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开局顶流的我怎么会糊

“张苦是个好女孩”的留言瞬间引起了所有网友和小果实的注意,也让正在刷视频的马甲王顾鹏同学心神一震。

“喂喂,这也夸张了吧。”顾鹏完全知道九哥很宠粉,但再怎么宠粉也要符合现实吧,回信就代表要看过小果实的信件才能办到,哪怕当前写信的人占小果实比例太少太少,可楚枳人气实在太高,综上所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顾鹏的心理反应也是不少小伙伴们的反应,下面有好多人留言。

[姐妹快醒醒,要起来干活了,村里的牛飞天了,该耕田了,今天还有两亩地呢。]

[那什么,不是我不相信,实在是太离谱。]

互联网上当真什么都有,有的人说话就挺放肆的:[层主脑子有病就去看病,还更坚强地活下去,玉玉症是吗?笑死。]

也有网友语气平和地猜测:[有没有可能是工作人员回复的?楚枳对粉丝,就真跟对亲妈差不多,爱果app每年花费多少小钱钱维护?他专门雇佣人给粉丝回信是不是很正常?]

如果是其他明星,专门雇人回信这种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可如果换成楚枳,可信度就一下子上来了,即便是纯路人也知道楚枳对小果实有多好,这里说的路人是不关注娱乐圈的人,而不是饭圈少女伪装的路人。

“雇佣人?嘶,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家园App现在每年光服务器的租赁和人工维护的费用都是上千万,特别是小果实星的项目上线,成本骤然提升。如此情形下,家园App依旧为了保证小果实的良好体验,坚持没任何广告和收费项目。”惊讶的顾鹏赶紧吃两包小鱼干压压惊。

顾鹏本来很喜欢水知乎、天涯等网站,可现在家园app取代了一部分两者的生态位,成为互联网流量第二的社区网站,不过肯定还是低于贴吧的。

e家园一开始只是小果实聚集地,后来讨论区原创古风音乐数量的人逐渐变多,让很多古风音乐爱好者也跑来“淘金”,甚至从app里还走出了好两个网红歌手。

而今,更多的路人也会冲着家园App能够永久保存记录跑来留言,这也导致了小果实心中积蓄了不少不满,毕竟app是专门给粉丝设计的。为此,还爆发过互联网骂战,最终还是官方出面调停。

App的发展就先说到这,继续说[张苦是个好女孩]引发的热议。网友们的讨论,当事人还来不及做出回应,就有其他小果实留言。

白泽123:[我也收到过小九的回信!]

星光天:[不管是不是请人回复,我也很感动,哭得眼泪汪汪,我从没想过会收到回答。]【图片】

红曜石:[原来这么多人收到了九爷的回信啊,能不能统计下是个什么比例,感觉是个大工程。]

16岁的辅助:[两年前开始给阿九写信,然后大概每个月一封,我去年就收到了回信,可以说是我成年礼最好的礼物了]【图片】

这层下面有好多留言“好家伙三年了,这ID都没有改过?”、“可恶,居然有人冒充未成年”、“层主知道椰树牌的椰汁吗?就是每年都会更换数字的品牌”等等。

16岁的辅助再次回复:[咳咳,那什么我的这个ID祖上是藤蔓纹,然后因为是藤蔓纹,所以我把自己除了微信以外的所有社交账户都换成了这个名字,合理吧?]

不得不说,确实很合理。这层调侃的留言一下子变成羡慕。现在一个藤蔓纹ID成交价都超过小四千,星团纹ID更不必多说。之所以价格被哄抬得这般厉害,归根结底还是演帝兽的锅,国外小果实明明用INS、脸书、推特都不用微信,即便用也是微信国际版,这种情况依旧跑来抢ID。

“等会儿,我记得我似乎有两个英文ID,一个叫little.priures.in.Wonderland。”顾鹏好几年前买的,当时也不是要疯狂追星什么的,主要是感觉挺有意思,前者是藤蔓纹ID,后者是星团纹ID。

“现在都是些什么价格了?”

