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重生飞扬年代

杜飞看着王佩剥开蓝布。

里边现出一个比鸡蛋小不了多少的白色半透明珠子。

不由叫道:“夜明珠!”

这颗珠子的正中,被打磨出了一个洞。

王佩道:“这颗珠子据说是乾隆皇帝帽子顶上的,后来,被家祖得来……”

杜飞知道王家的背景。

当初北洋大名鼎鼎的龙、虎、犬三杰。

在清帝退位的时候,弄到一些宫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容易了。

杜飞估计,不仅仅王佩手里有,就连王桂英的手里肯定也有存货。

再看这颗珠子。

闪烁着澹澹的光泽,在场几个女人的目光全都被吸引过去。

不管年纪大还是年纪小,仿佛这种来自珠宝的光泽天然就能吸引女人的目光。

但是,杜飞并没见钱眼开,立即把东西收下,答应王佩的恳求。

并不是他看不上这颗夜明珠。

恰恰相反,这颗硕大的夜明珠的价值母庸置疑。

正是因为这样,杜飞才格外小心。

因为王佩说的事儿,跟这颗夜明珠的价值并不匹配。

换句话说,就是给多了!

就像在外边买东西,明明是一百块钱的东西,对方却只卖十块钱。

在这个时候,是忙着捡便宜,还是想一想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杜飞从来不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所以,当看到王佩拿出的这颗珠子,非但没有令他昏头,反而更冷静了。

“王姨,这个……”杜飞皱眉。

王佩也皱了皱眉,问道:“不够?”

如果杜飞点头,她肯定带着闺女立刻就走。

因为这种贪得无厌的人,就像无底洞一样,永远也填不满。

一旦沾上,一准儿是大麻烦。

杜飞摆摆手道:“您误会了,我是说这颗珠子太贵重了。”

王佩诧异,帮人办事还有嫌礼重的吗?

杜飞道:“王姨,您是王老师的亲姐,我跟老陈是忘年交,我要是帮您办这点事儿,就拿您一颗珠子,等以后见到老陈,不得让他挤对死~”

王佩心头一动,看来之前有些低估了杜飞跟陈方石的关系。

面对这种皇室出来的宝物,杜飞还能顾忌陈方石的态度,说明两人的关系非常紧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其实她有些想差了。

并不是杜飞跟陈方石的关系有多铁,而是对这颗夜明珠的价值认知有差别。

在王佩看来,这颗珠子是无价之宝。

但在杜飞眼里,也就是一颗珠子,远没到令人失智的地步。

王佩想了想,终于吐露实情。

“其实这件事还有一些情况……”

杜飞听她说完,这才彻底明白来龙去脉。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红颜祸水。

不过这个‘红颜’并不是储琳,而是她妈!

别看王佩到现在快五十了,却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更主要的是,她年轻的时候,曾是昆曲名角,就像明星一样,拥有不少粉丝。

到了现在,虽然老了,却仍有不少人对她念念不忘。

再加上王佩丈夫病故,现在寡居。

更令不少人觉着有机可乘……

这次储琳的事儿,根子就在这上。

杜飞听完了,颇有些梦幻,心说那位还真是不忘初心啊!

就是用的手段有点龌龊。

估计对王佩也不是什么真爱。

更像是一种扭曲的,达成夙愿的自我满足。

但这跟杜飞没关系,现在他需要考虑的就是‘帮’还是‘不帮’……

这还用想吗~

当然得帮呀!

不冲别的,就冲这颗乾隆帽子上的大珠子就够了呀!

这颗珠子虽然不至于让杜飞利令智昏,但就这点事儿却足够了。

至于说,会得罪那个追求王佩的文工团副团长。

杜飞还怕那个!

那老啪叽要敢上他这儿来瞎哔哔,杜飞立马给他撅回去。

话虽然这么说,但拿钱办事儿还得讲究稳妥。

杜飞道:“王姨,老话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您说有个这样人,把小琳放过去,您能放心吗?”

王佩点头,她当然明白,只不过原先根本没得选。

现在中学生毕业下xiang,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如果储琳不能进文工团就得下x,不知道被分到哪个犄角旮旯去。

这也是为什么王佩会这么着急。

王佩道:“那你的意思是……”

杜飞看了看朱琳:“咱家小琳不就想上文工团嘛~京城的文工团也不是一家两家,我给你换一家,我二姨姐在那边,小琳过去正好有个照应。”

王佩母女一听,顿时喜出望外。

能这样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王佩连忙道谢,又拉着储琳:“傻丫头,还不赶紧谢谢你哥。”

直接连‘杜飞’俩字都省了。

储琳“嗯”了一声,有些好奇的看着杜飞。

这个男人看着比她大不了几岁。

没想到,她妈愁的束手无策,找了无数人,花了不少钱,都没办成的事情,到杜飞这里随口就应下了。

仿佛就是举手之劳。

他为什么有这么大能耐?

