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墨婴救我!”

现如今他已是重伤之躯,先是神魂半数泯灭,再是仙兵和族运的自爆,给了他第二重的打击,根本没有可能去抵挡后面看怀着必死之心的碧游宫仙人。

唯有墨婴的精血化身能够救下他。

而且,他也相信凭他对墨婴的救命之恩,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墨婴不记他的恩情。

通过利益方面去考虑,也不会不救他。

因为在南疆几位妖神中,他的实力虽然不是独一档,但绝对能够让其余几位妖神忌惮,不愿意与他交手。

也正是他的实力,才能让几位妖神投鼠忌器,不得不与他谈和,准备在他大胜归来后,便推举他为妖皇。

如果他陨落的话,仅凭一个伤势刚刚痊愈不久的墨婴,一定会遭到其余三大妖族乃至是南疆百族的联手欺压。

所以,天澜才敢如此笃定。

后面的那位碧游宫仙人则是不为所动,周身规则迅速凝聚,一柄规则神剑转瞬间出现于虚空之中。

也不见他掐指捏印,那规则之间便勐然间爆发,直冲天澜妖神。

“轰!”

规则神剑爆裂在天澜妖神的肉身之上,消弭着他的生机,泯灭着他的气血,而伴随着这一剑的激射,碧游宫仙人更加的虚幻。

他并非是仙神之躯,只是一道仙人底蕴神念烙印,本身其实是由天地间最为本质的规则所凝聚的,是以,每动用一次规则,他的实力便会衰弱一分。

当然,重伤的天澜妖神,也在这一剑下被重创的更狠。

“轰!”

‘轰!”

“轰!”

碧游宫仙人似乎是忘却了一切,只记得要诛杀这一名妖神,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手,完全是以命换命。

当然,他本已经陨落,不在乎死。

可天澜妖神却在乎,此刻,他的心神满是惊恐,因为他已经被后面那人伤到了本源,生机和气息,正在迅速的衰落。

等到本源被磨灭,气息衰至最低时,即便他已经踏入了第六境,能够滴血重生,但当本源被磨灭后,依然逃不过陨落的下场。

“墨婴!墨婴!快救我!”

天澜妖神早已经失去了曾经的气度,有的只是癫狂,是对于死亡和陨落的恐惧,他不想死,他想活。

他还要成为妖皇,成为南疆至尊。

带着赤冥血虎一族走上巅峰,镇压天下,修行至传说中的六境三重天!

“啊.....啊.....”

在其后方,碧游宫仙人周身虚幻的光芒勐然间开始激增,方圆百丈的天地元气迅速开始凝聚,强大的规则气息迅速席卷天地。

至强的一剑,气机直接锁定了天澜妖神。

下一刻,规则神剑勐然爆发,天地为之一暗。

天澜妖神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心中大为警觉,迅速开始燃烧气血,想要以此来抵御来自后面的致命一击。

但也就在这时,周围的虚空被撕裂,一袭黑袍的墨婴迅速出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自他手中也出现了一道规则神鞭。

直接抽在了碧游宫仙人的规则神剑之上。

“轰!”

最为纯粹的规则之力交织,瞬间击碎了虚空,凝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逸散着幽幽的气息,接着,方圆千丈虚空开始坍塌扭曲。

远远望去,此地勐然间都像是直接垮塌了一块,而在垮塌扭曲的瞬间,一股极为恐怖的爆裂声音炸裂在虚空之中。

方圆十余里都被肃之一清,山峦倒塌,地面龟裂,河流倒转....

对于妖神和仙人这等层次的存在而言,其实交手的动静并不是很大,因为他们已经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

不会将力量外泄,而是凝为一体。

但当规则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那动静便无法被压制了,方圆十余里,比一座县城都要大,现在却被完全翻滚了一遍。

乃至是更远处都被波及,只不过近距离的更为恐怖一些。

“墨婴!”

天澜妖神童孔深缩,而后迅速闪现出一抹惊喜。

墨婴没有回应,而是周身凝现出一个恐怖的规则烘炉,犹如黑洞一般,迅速将碧游宫那位仙人仅剩下的一丝力量吞噬。

而后,才将目光转向天澜,神情澹漠。

周围的虚空好似是被凝固了一般,寂静无声,连风声此刻都不再生出,天澜妖神原本是脸色狂喜,但看着墨婴的神情,脸色也逐渐从惊喜转变为冷漠。

“为什么?”

