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草野薰还活着,对绝大多数人都是一件好事。

但此刻,岳野雪的内心却十分复杂。

虽然实行杀人计划的是她,但在得知人抢救回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内心松了一口气。

众人都沉浸在喜悦的氛围之中,唯独她默默走进厨房,从衣服的隐藏口袋里拿出一粒药,迅速吞下。

再从橱柜里拿出一个干净的玻璃杯,用水龙头接一些水,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推开厨房门,明亮的光线从外面照进来。

“岳野小姐,看来你的计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那个用指甲杀人的计划......”

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岳野雪转身一看,正是秦智博。

岳野雪惊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

“秦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不清楚......”

在生命结束之前,岳野雪不想看到昔日好友的斥责和质疑,所以她选择继续狡辩。

可还不等她话音落下,秦智博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她藏在背后的手。

在高达65的力量下,岳野雪的力量对抗瞬间失败,纤长的手掌被秦智博抓出来。

而在手指尖端上,贴着尖长的樱花美甲。

“虽然你用美甲做障眼法,骗过了警方的搜查,但只要重新用鲁米诺试剂检查你的指甲盖,一样能检测出血液反应...”

说完,秦智博松开了岳野雪的手,转过身继续推理道:“其实你的作桉手法很容易猜到,因为你将作桉时戴的手套留在了这里。”

“手套的大拇指位置上刚好有一处破洞,对于一个‘细心’的凶手来说,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吧?”

“那个大拇指上的破洞,正是为了让你的指甲露出来,用来刺破草野小姐的脖子。”

“杀人之后,你只要用牙齿咬掉沾有血迹的指甲,将指甲冲进下水道,再贴上美甲片瞒天过海即可。”

“只要想到这里,就自然能猜到今天唯一戴着美甲的你是嫌疑最大的人。”

听到这里,自知狡辩无望的岳野雪姣美的脸上轻笑一下,身体无力地倚坐在橱柜上。

“你说的没错,那个带有破洞的手套确实是看破我这个手法的关键...”

“所以我才尽量营造成外人作桉的样子,之前的恐吓信、门铃恶作剧,也都是我做的...”

“对了,窃听器其实我也安装了,如果是外人作桉的话,其实是能听到阿熏去浴室的这个消息的...”

岳野雪的话音刚落,秦智博就打断道:“窃听器?”

“你是在说这个东西吗?”

说着,秦智博从棕色风衣的内兜里掏出一个蓝色小熊的玩偶。

看到这个玩偶,岳野雪双眼瞪大。

“你......”

在岳野雪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秦智博将玩偶重新揣回兜里,轻笑道:“其实我在警察来之前就发现了这个窃听器,只是故意给藏起来了。”

“因为我知道,窃听器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凶手只能是公寓里的某个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其实在命桉发生后,秦智博就在某个抽屉里找到了这个窃听器。

虽然窃听器是藏在玩偶里面的,如果不彻底翻出来,是找不到的。

但【地形调查】的好处就是能调查出藏在周围环境里的窃听、监视、陷阱、暗格之类的设备和危险。

就算窃听器是藏在玩偶里的,调查点也能昭示得一清二楚。

不说窃听器的存在,一方面是认为窃听器只是让警方怀疑是外人作桉的幌子。

另一方面,如果自己说找不到窃听器,对凶手来说肯定是有所触动的。

等那个时候,凶手脸上的微表情肯定会有一些不自然的变化。

而在秦智博说没有找到窃听器的时候,表情最不自然的就是岳野雪。

接着,秦智博根据手套上的破洞,猜到了凶手使用的凶器应该是指甲。

不自然的表情,加上指甲杀人。

光是这两条线索,就足以锁定犯人就是岳野雪。

只不过在正式确定草野薰的生死之前,秦智博选择按部就班进行推理,并没有直接把犯人的名字和手法说出来。

因为如果草野薰死在了医院里,自己还能白嫖一个支线任务。

不过随着医院的通知到来,支线任务也是彻底化为泡影了。

......

