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贫僧修个道

天雷炸裂!大道不存!魔犼含恨一击,裹挟北邙山无穷本源精气,几乎等若一座小世界横撞而去!

三千小千世界为一中千世界,三千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佛门以三千大千世界形容一方宇宙之大,太乙级数已足可演化一座小千世界,若是魔犼寿元垂尽坐化,魔躯也会化为天地,成为类似内界一般的世界。

不过魔犼元气大伤,连北邙山地气都未受尽,连遭大须弥神掌拍击,魔气尽泄,只能运化出一座小世界之力。

就这么一撞之间,佛光崩散,一座八部天龙护法伏魔大阵竟被生生撞散!

数声闷哼之间,八道光华四散飞起,正是布阵的八位佛道高手!

魔犼也不好受,八部天龙大阵反震之力何等之大,太乙魔躯也承受不住,魔躯前半部分已然骨断筋折,不过它吞了北邙山无边地气,流转之间,已然飞速复原。

魔犼等的便是此刻,大阵一破,八部天龙尊神法相自然散去,八位高手受了反噬之力,有那么片刻功夫身不由己向外飞起。

魔犼化为流光一闪,已来至一人面前,那人正是袁霸天,其暗骂一声,虽是太乙老魔当前,仍不减凶悍之气,金棍一起,大棒以灭天之意当头抡下!

那暴猿亦是肉身成圣之辈,法武兼修,精通一切近身搏杀之术,生死之间,反而激发全部潜力,只觉元神与肉身相契相合之间,一身法力澎湃而出,几有崩塌诸天之威,竟是打出了妖生之中最强一棍!

魔犼只选了距离最近的敌人,袁霸天也是倒霉,见其一棍捣来,根本躲也不躲,犬吻咬下,一根炉中百炼堪比法宝的金棍已然当中断折,再一口之下,袁霸天连惨叫都发不出,只剩了半截妖躯!

魔犼一口将袁霸天上半身咬断,尚还含在口中,但其魔躯所带无量尸光尸气一瞬之间已将袁霸天元神腐化殆尽,两口已将其嚼吃!

魔犼嚼吃了袁霸天,不管那一双兀自踢蹬的暴猿大腿,身形一晃,穿破虚空,又已飞至窥真老僧身前!

窥真和尚面容沉肃,根本不以生死挂怀,只将净梵佛光催发到了极致,就算死于魔犼吻下,也要将其拖住!

魔犼炼死了袁霸天,得了其半身精气,倒也不无小补,恶向胆边生,只想将布阵的八人尽数嚼吃,方解心头之恨,犬吻再张,窥真老僧所发净梵佛光已然损失了大半,只要再一口,便可将那贼秃咬死!

就在此时,一只金色掌影落下,狠狠轰在魔犼腰间,碰的一声巨响,竟将魔犼魔躯从中生生打断!

犬狼之物,腰部往往是其破绽,魔犼也不例外,魔躯之腰乃最脆弱之地,此乃大道所限,长生之辈自是无法击破,换了修成初地菩萨的窥性大师,自是不然!

魔犼低吼一声,两截魔躯凌空一变,竟是化为两头魔犼,皆是长有数十丈,此乃太乙魔功变化,亦是寄托天地之法的神通之一。

戚泽道身终于稳住身形,想不到只疏忽一瞬,袁霸天又已陨落,越发怒不可遏,头顶现了一派大五行灭绝神光,神光之中托起一面太乙五弦琴,元神显化之间,怀抱此琴,狠狠一弹!

当的一声,一道无形音波化为无量利剑,当空斩落!太乙五弦琴太过消耗本源真气,未到太乙,不可多加动用,否则必伤道基,但为了击杀魔犼,戚泽也顾不得那许多!

道音一响,两头魔犼便是齐齐回头,戚泽捕捉战机十分厉害,此时正是魔犼分化魔身,以化解大须弥神掌法力之时,道音所化利剑竟不比魔犼慢上多少,锵的一声,已斩在一头魔犼身上!

那魔犼魔躯竟是应声而断,被道音剑气生生斩成两截,太乙五弦琴之威乃至于斯!

魔犼化身为二,本就消耗本源,太乙五弦琴又是杀伐之宝,戚泽盛怒之下,全力催动,几乎投注了八成功力,当即将一头魔犼一分两段!

