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我在四合院有个家

“下一位,刘文典。”

很快,面试就轮到了刘文典。

虽然只是刚成年的十八岁小年轻,但异常稳重大方地走进会议室,恭敬有礼地微微点头跟面试官打招呼,然后才坐下来。

一点也不像是在白头鹰那边宽松教育下的傻瓜蛋,反倒是像精英教育下的超级人才。

白头鹰那边的教育模式有两种,对于普通人就是傻瓜蛋的素质教育。

简单来说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发挥好你自己的特长就行了,没人会干预你。

什么老师、家长都不会干预你,你快乐地接受教育就完事了。

而另一种精英教育就非常内卷了,比国内的高考内卷程度还要更甚一筹。

具体来说就是从还没出生就已经开始内卷了,父母这一辈儿就要开始卷,出生之后,父母会各种安排和规划孩子的未来。

孩子可以选择的道路其实并不多,无非就是科研、经济金融和政治等几大类别,什么创业之类的,对这些孩子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从小到大,这些人都是各种考试,什么书本有用,他们就看什么。

哈佛、耶鲁等常青藤名校里的图书馆,大部分进入这些学校里的人,都是精英教育出来的顶尖人才。

只有少部分快乐教育的漏网之鱼,才能成功上岸。

然而这些成功上岸的好学生,其实也离不开家里的帮助。

总之,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理所当然。

寒门贵子在白头鹰这个资本社会,更难以想象。

“刘文典,请做一下自我介绍,谢谢!”

“各位面试官,你们好,我是刘文典,我来自白头鹰.....”

很经典的自我介绍,似乎没有什么特点,但介绍了基本信息之后,刘文典就开始了表演。

“我是麻省理工大学的物理学学士和硕士,同时我目前在读哈佛大学的量子物理博士.....”

看似很普通的自我介绍,但绝对是非常亮眼的存在。

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已经拿到了麻省理工大学的物理学硕士学位。

要知道,这所大学的物理学专业可是全球第一,培养了很多物理学方面的顶级科学家。

就目前而言,白头鹰那边的很多军工科研领域、航天领域方面的物理学专家,都有在麻省兼职,或者是麻省的毕业生。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这所大学的牛逼之处。

绿洲新城总共有一万多人是来自白头鹰这边的科学家,其中八百多人就是出自麻省理工大学。

因此,五位面试官心里对刘文典是极为满意的。

旁边还有两台摄像机对准了刘文典,以及面试官背后,还有两位身穿西服的工作人员,在电脑面前敲打着键盘。

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尽管刘文典并不知道那两位工作人员在干嘛,但从他们敲击键盘的声音就可以听出来,应该跟他的面试有很大关系。

其实,这只是在记录信息罢了,同时也是对刘文典的面试进行心理分析。

犯罪心理学方面有很多研究,人在说谎话或者心里有鬼的情况下,面部细微表情,会有很大不同。

虽说大家拿不到刘文典平日里的日常录像,但没关系。

只要刘文典进入绿洲新城,那么现在这份面试录像材料,在未来就有可能发挥作用。

并且很有可能是极大的作用。

刘文典很顺利地通过了面试,并没有在面试过程中表现出任何异常的反应。

当然了,这只是现阶段罢了。

杨士魁很快也被喊进来,开始了面试。

三百八十七人的面试工作,分五个不同会议室进行,可想而知,绿洲新城对他们这一批人,有多么重视了。

面试进展不快不慢,都有预留了足够时间,每位面试候选人都有固定时间完成面试。

很快,一周后,三百八十七人参加面试,全部都收到了面试结果。

有十七人没有通过面试,被刷了下去。

剩下三百七十人收到面试通知的消息后,需要在第三天到达长城大厦领取表格。

所有人都会集中在第五天离开港岛,前往绿洲新城,所以需要做好准备。

刘文典、杨士魁、何杰等几名天才得知这个消息后,便给同在港岛这边的负责人传递消息了。

他们这些人都来自不同势力,但在参加面试的时候,就已经大概猜到了什么。

同为白头鹰的天才,肯定都听说过彼此的名字。

因此,也有互相较劲儿的意思。

“先说好,不能内讧!”

几人商量着公平竞争,却也定了一条红线,那就是不能互相攻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估计大家很快都玩完了。

就在这三百七十人,等待着前往绿洲新城的时候,港岛的山顶别墅,周济民却跟周清月她们讨论着那天面试的题目。

最近这段时间,港岛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周济民怎么可能不来呢?

绿洲新城那边的事儿,已经差不多忙完了,所以他收到港岛这边的消息后,便赶了过来。

在前段时间,长江号航天飞机载着五名航天员成功进入太空之中,并且顺利登陆了龙宫号空间站。

航天飞机可以重复利用,是最为省钱的地面和太空之间的交通工具。

从三名航天员到五名航天员,也说明航天飞机的载人能力在提升。

毕竟人数的提升,可不仅仅只是在航天飞机上面增加座位就可以了,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要不然,之前周济民也不会叫停了空间站的计划,中间停止了一年多的时间,都没有再进行载人航天的发射任务呢。

