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诸天道宋

石村!

狩猎前的祭灵,开始了。

几十名青壮年男子在村头集合,由族长石云峰带着来到旁边的雷击木前,对着老柳树认真祈祷。

“祭灵,请保佑族人,让孩子们打到肥美的猎物,平安归来。我们将以虔诚的心,世代祭祀与供养你。”

在族长与一些老人的祷告下,所有青壮年都露出郑重之色,进行礼拜。而不少妇孺也都赶了过来,默默祈祷,祈求去狩猎的亲人可以无恙地回来。

山脉中太危险,离开柳木守护的村子,外面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充满了恐怖的猛禽与巨兽。

就这样,村中最强壮的一批人背着巨弓、带着阔剑出发了,走进了山川大泽间,顿时一股大荒气息迎面扑来。

目送狩猎队伍离去,老族长石云峰收回目光,极其凝重地说道:“好了,你们这群皮猴子也该用功学习了。”

一群孩子顿时愁眉苦脸,一个个没精打采,不情不愿的,像是晒蔫了的叶子一般。

“族长爷爷,那些鸟文龟字像鬼怪符一样复杂,实在难学,用心记它做什么?”

“就是啊!跟着先生学拳不好吗?先生教的很好啊!”

“人仙武道,先生刚刚教了一些,我已经明白了……先生教的浅显易懂!”

一群孩子全都是苦瓜脸,很抵触。

老族长朝着赵先生苦笑一声,拱手弯腰施礼。

然后才道:“你们这群娃子,骨文是强横的太古遗种天生显化在骨骼上的符号,蕴含了神秘莫测的力量,多少人想学都没有门路。一旦学有所成,就能通天彻地……”

老族长恨铁不成钢,数落他们。

“族长爷爷,你为我们演示一下骨文的力量吧。”有一个稍大些的孩子说道。

“小不点过来。”族长冲着远处喊道。

小不点追完五色雀后正在卖力拉扯一条大黄狗的尾巴,闻言迷糊的转头,松开手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眨动着明亮的大眼,道:“咿呀咿呀,族长爷爷什么事呀?”

“将我教你的那个骨文使用出来。”

“好呀。”小不点很听话,伸出两只小手,闭上嘴巴,浑身不断用力,憋得小脸都红扑扑了。

“嗡”的一声,他的手心出现一块光亮,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文字,像是以金属浇铸而成,拥有一种金属光泽与质感,很快另一只手也出现了。

小不点上前走了两步,将一块比他还高的青石抱了起来。

“真厉害!”一群孩子惊呼,那才是一个一岁多的小家伙,怎么能搬起这样一块不小的石头?

“小不点你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吧?”大孩子逗他。

“咿呀,是的,力气都用光了。”小不点扔下青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心没肺地笑着,很纯净,而手心的符文则迅速暗淡、消失。

赵先生微微颔首,果然不愧是荒天帝,一岁多的婴儿,就能施展道法了。

“跟我到村头来,骨文必须要学!”

