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仙都

白帝城依山而筑,盘旋如龙,龙首搁于接天岭最高处,左右二宫犹如两只龙眼,耷拉着眼皮似睡非睡。二宫格局大相径庭,左宫清冷,空无长物,石壁上蒙上一层霜花,长年不消,右宫则烛火昼夜不息,香薰炉暖,四季如春,供奉着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有长青之草。

白帝卧于左宫离空井下,一年到头沉浸于黑甜乡,清醒的日子加起来也不满十日,白帝城内,明面上做主的是帝妃孙景从。石鲸主与巫玉露远道而来,意欲觐见白帝城主,连云寨主巫砧主得知前因后果,将二人拿下打入地牢,径直去往白帝城,没有惊动白帝,而是入右宫觐见孙景从,请她屏退左右,有要事启奏。

帝妃孙景从端坐于正位,挥退一干仙姬仙童,听巫砧主道明来意,低头沉吟片刻,事关上尊大德,不可不慎。她犹豫着该不该唤醒白帝,正拿不定主意,忽见巫砧主胸有成竹,眼前一亮,顺水推舟问道:“依巫寨主看,此事当如何处置?”

巫砧主素知帝妃性子软,耳根软,遇事踌躇不决,甚少自己拿主意,他也怕孙景从一时冲动,处置不当,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见她客客气气相询,心中顿时大定,咳嗽一声道:“依老臣看来,石鲸主处事不明,危言耸听,莫如将其打入地牢,日后再仔细盘问。当务之急,须得即刻起大军征北,将入侵惑界的外敌彻底扫平,不留后患。”

孙景从不糊涂,听得“处事不明,危言耸听”八字,隐约猜到巫砧主的用意,白帝城离空井早有异兆,她也曾听白帝私下里嘀咕了一句,劫余大德凶多吉少,惑界将何去何从,如今看来,大德陨落纵非板上钉钉,亦八九不离十了,此事瞒不过有心人,知者甚众。巫砧主一口咬定石鲸主危言耸听,是为大局考虑,那些天外来敌入侵惑界,自称背后有上尊大德支持,真伪不去说他,即便属实,亦不可公之于众,否则一旦人心涣散,大势倾覆,白帝城势必沦为一座孤城。

右宫内静谧无声,孙景从手中把玩着一枚玉佩,琢磨片刻,垂问道:“巫寨主就不担心激怒天外大德,惹来不测之祸?”

巫砧主干笑一声,含糊道:“非是老臣妄自菲薄,吾辈只不过长翅膀的蝼蚁,飞腾数尺而已,根本不入大德之眼。上尊大德立于诸天万界之上,轻易不会插手下界之事,多半扶持大能代为征讨。惑界就算打得天翻地覆,也只是上境大能的事,无须‘担心不测之祸’。”

祭炼一界非是易事,须得削弱根本法则,徐徐取而代之,若手段太过激烈,本源动荡崩坏,吞噬一应生机,天地自毁,此界重归于混沌死寂,反而得不偿失。巫砧主乃劫余大德亲传弟子,知晓一些上尊大德祭炼地界的隐秘,却不便向孙景从明言,只能含糊其辞,且安帝妃之心。

显然他这些话分量还不够,孙景从久久没有开口,巫砧主心生一丝焦躁,咳嗽一声,进言道:“此事迫在眉睫,不可延误,孙夫人何不奏明帝君,讨个准信?”

孙景从看了他一眼,白帝在离空井下闭关修持,非有大事不可惊动,巫寨主既然这么说,她也不愿自作主张,日后被白帝降罪。她微微颔首,当下合上双眼,鼻息一滞,一缕神魂已离体而出,倏忽飘入左宫,穿过一重重冰冷的霜壁,径直投入离空井下。

离空井底不过方圆丈许,霜花厚结如冰,白帝侧卧于一方青石上,以手托首作“吉祥卧”,双眼似合非合,似闭非闭,神思游于九霄云外,身下血气氤氲而起,如云雾般翻来滚去,无有一刻平息。孙景从不敢近前,只在左近飘荡,过得片刻,白帝仿佛察觉到什么,起左手轻招,将一缕神魂摄入掌心,顿时知晓来龙去脉,旋即翻转手腕向外一推,神魂刹那间飞出离空井,回转右宫投入孙景从体内。

帝妃孙景从眼皮微微一动,慢慢睁开双眼,蹙起眉头,似有些吃惊。巫砧主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她仍默默不语,催促道:“帝君怎么说?”

孙景从叹息一声,幽幽道:“帝君嘱咐,北地之事就由巫寨主做主,狮象搏兔,皆用全力,巫寨主不可大意。”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巫砧主双眉一挑,斩钉截铁道:“老臣定不负帝君所托!”说罢,躬身告退。

孙景从独坐于宫殿内,心中有几分不悦,巫砧主口口声声自称“老臣”,实则倚老卖老,对她殊无恭敬之意,不过细细想来,这也在所难免,论出身,帝君与他同出劫余大德门下,再无第三人与其相提并论,论道行,巫砧主仅次于帝君,神通广大,深不可测,远非她所能企及。孙景从只得安慰自己,巫砧主只在单独奏对时,才流露几分桀骜,平日里好歹还算恭敬,些许小抵牾,权作清风拂面,不要自寻烦恼。

她起身离座,拈起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一片片摘下花瓣,随手丢于脚下,心情已恢复了平静。适才神魂去往离空井底,帝君除了关照她将北征之事全权托付巫砧主,另有一句私密话,令她心存疑惑。不过她与白帝夫妻一体,有些事帝君不便为,须得她出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罪名揽于一身。

过得数日,她偶然听座下仙姬说起,率众出征北地的是副寨主巫刀尺,这一去山高水长,万里迢迢,各路兵马约以三载为期,在天生桥会合。孙景从不禁心生疑惑,帝君要她去做的事,须得等巫砧主远离白帝城方可动手,如今他仍坐镇于连云寨,却该如何是好?好在帝君并未说定日期,她大可耐心等下去,无须匆匆行事。

时光川流不息,转眼过去了一年半载,这一日,白帝城再现异兆,一道血气从离空井下冲霄腾起,化作一团百亩血云,翻滚百余息,又倏然缩回井底,一时间人心惶惶,流言不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