五名航天员进入空间站之中,上面已经有充足的食物、各项实验舱等等,可以让他们完全无忧无虑地生活半年或者以上。

当然了,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如果成功,绝对是史无前例的进步。

其实,周济民更希望他们能更快地成长,这样的话,月球那边的两个基地,他就不用那么操心了。

航天员的培养,比各项战斗机飞行员的培养,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和费用。

从他们的工资水平来看,就可以知道,航天员比战斗机飞行员要高太多了。

也因此,航天员标准高,培养难度系数大。

所以现在的绿洲新城,航天员的数量,并不是很多。

既然这样,周济民更加不能够给他们施加更多的压力,得让他们按部就班,学好相关技能,一点点地进步。

走得稳一点,这样才会最大可能地减少失误和失败。

周济民希望的是每一次航天任务考试,都是一百分满分,从不会出现九十九分或者其他分数。

航天员进入太空之后,白头鹰那边随即也爆发出了空间站的新闻。

所以周济民来到了港岛。

“爸爸,这个题目真的好难啊。”

小月的智商是足够的,但奈何技能全点在了唱歌上面,加上平时对科研这些方面也不是很感兴趣。

因此她看到这样的题目,不会也很正常。

而周秉恒他们这些孩子,则是努力做着试卷,试图给解答出来。

至于周秉旭和周秉常两兄弟,正忙着挣钱呢,对这些不感兴趣。

自从开始经营海鲜捕捞生意之后,两兄弟就对赚钱以外的生意不感兴趣了。

尽管俩孩子还小,平时也需要学习,无法过度参与到生意当中。

但只要有时间,两兄弟都会投入到其中,琢磨着如何才能赚更多的钱。

“好了,时间到,还没做完的都不要继续写了,交上来吧。”

看了看时间,周济民笑着说道。

趁着休闲时间,陪孩子们玩一玩这些智力游戏,还是很有意思的。

拿考核别人的题目来测试自己的孩子,这件事,也就周济民能干得出来。

试卷收上来之后,能及格的孩子不多,清欢、清柠、小恒等几人都通关了,周清月、周清美、清一她们就没有通过。

当然了,即便没有通过,在周济民看来,也已经非常不错了。

如果她们之前多研究几遍,多看点相关方面的书,其实还是可以勉强通过的。

这些孩子的智商都没有任何问题,可能大概就是普通学校里的学霸这样的情况吧。

而清欢、清柠、小恒她们几个孩子,则相当于学霸学校中的学霸班级里的中等水平。

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类型,因为她们几人比小不点、小娴她们还是有一段差距的。

同样是这道题目,来之前,周济民就让小娴小怡她们做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彻底通关了。

换句话说,她们的智商完全可以吊打清欢她们。

结果很快就被周济民给公布了出来,清欢她们几个孩子顿时蹦蹦跳跳,高兴不已。

反倒是周清月她们几个都扁着嘴巴,脸上写着‘我很不开心’几个大字。

但这就是事实,毕竟周清月她们几个的学习态度有点问题,更爱玩一些。

反倒是清欢她们几个更喜欢学习,也相对文静一些。

“爸爸,这不公平吧?”

周清一委屈巴巴地说道,她爸爸顿时好笑不已:“你说说,怎么样才算公平?”

“这么难的题目给我们做,肯定不公平啊,应该给我们换一些更简单的题目才行。”

小家伙这么说着,突然哽咽道:

“再说了,我比哥哥姐姐们都小,学习时间比她们要短多了,我无法通过考核,也很正常嘛。”

她是关玲的第一个孩子,是六四年九月底出生的,比清美晚出生一个小时。

但这也是不是理由吧?

不过小屁孩嘛,加上又是女生,爱撒娇,也很正常。

然而周济民却没有急着哄她,而是笑着说道:

“那么假设现在就要你参加这个笔试,怎么办?你是参加,还是不参加?”

“就好像上次,你的两个哥哥遇到了海盗袭击,你能跟海盗说,我还小,不要抢劫我么?”

客厅里,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关玲、徐梅、秦京茹跟吉布楚和四女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此时的周济民正在教育儿女,可能方式方法不是特别正确,但出发点是好的。

“小月,你回答爸爸,海盗会放过你两个弟弟么?”

听到爸爸的提问,周清月下意识地摇头拒绝了。

正在咬笔头的周秉常,此时也被客厅里的气氛,吓的不敢有任何动作了。

周济民的语气放缓了一些,道:

“你生长在我们家,其实一出生就比很多人要好太多太多了,因为还有很多人,现在都还吃不饱穿不暖,她们会跟你说不公平么?”

“还有一些人,人家生下来就是王子公主,你又怎么去跟那些人说不公平?”

“孩子,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

摸了摸周清一小家伙的脑瓜子,周济民又再次安慰了几句。

之后,家里的气氛这才慢慢活跃了起来。

虽说这突如其来的训斥,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属实让大家受益匪浅。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十岁的周清美突然说道:

“爸爸,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你问吧。”

周济民柔和地笑了笑,大家也没有在意。

结果,周清美真的突然提问了一个有些怪异的问题出来。

说是有一条七百米长的路,每隔十米有一盏路灯,灯只要开着就会有损耗,每小时坏十五盏灯。

然后,有一个电修工人,每小时来一次,每次修三盏灯。

请问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半,一共会坏多少盏灯呢?

这就是一道数学题啊,周济民都还没说话,周秉旭、周秉常他们已经计算出来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回答。

而周清月她们却还在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心算着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周清一直接脱口而出:

“我知道答桉了,肯定是....”

还没说出口,就被周济民笑着举手打断了。

“孩子,你不用说了,你说出来的答桉,肯定是错误的,这样吧,你们都把答桉写出来好不好?”

孩子们瞬间笑了,周济民自己也在纸上写了出来。

徐梅乐呵呵地说道:“都交给我吧,我来当阅卷老师,我来查看你们的答桉。”a>vas>div>扫码下载红袖联合潇湘送福利 新人限时全场免费读div>div>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