋。

知道,总督大人是做样子,是在老大耳光抽自己。

高青山实在有些委屈,他本来是黑山旅时期的排长,第一师的副营长,以作战勇敢着称。

安山旧部被整编为北黑山步兵师,填充了许多黑山骨干军官,他便是其中之一,从副营长直接晋升为第二步兵师的团长。

可是,刚刚整编的北黑山步兵师,这些安山士兵,实在惫懒,基本上都是兵油子,心里没有那团火,当兵就是混口饭吃,政训干部们短时间内,也很难扭转他们的固有思想。

所以,自己现今也是干咬牙,这股劲儿使不上去。

总不能真的派督战队在后强令士兵们冲锋,不说会不会引起哗变,至少政工干部们几个月的心血都白费了,高级军官和士兵还谈什么亲如一家?和过去的军阀部队又有什么区别?

好在总督大人亲自来前线视察,而且是冒着枪林弹雨来到了第一线的壕沟。

哪怕是安山士卒,此时也士气大振,更听闻敢死队活着的有五十元奖赏,战死的,会有五百元抚恤金,立时报名者云集。

总督大人提振的士气和金钱的奖励加一起,终于点燃了他们心中的那团火焰。

现今总督大人做样子要亲自做敢死队队长,虽然令自己羞愧不止,可戏份好像过了。

二营长林大忠也是满脸羞愧,好像在犹豫,是不是他要亲自带敢死队发起冲锋。

突然,就见总督大人站起身喊道:“炸药包,交给我!”

高青山一呆,“总指挥,万万不可!”忙去拦着,这要没人拦,到时候多尴尬?

却见一名总督大人的亲随警卫员真的将炸药包往总督大人后背上挂,而且一挂就是好几个,高青山吓一跳,这是做什么?玩真的?

陆铭的两名警卫员是洪八和洪九,都穿着男兵军装,变成了肌肉虬结的帅气小伙子。

她俩也是红翎卫中,仅有的三名知道这是主人化身的红翎其中两位,另外一位知道这机密的,是红翎首卫红鹰,不过红鹰统领着红翎卫队及警卫连的力量,驻守在指挥部左近,没有跟来前线阵地壕沟中。

主人的命令,两人自然不敢违背。

陆铭摸摸身上炸药包,对身后那选出来的几十名敢死队员大喊道:“准备跟我冲锋!”又对洪八和洪九喊:“呼叫炮火掩护!”

陆铭确实不是在演戏。

看得出,被选出的敢死队员,其实有的眼神很迷茫,可能就是为了抚慰金。

他们还真的未必能炸掉东瀛人阵地上的那些地堡。

而自己,一来是要燃起安山士兵心里的那团火;二来,也确实自己可以依靠这具傀儡的特殊之处,大概率能将炸药包塞进那些地堡里,至少,能瘫痪那数个射击孔全是重机枪喷射火舌的主堡。

因为莫说只是身体中枪,便是自己全身被炸烂,仅仅剩下一颗头颅,自己一样可以张嘴说话,张目看人,张耳听声音,当然,那样太吓人而已。

而且,自己可以不用感受这具躯壳的神经系统。

也就是,不用感受痛觉,也可以不依靠神经系统便可以操控这躯壳行动。

这代表着,只要自己的腿骨头别被打断,自己就可以照常奔跑,胳膊也是,只要胳膊骨头别被打断,便可以照常行动,将炸药包送进敌人的碉堡。

就算不从鼓励士气方面来说,不从给军中造就战神模范的角度出发。

既然自己亲自上阵,能尽量少的牺牲自己的士兵,那自己就有足够的理由亲自带队发起这场冲锋了。

最主要的,自己不会真的战死,最多看起来受了伤,而且自己可以表演的伤不是很重的样子,所以,只要这次冲锋的最终结果能摧毁敌人的防线,那就不会折损士气。

毕竟,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偏偏就一颗炮弹落自己脚边,将自己炸碎?

东瀛人碉堡里,也没见有喷火器,那更是自己躯壳的大克星,被一喷就化了。

当然,密集的火力网同样可以撕碎自己身子,重机枪的冲击力可不是说着玩的,这就看,掩护自己的火力能不能压制住对方了,而且,自己也准备了烟雾弹掩藏身形,对这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还有真正的危险就是,虽然自己戴着特制钢盔,可如果倒霉被脸上开个洞,甚至伤到自己躯壳的大脑,那就真的只能重伤退场了,这躯壳的大脑是自己真正的要害,就好似未来VR机器链接自己意识的神经元,真的受到严重损伤的话,自己的意识,也就联系不到这具躯壳了。

但自己头部防护来说,大脑脑干部位应该不至于受到严重损害,只要脑浆子别出来,自己都可以。

只是,回头如何安抚团长高青山和营长林大忠,又是另一个问题,更不能令指挥官们都学自己,一言不合高级指挥官就亲自带队冲锋,这是自己的特权,断然不能流行全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