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情满四合院之彪悍人生

何雨柱说了这样的一番话,那是义正言辞一身正气,瞬间把整个四合院的人都给震慑住了,仔细的想一想这样子的话,这倒真是的。

按照老理来说如果分家的话,那自然个人顾个人的,如果这样的话阎解放版木头砖瓦什么的拉走这个没问题,但是毕竟他们家还没有分家呢。

在这种情况下,按照老理来讲,不管家庭成员谁挣的钱,挣了多少呢,其实都是要交公的。

阎解放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因为何雨柱这一点说的是没有错的,按照老规矩来讲,现在他们家确实是没有分家。

只不过说阎解放这个家伙,可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个问题,总认为自己的东西就是自己的,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个时候我自己把自己的东西拉走的话,那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阎解放这个时候变得十分的尴尬,支支吾吾的说:“这个这个还真没有,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呀。其实当时可能情况也是比较紧急,这个防震棚这个问题我们也需要面对的,所以我拉走的话我自己建造防震棚也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我这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呀!傻猪哼了一声说,就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故意的话,我就不会等到现在早去厂子里面揍你一顿了,其实这个事情你们兄弟两个做的就相当的不地道。

你们怎么大吃吃喝喝的上学用的钱等等等等,这些都是三大爷给你们的对不对?

三大爷这个人可能做事情比较犄角一点,但是对你们兄弟姐妹这些人来讲,那可以说是无愧于心。

虽然没有让你们吃多好,但是你们饿着你们对不对?

这个时候你们应该感恩呀,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不告诉你爹一声直接的把东西给拉走了,让家里面建造防震棚这个事情搁浅了,对你家来讲也是一个损失。

我就告诉你们兄弟两个赶紧的,把上网还有墨水什么都给我拉过来,这些东西就是公共的,如果你爹允许的话你们拉没什么这个我们不管,毕竟是你们父子商量好的,虽然你们家但是确实你也结婚了,你说要进到防震棚用一些砖瓦啊,用一些木料什么的,你拉走那个我不管。

毕竟你父亲同意了。

但是现在你父亲没有同意你们兄弟两个自己的把东西,就拉走了这个就不行,反正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告诉你们兄弟两个人了,你们怎么样把东西给拉走的,赶紧的把东西给我送回来。

毕竟现在你们家还要建造防震棚的,这种情况下,你们两个应该讲究的是孝道,而不是说让别人看你们家的笑话,你们兄弟两个这样子做,不但让你们父母伤心,而且让别人看笑话呀.

在这种情况下,你想一想你父亲应该多伤心啊,所以你们兄弟两个人赶紧把东西给送过来,向你们父亲道歉,不然的话小心我收拾你们两个人。

这种事情明明就是你们兄弟两个不占理。如果说你们兄弟两个在做事情之前问问一些咱们四合院的长辈,或者是说问问我也好啊,也能够给你出出主意,免得你们在这丢人现眼呀。

结果你兄弟倒好,直接的什么都不问,把东西给拉走了,你还有没有把你们父亲放在眼里面还有没有把咱们四合院的这些长辈给放在眼里面。

现在咱们四合院可是有三位大爷的,就算你和你们父亲的关系不是特别的好,正在斗气呢,但是如果说你们拉东西之前问一问其他的两位大爷的话,这个也不是不可以呀。

哪怕你没问一个长辈,那么这种情况下,你们兄弟两个都未必会做出来这种事情来,因为只要你们问了,那么他肯定会告诉你孝道的因素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就是你们兄弟两个自作主张,赶紧的把东西给我送回来,赶紧的向你们父亲道歉,求你们父亲原谅。

如果说你们父亲不原谅你们的话,那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我这也就几天没管你们居然给我闹出了这种事情来,是不是?”

其实关于这个事情兄弟两个人心里面想着翅膀硬了,也不用听你父亲的话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把砖瓦木头什么的拉走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阎解放十分沮丧的点点头:“放心吧,柱子哥,这事情呢,我肯定回头了就照着去做,把东西给送回来,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肯定不会再让我父亲失望了。”

这个时候,何雨柱这才一点点头说:“行,既然这样的话,也算你知错能改了不要像我说这些话,像你父亲说这些话,像你父亲承认错误,然后赶紧的把东西给拉过来你看看你看看,四合院正在热火朝天的建造防震棚呢。

结果你们两个人却釜底抽薪,把家里面的砖瓦呀木头也给弄走了,害得你父亲现在见到防震棚处于停滞当中。

赶紧的把东西拉过来给老爷子道歉。”

现在可能年轻人就不太理解,为什么我挣的钱要给家里面。

但是在这个年代,其实如果不分家的话,家里面所有的成员挣的钱都是要集中起来的,这种事情可能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不可思议。

但是在当时很正常,因为当时的生产力不是特别的高。一个大家我如果想要公平的话,总要把东西给集中在一起才行的,至于说有人有本事挣的钱多一点会吃亏,但是没办法呀。

挣的钱多一点吃点亏,这在当时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是不分家的话,家庭成员任何人挣的钱都是要交工的,这一点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事情。

现在看起来很离奇,但是如果说在以前的话,这种事情会非常的正常,没有人会感觉到什么不对,甚至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某些农村还有这种事情存在呢。

所以阎解放兄弟两个人这样做,在当时普遍来讲,认为肯定是他们两个的责任,肯定是他们兄弟两个不对。

何雨柱在这个事情上面如此的训斥阎解放那是讲道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