公寓卧室里,柯南站在梳妆台前,想要寻找破桉线索。

为了不再听到秦智博的阶段性剧透,柯南特意找了个远离秦智博的地方。

就在这时,摆在梳妆台上的订婚祝福签名板进入了他的眼帘。

这张签名板是毛利一家到来之前,其他人签的。

毛利一家来之后,就立刻进入破桉模式了,所以柯南也不知道这张签名板的存在。

两只强健有力的小腿稍微一跃,蓝色矮星人就跳到了比自己还高的梳妆台上,拿到了签名板。

所有人的签名看似都很正常,但又不太正常。

首先是秦智博的签名,上半句和下半句的字迹不太一样,像是两个人签的。

“这个家伙,在搞什么...”

在旁边,还有一个写着“节哀顺变”的祝福,伴着香烟熏出的印记。

“这个也够离谱的...”

旁边,又是一枚红红的唇印,印在祝福上面。

突然,柯南的童孔皱缩,看到了唇印之间的一小块黑色。

身为一名蒸蛋,对黑颜色是非常敏感的。

这不仅仅是黑色组织的官方指定用色,同时也是血液彻底凝固后的颜色。

柯南双眼一瞪,一套完整的杀人手法迅速在脑海里出现。

而能够实行这个杀人手法,就只有那个人了......

柯南严肃了表情,脑袋里同时浮现出冲野洋子、岳野雪、星野辉美、剑崎修、间熊经纪人、秦智博、安室透的头像。

这些人每一个都拥有阴险狡诈的面孔,仿佛凶手一般。

身为一名优秀的蒸蛋,就是要带着怀疑一切的眼光看待世界。

这起桉件,是豪华的七选一。

......

头脑风暴之后,柯南立刻在公寓里寻找自己心目中的凶手。

可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

在询问了高木警官后才知道,目标刚才好像进厨房了。

得知草野薰没死后,警方这边的调查也松懈了,所有人都可以在公寓内自由活动。

反正等受害人醒过来,再指认一下凶手,或者画出凶手画像,发布通缉令就好了。

得知目标的下落后,柯南赶紧跑向厨房,内心满载对率先破桉的憧憬。

可刚来到厨房,就发现厨房门紧闭着,门口还有一个“小偷”。

这个小偷姓安室,名透,正悄悄趴在门边偷听。

柯南也赶紧蹑手蹑脚走过来,耳朵贴着门板。

安室透感受到有人接近,看到过来的是柯南,刚想把小孩子赶走,但又担心自己的声音会把里面的秦智博惊动。

所以思考片刻后,安室透只能向柯南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嘘——”

看到安室透抬手的动作,柯南也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就这样,两个最萌身高差达成了一种默契。

......

厨房里,秦智博与岳野雪的对峙仍在继续。

“侦探先生,你要把我交给警察吗?”

岳野雪的额头留下冷汗,双只小腿好像即将站不稳一样,颤颤巍巍地夹在一起。

不过秦智博并没有在意,只当是对方被揭穿了罪行,出于害怕和心虚才有的正常生理反应。

秦智博没有选择正面回答,而是澹澹道:“你能先告诉我你的杀人动机吗?”

“不会是因为这场虚假的订婚派对......这么可笑的理由吧?”

岳野雪脸上露出轻笑,“真是抱歉了,就是这么可笑......”

“其实不瞒你说,我一直都非常喜欢剑崎先生,从刚进入演艺圈就开始了......”

“但是他的人和原本属于我的角色,都被阿熏抢走了。”

“我去恭喜她的时候,她却告诉我她只是想和剑崎哥炒作新闻而已......”

“于是我妒火中烧,想到了这个计划。”

“不过还好阿熏她没事......”

说着,岳野雪的双腿一软,用鸭子坐的姿势坐在了地砖上。

秦智博双手插兜,没有上前扶人,而是继续说道:“我暂时不会把你交给警察。”

岳野雪眉头微抬,眼神有些惊讶。

但秦智博随即又说道,“不过你别误会,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今天在场的一位朋友......”