戚泽发出凌厉一击之后,微微晕眩,功力耗费过巨,只好慢慢回气。

眼看那两截残躯又要聚合一处,窥性大师已然飞来,大手一挥,两截魔躯毫无抵抗之力,轻飘飘落入头顶古灯檠中去了,魔躯一入其中,立被无量佛火金焰包裹,狠狠炼化起来。

另一头魔犼还想搭救,被收走的魔躯带去了一半太乙本源,令其道行境界狂泻,虽未跌落太乙之境,也相差无几,不可不救!

那魔犼正要扑击之下,忽听一声大喝,声如雷震,一道无上纯阳之力破开虚空,凌空砸落!

魔犼又是燥怒又是绝望,叫道:“藏真匹夫!”可惜失却一半本源之下,岂能抵挡藏真道人蓄势良久的一击?连逃脱都不能,已被那纯阳之力狠狠砸中!

那纯阳之力炽烈无匹,犹如一座太阳星,时刻放射无穷热力,将魔犼收入其中,眼看就要遁走。

宝焰光王佛目中射出两道佛光,那藏真道人好生狡诈,一直隐忍至今,才出手摘桃子,岂容他狡计得逞?将佛国重又祭起,一道佛光刷落,往那纯阳之气袭去!

藏真道人修炼的是与宁虚子一般的纯阳天风道法,此法炼养一口先天纯阳之气,纯正浩大,根本不需甚么变化,只凭浩然纯阳之性,便能慑服一切,炼化一切外道法力!

宝焰光王佛暗暗叹息,组成八部天龙护法伏魔大阵之时,总不好意思让别的高手承担魔犼魔威,以报身佛法相之身与佛国接下了魔犼大半攻击,导致佛国之中本有数十万佛徒,已然死伤大半!

魔犼的太乙魔功何等犀利,受了魔犼攻击反震之力,佛国中大半佛徒当场化为灰尽,内中的天魔精魂核心也被摧毁殆尽,连转世的机会都无。

不但如此,无争与净世两位阿罗汉受创最重,几乎要跌落境界,幸好性命无忧,但也需极长时间休养。再度动用佛光亦是迫不得已,无论如何,不能让藏真道人将一半的魔犼魔躯带走!

藏真道人见佛光刷落,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正要运使纯阳之气破去佛光,顺便重创那宝焰光王佛,忽见窥性大师二话不说,又是一记大须弥神掌拍落!

面对这等佛门顶尖大神通,连魔犼都被打成两段,藏真道人也不敢迎接,面色一变,说道:“大师误会了!我只是要帮手一二!”太乙元神一震,驾驭纯阳之气躲避。

窥性大师面容深沉,喝道:“留下魔犼!”佛掌之上那须弥山虚影一震之间,将藏真道人所有退路尽数封死,喀察一声,纯阳之气被须弥山虚影一压,现出一道裂痕!

藏真道人面色一变,喝道:“窥性,你真要得罪我昆墟派么!”

窥性大师不语,依旧一掌拍落!

藏真道人一咬牙,就要硬抗一记须弥神掌,也要将魔犼带回去。那厮身上有无边地气,又有北邙山大道本源,只要将之炼化,不但伤势尽复,说不定还有机会进窥那无上道真之境!

藏真道人与窥性大师争斗之间,纯阳之气中,魔犼眼珠血红,已然陷入疯狂,将身一抖,金甲圣祖与猱魃不由自主飞落下来!

金甲圣祖叫道:“老祖!”

魔犼狞笑道:“老子庇护尔等千年,也该尔等报恩之时了!速将法力献上,老祖有尔等之助,定可冲破重围,逃出生天!”

金甲圣祖与猱魃听出其意竟是连自家两个也不放过,不由大惊!金甲圣祖叫道:“老祖何必如此!我等与老祖联手……”话未说完,一声惨叫之间,魔犼再也等不得,竟是一口将其吞吃!

猱魃自知末路已近,惨笑一声,其也是狠绝之性,叫道:“老子就算自毁本源,也不会便宜你这厮!”一声大吼,一尊魔躯之上尽数焚天魔焰发动,竟是自毁本源真气!

魔犼狞笑一声,连吃两口,将猱魃连同那焚天魔焰尽数吞吃,伸出一条猩红之极的舌头舔了舔,冷笑道:“自毁本源又有何用,还不是做了我腹中之餐!”

