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仙人只想躺着

第448章 时间长河

香火神庭。

秋无极盘坐在一间修行用的密室,周围粗糙的墙壁经过简单的切割,呈黑灰色,其中蕴含着丰富的灵性与灵气。

山灵石,一种非常常见的阵法材料,就是极佳的灵气引导与隔绝性,类比于现代的电缆。

香火神庭以香火立门,汇聚了全天下最多的香火神,数量比神州的城皇还要多十倍。但仍然有人需要修行,并不是每个人都铁了心想走香火神一道。

许多人都是半推半就,为了保全自身快速恢复实力,或为了争夺天地初开的各种宝贝。一旦往后灵气环境恢复到一定程度,相信至少有一半人会脱离香火神位。

得益于此,秋无极才能获得这间灵气充沛的修行室。

冬!

耳边时不时传来能够穿透一切物体,直击神魂的钟声。

具有迷惑安神效果,长久听下去会被迷惑,并且产生一定的依赖性。

秋无极目光穿过墙体,他看到了一座信仰圣城,数以百万的民众从四面八方赶来,有狂信徒一步一磕头,额头磕出了一个又黑又肿的老茧

整座城市不事生产,完完全全为了所谓的信仰而生。

无论是修行界,还是现代,所谓的信仰起初都诞生于污秽,过程充满了血腥,唯有成功的那一刻才是神圣无瑕的。

蛊惑人心,情理之中的手段罢了。

“天剑道友,你也想走香火一道?”

一道声音从虚空中传来,紧接着一个由灰物组成的人形忽然出现,只有幽暗的眼睛裸露在外。

那一抹幽汉深邃而无底。

他手中托着一块澹白色的晶体,其中一缕橘红色漂浮。

“你打算吸收这个恢复实力?”秋无极问道。

“那自然,这是我此行最大的目的,有了这一万万份香火,我能顷刻间达到圣者。”

大宇衍圣不可置否,他目前为止一系列行动,包括李代桃僵成为命宿,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获得这份香火。

天底下能够快速恢复实力的方法无非就那几种,灵气,灵物,吃人,以及香火。

前两者数量最多的神州已经被占据,其余的地方也各立山头。想要找到一处拥有充沛灵气与灵物的宝地,且符合自己要求的基本不可能。

小地方他不屑于抢夺,顶级的洞天福地又存在着一定风险。

如果顾及代价,就是龙宫他也有把握抢得到,可如此就会失去躲藏在暗处最大的优势。

被李长生知道存在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无相之间都有感应,一旦知晓就会捕捉到气机,若有心可以无时无刻的去感知他人。

“你就不怕烫到嘴吗?这些信仰不干净。”

秋无极语气一如既往冷漠,他一眼就看出这些信仰的问题。

夹杂着太多的念头,太多的欲望,以及通过催眠蛊惑所产生的杂质。

最终这些东西都会变成香火荼毒,侵蚀使用者的心智。

正常来说纯正的信仰是无害,但就如同之前他所看到的,绝大部分信仰的获得途径都是非正常的。

就像凡人中有一句话,来钱快的办法都写在刑法里,而快速信仰的途径都在蛊惑中。

“有些东西总归是有代价的,就像你耗费千载寿命获得一件至宝一样。”

大宇衍圣眸光深沉,只是微微放出气机,数以百万份的香火快速消失。

而他的气息也在快速攀升。

“你自己应该也能感觉到,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如今举世无敌的是道尊,我会躲在虚空之中,直到全盛时期,千年也好,万年也罢,我不缺时间。”

“可惜他是李长生。”

秋无极眼睛微眯,故作不知的说道:

“何出此言?”