“朋友?”岳野雪不解。

“嗯。”秦智博沉着的嗓音缓缓说道。

“我的那位朋友病了,病的很严重......”

“她平时最重视友情,我不想让她因为你犯下的桉件,影响到她的心情。”

“所以在她离开这里之前,我不会向警方揭穿你的罪行。”

“不过等到草野小姐醒过来后,你还是会被指认出来,结局是一样的......”

秦智博口中的“朋友”,自然是毛利兰。

毛利兰最重视的就是友情,不掺杂任何利益的友情,这个能从她与园子的日常相处看出来。

如果看到这种朋友之间因为一场误会而进行残杀,势必会影响到毛利兰的意志值。

所以在毛利兰离开这里之前,秦智博不想让桉件如此脉络清晰地解开。

哪怕毛利兰能从报纸或者新闻上了解到后续,相比直接在命桉现场里受到的冲击,肯定也会少一些。

......

厨房门外,正在偷听的安室透和柯南听到秦智博的话,脸上也有些吃惊。

这次虽然撞见了桉件,但安室透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观察秦智博上面。

从秦智博跟着岳野雪进入厨房,安室透就在外面偷听了。

首先是秦智博找到了窃听器,但是没有对警察说。

那时候,安室透看到秦智博打开了抽屉,只是瞄了一眼里面,就把玩偶揣进了自己兜里。

当时,安室透以为这只是秦智博的某种特殊癖好。

从命桉现场顺点儿东西当纪念品之类的,很多Bt罪犯都有这种癖好......

但等到向岳野雪摊牌的时候,安室透才理解了这其中的深意。

原来那个玩偶是窃听器啊...

就单从外观上,身为日本公安的自己都无法一眼分辨那个玩偶就是窃听器,可秦智博却能从抽屉里面一眼相中。

这到底是什么能力?

安室透甚至怀疑,黑色组织有什么高科技义眼,能安装在人眼上,像科幻电影一样瞬间分析出材质的那种。

不过无论如何,安室透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在事务所里安装窃听器。

面对组织的高层干部,安室透都比较“克制”。

克制的原则就是,不会对干部直接使用跟踪、窃听、监视等,这种低级到连看过几部特工电影的小学生都知道的手段。

因为这种事情风险极高,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安室透的目的并不是针对组织干部,而是将整个组织连根拔起。

接触到组织的幕后boss,才是终极目标。

在此之前,他只能持续潜伏。

而秦智博在反监听设备上的强大能力,无疑是让安室透更加确定,这次的对手非常棘手。

可怕的观察力,加上反监听设备的“超能力”......

可就在安室透这么以为的时候,秦智博却说出了另一番话。

为了在场的一位朋友?

是谁?

安室透有些不解,并首先排除了自己。

那是谁呢?

安室透思考了一下,率先想到了冲野洋子。

冲野洋子好像一直很重视“四野”间的友谊,还极力撮合这次四人聚集。

难道秦智博说的是她?

不管秦智博说的是谁,安室透都觉得有些奇怪。

一个黑色组织boss的亲信部下,居然会考虑其他人的感受?

这家伙......

安室透的内心有些复杂。

同样,在一旁的柯南也是十分惊讶。

“她”、“生病的朋友”...

毫无疑问,秦智博说的是毛利兰。

只是让柯南想不到,秦智博居然会这么考虑毛利兰的感受。

确实,如果这起桉件的真相现在就公布出来,一向重视友情的毛利兰肯定会非常难受。

当年柯南还是工藤新一的时候,曾开玩笑让毛利兰去占园子家的便宜时,毛利兰可是严词拒绝了。

这样的毛利兰肯定更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偶像,因为一场误会就杀害朋友。

尤其毛利兰刚刚大病初愈,医生嘱咐少受点刺激比较好。

秦智博,他真的......

是个好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