老族长果决说道,领着一群娃子离开了老柳树下的祭台。

一时间,柳树下只剩仰头看树的赵先生和玩得不亦乐乎的小不点。

按照老族长所言,几十年前石村的另一个祭灵可不是这样,那是一块奇石,每次献上的祭品都会失去大半精血,被它吸收。

直到有一天深夜,老柳树来了,那块奇石选择远去。

一切因此而变。

说起当年那个雨夜,老族长当时都有些心神恍惚,那时他还是一个少年,曾经亲眼目睹了那幅震撼姓的可怕画面。

在那个深夜,电闪雷鸣,大雨磅礴,狂暴到极致,大山都被雷电劈塌了许多座,山洪如海,凶兽如潮狂奔,景象恐怖。

就是在那时,一株通天的大柳树在云层中出现,沐浴雷海,缭绕山岳粗的闪电,万千柳条化成一条条炽盛的神链,刺透了整片天穹,像是在与什么东西战斗。

最后,大柳树折断,浑身焦黑,缩小到现在这般大,坠落而下,扎根在了石村中,与此同时闪电消失,倾盆暴雨退去。

当夜村中所祭祀与供养的那块奇石就离开了。

每一次想起,老族长都阵阵心颤,老柳树不是从其他大部落或山川大泽中移根而至,而是自天穹降落,遭遇无尽雷霆电海而损,村中没有几人知道。

最初的几十年,它通体焦黑,没有一点生机,像是彻底死去了,直到十年前才抽出一条嫩绿的新枝,而后再无变化。

突然,身后的小不点从嬉闹中转过身,朝着赵先生恭敬俯首一拜。

然后,一道从亘古遥远的时空深处的声音飘荡而来:“先生!”

赵佶看着那根嫩柳,开口说道:“你来了!”

一句没有没脑的话出口,就在小不点的脑袋上方,那里,有一尊身影垂手而立,静静的看着赵先生。

那一尊身影身体修长挺拔,黑发如瀑,手持一柄仙剑,看不清面容。

仅仅是一眼看去,就能感受到绝无仅有的大气魄以及无尽尸山血海之中杀伐而出的强大气息。

赵先生转过身,平静的看着他。

而除了赵先生之外,整个石村没有第二个人能看到那道身影。

就好似他的存在,不属于这片时空之中,似乎是自过去,或者是未来回溯到此时的存在。

此人,荒天帝!

“先生果然非凡人!”

“石昊!”

赵佶眸光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透过了时空长河,看到了那英武如战神一般的男子的面孔,看透了未来。

“弟子在!”

“未来,变了吗?”赵佶问道。

石昊的面上浮现一抹惊异之色:“先生,何出此言?过去可见不可变,未来自然不可改变!”

“未来不可变?时空无量,一瞬之间便变化万万亿……”

赵佶缓步走进石昊,只感觉那处时空剧烈的波动起来,似乎在抗拒他。

不过,他此世修为虽然还很一般,但本质却已经是大罗级别,这被石昊波动的丝丝时空气息,还无法将他排斥出去。

“过去如果改变,不但改变过去之人将会被时空反噬,遭受到不可磨灭的伤害,而且,未来将会发生巨变,没有人可以承受得起。”

石昊微微沉默之后,开口说道。

赵佶微微摇头:“未来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啊!无法改变的未来,只是你的力量还不够强大罢了!你看起来依旧过得很苦啊!”

石昊之一生,何其之凄惨,未来一片黑暗,兄弟死了,孩子死了,战友死了,一切认识的人几乎全都死光了。

纵使再发生变化,还能更差吗?

石昊的实力虽然强横,却还是思维被局限了,敌人可以跨过时空长河来杀你,你难道不可以回到过去,帮助自己?

石昊微微沉默,知晓赵佶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未来已经惨烈到极限,便是再如何变化,还能更坏吗?

“先生说的是……但是,过去不可变,纵使付出巨大的代价改变,时空长河本身的修正,也会让一切都变为徒劳。”

石昊先是点点头,最终却还是摇摇头。

“看来,此时的你,还未成就仙帝……”

赵佶摇摇头,知晓了,此时逆流而回的荒天帝,应当还只是一尊仙王,而不是独断万古的那个无上仙帝。

“证道仙帝何其之难!”

石昊苦笑一声,脸上带着坚毅。

“回去吧!回到你认为最艰难的时候,改变过去,自然能够改变未来。”

“我……”

“下次再见,希望你已经独断万古。”

“我……明白了!那就麻烦先生了!”

时光长河里的石昊突然一抬眼,身形顿时模糊,但他的眉心之中却是跳跃出一颗念头,渡过时光的冲涮,返回现在。

啪!

赵佶探手穿过时空,顿时,滔天大浪一般的时光便轰然将他淹没其中。

石昊身形一颤,出了那颗神识念头,已然全部消失在了这方时空之中!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刹那,那无所不在的时光便汹涌澎湃而来,将赵佶笼罩其中。

“哼!”