顾鹏来到家园app的讨论区,[音乐][畅所欲言][学习难题][其他]四个板块,他点进最后一个,然后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条高回复的帖子——

[今年,欧美小果实推动英文ID指数上涨14%,达到近2年新高。其他种类ID,颜文字ID成交价在2026年上半年相对偏强,特殊符号ID在上半年表现则相对偏弱。日韩文字ID方面,全球巡演带动日韩ID交易价仅次于英文ID涨幅。泰文ID由于数量稀少,推特上藤蔓纹ID收于每个23000泰铢,星团纹ID收于每个58000泰铢。法文ID方面表现贫瘠,虽然交易指数上涨8%,但却没有市场。俄文ID、数字ID的成交量……]

“嚯,我是进入了什么财经论坛吗?简直你妈离谱。”顾鹏目瞪口呆。

这活脱脱一个期货市场,并且多亏了国内网友的脑洞发散,起的名字稀奇古怪,也直接导致藤蔓ID和星云ID按照种类被分成了十三种,每种还分瑕疵级、次完美和完美级,比如英文中带着数字就是瑕疵级。

专业,相当专业。

顾鹏紧接着往下瞅。

[为什么JamesII可以买到1.7万美刀啊,我真的不能理解!]

星团纹ID1.7万美刀,什么鬼故事,这尼玛是人民币小几万,是好多人一年的工资。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顾鹏点进去,阅读详情,这枚ID被一位美利坚富二代买走,原因在于这富二代就叫詹姆斯,他爷爷也叫罗伯特,所以还真是詹姆斯二世。

我滴个乖乖,还真形成了一个三级市场。

再往下翻,有篇帖子专门鉴定账户价格。马甲王登录little.priures.in.Wonderland先截图,然后发到帖子里,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收到回复。

[little.princ藤蔓纹ID,好像是英文小王子的意思,少个e,属于次完美账号,这周就有少字母错单词的英文藤蔓纹ID成交价格4800软妹币。Adventures.in.Wonderland这星团纹账户就值老多钱了,a开头,英文含义也很好,参考价1.2万软妹币,个人看涨,建议收藏。]

“七千不到购入,然后两年涨五千大洋,要想电子藏品还得看我们账户,什么虚拟货币都尼玛是小废物。”顾鹏战术性后仰。

不过肯定不卖的,反正顾鹏也不缺这点钱。他回过神,突然想到一件事,麻熘地又切到微博页面,几十个小果实回复说自己收到过楚枳的回信,其中有七八位是晒图:

【世界太大,小果实别哭,我抱不到你。……】

【谢谢张亚男小果实的喜欢,谢谢你让我成为你青春记忆的一部分……。】

【……从小果实的书信中可以看出小果实非常热爱生活,即便身边的人不理解,也在努力寻找更舒适的方式。真的好勇敢,如果听我的歌曲能够更加勇敢,那我一定也会努力创作。】

从拍的图来看,开头都是“我最重要的财富-小果实**收”每封回信大约有四五百字,不可能都列出来,所以只截取一部分。

内容不重要,重要的地方是语气。

“按照互联网数据来说,一两个小时内有几十个小果实说自己收到了回信,等等我算算——”

叠加各类因素,经过顾鹏计算,收到回信的人应该有成千上万的小果实收到。

“这口吻,不像是请人啊,难不成?”顾鹏内心萌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与此同时,由汪袁管理的个人品牌部门,部门内成员全天候保持高速冲浪,有关于楚枳的新闻会第一时间收到风声。

好像此次热搜,汪袁是眼见互联网讨论的风声歪楼,从“萨赫勒地带演唱会的惊叹”到“回信事件”,她拨通小九电话。公司的任何公告都要和当事人商议的,不能胡乱地公关。

电话那头的楚枳听完,心中暗自高兴,埋了这么久的伏笔,终于可以发动。

要发动的话,怎样效果才能最大化呢?演帝兽心中头脑风暴。

经过数秒风暴,楚枳回应:“公司先别回复,等我忙完这个行程,下午开一个直播,我集中解释。”

“直播吗?渠道用抖音还是家园app。”汪袁询问:“家园app放个直播还是很容易。”