他有类似的直觉,但这是对李长生实力增长的一种担忧。担忧自己追不上对方,担忧以后无法打败对方。

自己斗法之力功参造化,就是无相也不一定能正面斗得过自己。

可前世有一位前辈让他见识到了何谓无相。

他是拳,天下第一的拳,无人能够与自己对招。而无相是拿枪的,在子弹面前终归是血肉。

这把枪叫做天地,这颗子弹叫做法则。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大宇衍圣摇头,随后抬起右手指着脑袋。

“一种直觉,对于我们来说,往往直觉比看得到的更真实,更可信。若是让我说我看到的,我现在就一头扎进神州,找一处小灵脉躲他个一万年。到时候恢复全胜,出来平分天下。”

“甚至是投靠李长生,用人类的话来说他是好人,好人是不会平白无故杀人的。”

秋无极无言。

单从他的角度来看,排除想要与对方一决高下的想法。在了解过李长生的事迹以后,秋无极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对象。

他无可置疑的得了民心,放凡俗这叫帝王之资。

纵观历史历朝历代的开国太祖都是这类人物,其实放在修行界也是如此。

当年道门权倾天下也不是单纯靠杀,道尊有教无类,门下弟子万族皆有。

“但是为什么呢?”大宇衍圣问道,“你觉得为什么?”

“因为他太强了。”

秋无极语气平澹的回答,仿佛在阐述一个事实。

“他强大到你看不懂,你们摸不透,所以想要排除异己,生灵的本性总是喜欢毁灭未知的东西。”

“……”

大宇衍圣有那么一瞬间愣神,随后无口的面部裂出一道月牙形。

“你果然很聪慧,既然知道了,那你应该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一个连我们这些无相都要小心对待的存在。”

“害怕吗?”

秋无极冷漠的面容崭露一丝浅笑,眼底泛起红光,只有兴奋而没有恐惧。

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极度聪慧,有着一颗七巧玲珑心,但也极度的疯狂且偏执。

有时明知会死,但还是会去做。秋无极是一个棋子,但又能看穿全局,最终仍然甘愿当一颗棋子。

只要终点是他所期望的。

古往今来恐怕很难找得出比秋无极更矛盾的个体。

“闲聊到此结束,我是来通知你的,一个月内迅速调整好状态,我们将尝试第一次穿越时间长河。”

大宇衍圣转身离去,刚走出两步还被遁入虚空,身后便传来声音。

“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你这命宿是不是能随时脱身?”

“……你猜。”

大宇衍圣消失,秋无极冷峻的面容多了一抹思考。

无根之体确实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但并非无敌,不然上一任命宿也不会死。这些无相一定有某种方法杀死无根之体,只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也就是说,大宇衍圣宣称“李代桃僵是为了见盘瓠大圣不被打死”这种说法不成立。

命宿是道门神人。

道尊躲在暗地里,他躲在道尊身后。

如果他能把盘瓠大圣拉下去,那么就会变成明面上盘瓠大圣与李长生硬碰硬,道尊暗地里协助,而他躲在更后面。

只要把这层皮脱下来,李长生不一定能发现。

但有一个疑点,道尊很容易知道。

秋无极手掐法诀,无声念叨了一句。

“福生无量天尊。”

天地寂静,毫无回应。

他不再掐着法决,面容波澜不惊,脑海中的猜测却能让道门中人大惊失色。

道尊状态不对,可能失去了一部分本我,也可能是那条道走通了。

曾经道尊曾说过,天地之道无穷无尽,众生皆有己道,往往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感觉到。

而道尊之道,是为天地,是为合道。

天地如我,我如天地,皆同一理。

皆字。

道尊极有可能达到了完全操纵天地的地步,同样的也失去了一部分本我。看起来与寻常的合道法一般,但如果真如道尊所说。

他不是融入天地,而是摄取天地的法则,最终将其收于已身。

是好事,也是坏事。

“于我而言都一样。”

秋无极重新闭上眼,双手放置丹田,斩仙剑悬浮于半空。

无穷无尽的灵气注入其中,夹杂着他对剑道的感悟,几乎凝为实质的太上无极剑意不断的撞进斩仙剑。

嗡!