赵佶低喝一声,周身太极图乍现。

那颗念头陡然一个震动,险些整个被时光崩碎。

赵佶不属于这一界,这一时空,但是因为有鸿蒙的护持,可以逆乱时空,穿越未来,但是石昊的这颗来自未来的念头显然不行。

这来自时空本身的修正之力,便要化作天谴,欲要毁灭之。

轰!

大道轰鸣声中,赵佶才发觉,完美世界的时空长河比起遮天世界强了不知凡几,他伸手探入其中,险些被冲进时空长河之中,失落在时光的迷宫之内。

毕竟,这只是赵佶的一道分身。

突然,一切安静了下来,一女子踏在时间长河上,被混沌雾霭笼罩,修长的躯体寂静不动,唯有雪白的长裙随罡风而舞。

就是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也不动,自然披散在胸前与背后,她若一尊不朽的玉石雕刻而成,瑰美无比。

狠人的目光,从未来投射而来。

落在了现在。

又有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英姿慑人,黑发浓密,眸光睿智,可洞穿一切,举手投足,天地万道为他而颤栗哀鸣,他的风采举世无双。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又有一人站立于长河之中,头有一鼎,朦朦胧胧伫立,朝着赵佶而拜。

咔嚓!

赵佶将那道神念掌握,从时光的长河里退出来,在现实中稳住身形。

此界时空长河的稳固超乎了他的想象,比起遮天世界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这才知晓,为何纵使石昊那些敌人,逆流岁月而来也没有改变任何东西了。

此界的时空太过稳固,修正之力也恐怖的可怕,触动时空长河将要遭到的反噬也大得惊人。

若非有多个故人出手,绝难以如此轻松地便隔着时光长河取物。

“呼!”

他缓缓吐出一口长气,识海之中流淌而过那一颗神念上的内容。

以身为种,雷道四绝天,袖里乾坤,草灭剑诀,岁月之钟,荒无剑诀,抱剑杀等等神通秘术。

赫然全都在其中!

其他诸如十凶宝术,三大至尊术,乃至那一门他化自在大法以及石昊创造遮天法的种种心得以及思考也全都不缺!

这一颗来自未来的念头之中,赫然是石昊所会的所有神通秘法!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时空长河反噬如此厉害……”

赵佶都微微有些惊叹,石昊一旦下定决心,简直果断无比!

这些东西若是流传给此时的小石头,那改变的未来绝对难以想象!

完美世界之中的未来已然惨烈到极点,纵使发生什么再大的改变,难道还会更差吗?

将念头一拘,汲取其中的记忆,便悄无声息的打入小不点的识海之中。

处于最快乐时光里的小不点,顿时沉沉昏睡过去。

将小不点放在柳树下,赵佶看着那无力垂落的柳枝,眸光微微闪烁。

此时,这柳树处于涅槃蜕变之中,几乎没有了任何的力量,不过好在,这柳树已然长出新枝,便已然说明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候。

“送给你了。”

赵佶探手抚摸着干枯的树干,同时,荒天帝那残余下来的浩瀚神念力量,送进了其中。

顿时,柳枝之上,点点绿光闪烁,抽芽生长,围绕着赵佶,似乎是在轻语。

“有朝一日,再杀回去!”

赵佶盘膝坐下,微微长叹。

谁能知道,他是第几次回到现在,开启这个世界。

红日西坠,在夕阳的余晖中,整片石村都被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彩,远处猿啼虎啸,而这里大片的石屋却宛如远古神庙般神圣、祥宁。

数十人出现在地平线上,被夕阳在地上拉扯出长长的影迹,而身体的轮廓则被晚霞镶上了道道金边,显得无比高大与雄健,几乎每一个人都拖着一头巨大的猛兽,满载而归。

“回来了!”早已站在村头等待多时的一群妇孺一阵欢呼,心中的不安与惶惧一下子消失了,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阿爸他们平安回来了!”

“天啊,竟然有这么多的猎物,真是一次罕见的大丰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