杜飞笑着应了一声,倒是对这个萝莉版的女儿国国王没有太多想法。

这丫头漂亮是漂亮,但跟于欣欣一样,岁数太小了。

还没完全长开呢~

再则,储琳的漂亮也就跟朱婷、朱丽、秦淮柔姐俩、王玉芬、于嘉嘉上下仿佛。

属于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杜飞笑了笑,让她不用客气,转又说:“王姨,小琳妹子,这事儿你们先别急,等这两天我就帮你们问问,应该问题不大,正式编制,不敢保证,临时工肯定没问题。如果想要编制,肯定得再考试……对了,咱家小琳唱歌跳舞的基本功怎么样?”

王佩自信道:“这个你放心,戏曲、歌唱、舞蹈,都没问题。”

杜飞“嗯”了一声,有功底就好。

不然弄个啥也不会的去文工团,去了也待不住。

事情说定了,王佩母女没再多待。

等她们走了,于嘉嘉满脸抱歉道:“又给你添麻烦了。”

杜飞摆摆手:“于姐,你可别这么说。”说着拿着王佩留下的夜明珠晃了晃:“您这是给我送东西来了。”

于嘉嘉这才笑了笑。

她事先也没想到,王佩会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

这样一来,倒是令她不用坐蜡。

与此同时,从院子里出来。

储琳跟在妈妈身后走出小胡同,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小声道:“妈,你说这个杜飞真能成吗?我看他比我大不了几岁呀~”

王佩叹口气道:“成不成的,再看吧~要是跟你表姐说的那样,这个人可了不得。”

储琳撅撅嘴道:“可是,妈,您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就把那珠子给人了。你不说给我留着当嫁妆嘛。”

王佩微微苦笑,不知道该怎么说。

储琳倒也没揪着不放。

见母亲没吱声,又换个话题:“妈,你说三姨真带欣欣去香江了……”

王佩脸色一变,立即看了看周围。

并没有人,才松一口气,瞪了女儿一眼:“别在外边瞎说!”

储琳不傻,知道自己失言了,忙闭上嘴,一缩脖子。

另外一边,杜飞和王玉芬单独回到西屋。

说起今天过来的另一件事:“玉芬,你师父成植物人了。”

“什么~”王玉芬一愣,有些不可思议。

在她的印象里,慈心永远都是,强大霸道,说一不二。

现在杜飞突然说她成了植物人!

王玉芬有些没法接受。

片刻后,看着杜飞的表情,明显不是开玩笑。

王玉芬忙问“怎么回事”?

杜飞大略说了一下。

又道:“上次你把消息告诉我,我去找你爷爷,把人要过来了。”

王玉芬很聪明,皱眉道:“爷,那您是想……把她放在这我这儿?”

杜飞点头,并没有跟她商量,直接道:“你把东厢房收拾出来,把她放在那里。”

王玉芬“嗯”了一声:“您放心,我会好好伺候她,毕竟师徒一场……”

杜飞却摆摆手:“用不着伺候。”

王玉芬一愣,一个植物人,用不着伺候,难道让她自生自灭?

可如果这样的话,还费事儿弄她这来干什么?

杜飞解释道:“现在她情况有点特殊,说是植物人,其实不准确,反正等你见到就明白了。”

王玉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心里倒是有几分窃喜。

用不用伺候慈心不要紧,但至少把慈心放在她这儿,杜飞肯定会时常过来看看。

说完正事儿,看看还有时间。

杜飞嘿嘿一笑,自然不会白来一趟。

朱婷那边怀孕了,他也憋了快一个月了。

这一下把存货全都送了出来。

对面的于嘉嘉再次享受了一把魔音入耳,个中滋味也只有她自个清楚。

自从回到京城,第一次冒出‘再找一个男人’的念头。

可这个念头一闪,又被她压了下去。

实在是之前那次被伤狠了,让她有些怕了。

如果再找,能找个什么样的?

家里的公公婆婆会怎么看待她?

能对葡萄好吗?后爸后妈虐待孩子的传闻可不少。

再则就是,再找一个男人,能像杜飞这样强吗?

于嘉嘉莫名拿杜飞比较。

她这辈子也只有两个坐标。

一个是她前夫,因为身体不太好,基本就是一分钟战士。

另一个就是杜飞,虽然没亲身体验过,但每次从头到尾听声儿。

王玉芬都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