剑身轻微抖动,一抹灵性从其中散发。

斩仙剑就像曾经的天剑胚胎一样,包容万物,海纳百川。而将其炼化只是开始,想要完全融入自身的道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

或许是天地气机汇聚的缘故。

秋无极打造斩仙剑的过程非常顺利,几乎没有任何的阻碍。

一种势,天地大势。

是道尊?

——————————————

一个月转瞬而过,天地间再无任何变化。

目前最大的变化就是阴曹地府的建设,但早已成为定局的东西无人质疑。

秋无极估计未来的5~10年内,天地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也就是说进入了平稳期。

天地的付出就像潮汐一样,涨的时候天翻地覆,退的时候风平浪静。

“斩仙,已有天剑三分神韵。”

秋无极轻轻挥动斩仙剑,雪白的剑身在虚空划动,发出清脆的剑鸣。

带起的波澜荡开虚空,搅碎了外界百里乌云,让其拨云见日。

秋无极颇为满意的点头,这把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甚至有些出乎意料。如果再多几样宝贝熔炼其中,或许真的能达到天剑的水平。

“过来吧。”

大宇衍圣的声音响起,刹那间乾坤颠倒,周围的景象忽变,转瞬间已然来到了香火洞天之中。

他站在大宇衍圣旁边,而自身对于这种空间挪移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

或许打起来,可以斩断周遭的一切空间,进行无差别的攻击。

秋无极内心立马闪过了十几种对策。

他无法抵挡对方的空间之法,但可以将其斩断,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

“来了。”

声音从上方传来,抬头望去。

身穿纯白色长袍,灰雾遮掩容颜,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天父端坐神位之上。

盘瓠从神位上站起来,转瞬间便出现在他们五步之外

他说道:“探寻时间长河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不要妄图干涉时间,在时间长河内一切动作都可能影响到整个天地。”

秋无极问道:“一点都不可以?”

“也不尽然,看你能否承受。”

盘瓠抬手一挥,刹那间外界方圆十里一切事物停滞在原地,飞鸟自空,水滴不落。

时间停止了。

秋无极微微瞪大眼睛,哪怕是他也被这一手时间停止给震撼到了

这是前世闻所未闻的手段,只存在于传说的事物。

如果不是转世重生,这位大圣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也不可能看到如此神奇的景象。

呼。

一股源自天地的呼声吹拂而来,时间再次流转。

盘瓠说道:“你停止一秒钟时间,那就要承担其中所有生灵天地万物的时间。而在时间长河,可以轻而易举的影响到整个天地,你哪怕是动一毫秒放大到天地都是无法承受的因果与重量。”

时间法则神秘莫测,纵使是他自己也不敢随意挑拨。天地讲究因果,当因果大到一定程度,足以压倒一切。

理论盘瓠只要进入时间长河,可以随意拨动时间,停止或者快进,甚至是倒退。

但实际上哪怕是全盛时期,竭尽所能也仅仅是稍微停止整个天地的时间。

秋无极点头,表示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

“如此便随我入时间长河。”

盘瓠抬手宛如江河般奔腾的香火回去,朝虚空轻点,宛如点在水面上虚空出现了一道道波纹。

一股晦涩,古朴,饱含岁月的气息出现。

盘瓠依旧抬手,看起来纹丝不动。但秋无极看得出来,手指正在进行极度缓慢的下落。

一道细微的裂痕出现,里边透露出灰黄色的柔光。

照在脸上,岁月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沉!

仿佛有一座山压在身上。

重!

犹如胸口碎大石,一锤又一锤打在胸口。

如此持续了10天10夜,终于切开了一道口子。

秋无极内心感叹,时间长河果然难进,连掌握相关法则的无相都如此费劲。

“记住,不要去干扰时间长河。”

盘瓠又嘱咐了一次,随后率先迈步踏入其,紧接着是大宇衍圣,最后是秋无极。

入眼是一片灰黄色,类似于黄昏,又像是老照片的枯黄。

河只是一种形容词,入眼的是无穷无尽的岁月,化作大江长河奔涌向前。

时间是一种概念,但岁月并不是。

过往发生的一切都存于岁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