炼化了两尊长生级数老僵,倒也不无小补,再加北邙山所剩地气滋补,魔犼伤势又已恢复了七七八八,见头顶大须弥神掌与纯阳之气争斗不休,冷笑道:“藏真想捡便宜,哪有这般好事!亏了那厮前来,不然老子还没机会遁走!”

想起被窥性老秃收走的另一半魔躯,不由燥怒起来。少了一半魔躯,功力便要大减,无望寄托天地,更无望证就道真极境,忖道:“佛门欺我太甚,只要我能逃出生天,就将此界所有生灵尽数吞噬,血祭了内界,总能恢复功力,再去域外寻一座小千世界,行那寄托之法罢!”

藏真道人运使纯阳之气,硬撼大须弥神掌,窥性大师亦是不惜一切,只将佛门大神通一掌一掌拍落,根本无从回气,竟是压着那藏真道人打。

藏真道人有伤在身,还真不敢拼命,但见纯阳之气被大须弥神掌震得动荡不已,亦是心头火起,忖道:“老秃好不识趣,既然不肯让我带走魔犼那厮,只好与他大战一场,谅他久战之下,必然疲累,正是可趁之机!”

藏真道人用手一指,那纯阳之气蓦然威势大涨,有亩许大小,真有烧熔一切之力,与大须弥神掌硬撼一记!

藏真道人与窥性大师皆是一震,不由皆是向后飞去,魔犼被困纯阳之气中,被纯阳之性炙烤的浑身燥热,终于等到脱困之机,当即双爪狠狠一撕,已将纯阳之气撕裂!

魔犼与藏真道人交手多次,彼此深知神通强弱之处,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正抓在纯阳之气最薄弱之处,连藏真道人都料不到还有此事,被其轻易脱身!

魔犼撕裂纯阳之气,一旦脱身出来,立刻就要遁走。

窥性大师与藏真道人哪里肯容,立刻催动神通杀来,大须弥神掌与纯阳之气包夹之下,将魔犼死死困锁,半点运转之力都无!

眼看魔犼就要被收伏,忽然虚空炸裂开来,露出无量无边九幽世界,有两尊鬼神现身,一个身缠无边血河之气,另一个运使无穷地狱阴火,正是荼毒与燥天两位鬼王!

两大鬼王猝然现身,二话不说,各自用神通与窥性大师和藏真道人拼了一记,两鬼王蓄力已久,又是猝然发难,当即将那一僧一道震飞出去!

燥天鬼王喝道:“魔犼道友,还不归附,更待何时!”

魔犼也不料竟有鬼王前来接引,大喜过望,叫道:“情愿归附!”立刻纵起魔光,往九幽世界飞去。

宝焰光王佛喝道:“哪里走!”佛国一展,净世与无争两个阿罗汉运集全部功力,打出两道佛光。

燥天鬼王笑道:“此小道尔!”一丛九幽鬼火坠落阳间,只望空一烧,将两道佛光烧毁!

戚泽道身大怒,不顾伤势,就要催动太乙五弦琴,谁知魔犼滑熘之极,已然趁机遁入九幽世界,临去之时,还不忘叫道:“今日之赐,来日定当奉还!”

窥真老僧喝道:“绝不可走了那魔头,否则后患无穷!追!”当先飞起。

原来两头鬼王早就暗中商议,想要趁乱接走魔犼,天尸之道天生亲近九幽大道,若能降伏那魔犼,两尊鬼王立刻势力大涨,再也不惧大菩萨镇压。

寻机觅隙之间,终于得手!两头鬼王见魔犼已至,哈哈大笑,荼毒鬼王将手一挥,虚空弥合,已然不见!

正主已走,再斗无意,藏真道人首先收了神通,哈哈一笑,道:“那厮居然有两头鬼王接引,真是出人意料!老道身为玄门中人,降妖除魔,自是责无旁贷!若是诸位有意入九幽世界追杀,老道愿附骥尾!”

宝焰光王佛冷冷道:“此事便不劳藏真真人挂心了!”

藏真道人本就是说个场面话,立刻道:“既然如此,老道先行告退,若有差遣,可往昆墟派中送书,老道无不从命!”纯阳之气一转,已然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