楚枳思索片刻决定选择后者,归根结底是粉丝和偶像之间的互动,所以放在自己的app更合适。

挂断电话,楚枳都不用张口吩咐,生活助理小竹子立刻递上保温杯,接过就是咕冬咕冬喝两口。

别人习惯是休息了喝点水,而他是歇口气,小憩结束要起身时喝口水继续工作。

“小竹帮忙订下午三点左右回魔都的机票。”楚枳边朝着剧组中心过去边嘱咐。

“明白。”竹子点头,麻熘地开始订机票,选择合适的航班。

目前的行程是《云梦泽》剧组补拍几组特写镜头,瞅瞅他现在的造型就知道,破破烂烂的衣服,背上是化妆师搞出来的狰狞刀疤。

取景地为硒都的大峡谷,其瑰丽壮观比起美利坚科罗拉多大峡谷丝毫不逊色,可名气倒是差的太远。

再次演绎牛精的楚枳,有导演廖大虫的指挥很快就入戏,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几个镜头花费一个多小时就拍摄完毕,还得算上道具组铺设的时间,楚枳真心认为廖导该去开设培训班,什么方法派、表演派、勒考克都是浮云。

比预期早半小时结束拍摄,楚枳起身,预备和认识的人打个招呼就熘熘球。

“很麻烦老弟了,主要是后期剪辑发现有个剧情没交代,所以得补拍。”廖大虫说道。

“难怪还没有确定上映时间的。”楚枳见导演的眉宇之间隐约有郁色,多问了一句:“廖哥遇到了什么麻烦?”

“也不是什么大事。”廖大虫犹豫地说:“只是……”

根据演帝兽人生经验可得知,不是什么大事,就一般代表是挺严重的事。

“我们哥俩不用遮遮掩掩的。”楚枳说道:“说不定我能帮上一点忙。”

“电影审核了,要求删减一大段剧情。”廖大虫叹气:“大概十几分钟,本来这部戏的剧情都已经是支离破碎的,再删除……我很担心观众看不懂啊。”

即便楚枳对电影行业不算了解,也知道十几分钟的段落删除,属于有东西碰线了。原来不是后期剪辑问题补拍,更深层的原因是被审核,廖大虫退而求其次,想多拍摄点楚枳的特写,稍微让成品更吸引他的粉丝群体。

“总局怎么说?”楚枳。

“我托人打听了,中间有一段关于灵魂和鬼的描写不能有。”廖大虫说道。

这就正常了,总局在07年就不允许宣扬封建迷信了,然后每年尺度都更严,特别是17年之后。总局虽然没直接说过禁止拍摄鬼怪题材,只是不允许宣扬……但“宣扬”这词语定义就太模湖了。用鬼片《鬼水怪谈》举例,你可以说没宣扬鬼怪,甚至可以说影片是在宣扬母爱。可也能够说是在宣言鬼怪的无解,没有准确定义的规则,基本是一刀切。

廖大虫也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好多年,找了不少关系,都被打回,对方态度非常坚决。

“有片段给我看看内容吗?”楚枳说道。

“片段……”廖大虫沉思片刻,然后拿来自己的平板电脑,里面保存了要被删减的十几分钟。

这段内容是主角团下九泉进入幽都寻找[归来兮],有个成语叫九泉之下,九泉也是九渊。廖大虫就制作了一头头巨大的雌鲸盘旋行程的漩涡,漩涡之深,跳进去就是九渊之一,“鲵旋之潘为渊,止水之潘为渊,流水之潘为渊……”出自《列子》。

这货想拍摄春秋的鬼妖神仙,他本身就以画面设计见长,巨大的鲸鱼一条条到来,然后转圈越来越快,深渊开启的想象力天马行空。

通过九渊进入幽都的,电影对鬼的定义也和现代常见的不同,电影里有两种,首先是阳间无庙无祭者为鬼,其次是没在幽都居于人世间的疫鬼,碰则生病。

说实话楚枳感觉挺有意思,这特效,这想象力,确实删掉太可惜了。

于是他说道:“廖哥我帮忙试试看,看能不能少删一点。”

“这怎么好……”廖大虫自己也不是没有找关系,知道这件事的难度,虽说小老弟和官方关系很好,但肯定也要搭很大的人情。

“有什么好不好的。”楚枳掏出电话,拨通了手机里的一个号码。

廖大虫很识趣地走到一边,这种找关系的电话还是不要听,求人肯定是要求爹爹告奶奶,再差也是态度低微。

大概半分钟之后,楚枳走到廖大虫的跟前:“廖哥好了,片段可以留着了。”

“?”廖大虫脑子里很多问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