天澜妖神率先打破了寂静,目光死死的盯着墨婴,问出了这一句他已经埋藏在心底的疑问。

这一句‘为什么’,看似没有头脑,只是随口疑问,但无论是天澜妖神还是墨婴妖神,都清楚这一句话的含义。

真当天澜妖神脑子不清楚?

被暗算的都看不出吗?

其实,早在他将神念探入陈渊灵台的时候,心底里便生出了这个疑问,以及深深的愤怒。

是墨婴在刻意的引导他去侵蚀陈渊的灵台,若非如此,妖族一方不一定会败,就算是落败,也绝对不会如现在一般损失的这么惨重。

这一战,妖族百万大军折损大半,数位妖神化身被灭,超过五位的妖圣陨落在正面战场,损失可谓惨重。

是南疆妖族自五百年前的那一战后,最为惨重的一次,直接将积蓄数百年的妖族军心,一下子打落谷底。

要知道,这一次可不是面对整个中原,甚至连中原皇朝都没有插手,面对的,只是一个割据两州之地的反王而已。

连两州之地都打不过,谈何去吞并中原?

这一战,不仅仅是折损那么简单,同时还给南疆妖族带来了巨大的打击,是在打压妖族蒸蒸日上的势头。

所以,天澜妖神很愤怒,也很好奇。

为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

他和妖族有什么对不起墨婴的,竟然要如此害他。

要是没有他的命令,墨婴至今为止都还在蜀山镇妖塔内被禁锢呢!

“重要吗?”

墨婴面色平静的看着天澜,眼中略有些嘲讽之意。

“当然重要!是本座救了你,用吾族底蕴去助你恢复伤势本源,难道你就是如此来回报本座,回报赤冥血虎一族的?”

天澜妖神质问着对方,他没有逃跑,因为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这只是徒劳无功的。

方才那位碧游宫仙人的至强一击,被他轻易瓦解,就证明着,他并非是精血化身,而是真身亲至。

周围的虚空一定被动了手脚,逃,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大恩成仇,这句中原人族的话,不知天澜道友有没有听过。”

“只是如此?”

天澜妖神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他何时要对方报过恩?

“当然不是,那只是本座随口说的....”墨婴澹澹一笑。

天澜妖神:

“你耍我?”

“呵呵...是啊,耍你,又能如何?”

“你....”

墨婴一挥手,方圆万丈虚空中,迅速凝现出一道道神纹,将天澜妖神直接封死在这空间之内,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其禁锢在原地。

“妖皇,妖皇.....你天澜算是什么东西,一个区区一重天妖神而已,也敢窥视妖皇之位?这个位子,该是我的!”

“你....呵呵呵....那你又算是什么?一个丧家之犬,被镇妖塔囚禁五百年的废物,难道比我更有资格成为妖皇不成?”

天澜妖神虽然死期已至,但听到墨婴的话,却下意识的笑了出来,只感觉对方是在白日做梦一般。

“本座若死,赤冥血虎一族必遭打压,你想成妖皇,下辈子吧....”

“是啊,囚禁五百年....五百年之久啊.....这人间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我是废物,但你比我更废物。

你以为离开了你,本座就会被压制?那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敢设计杀你,本座自然就有其他的考量。”

“什么?”

“你猜?”

墨婴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容,下一刻,万丈虚空内,一个巨大的黑洞缓缓凝聚,无尽的天地元气皆在朝着黑洞汇聚。

黑洞一成,当即爆发出一股极为恐怖的吞噬之力,天澜妖神惊恐的发现,他此刻竟然无法控制住自己。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就连规则都挡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逐渐靠近黑洞的方向。

“你...墨婴....你想吞噬本座?”

“与本座融为一体吧....这是你无上的荣耀!”墨婴妖神癫狂大笑,嘴角开始吐露出一个个诡异的音节。

而伴随着音节的声音,那恐怖的吸力再度暴增。

“你....你绝对不是墨婴,你究竟是谁?!”

天澜妖神大吼道。

“我....将是未来妖族的皇者,人间的至尊!”墨婴如此回答道。

“不.....不....啊....本座的本源....”

“噬魂,天澜将你作为棋子卖给了本座,现在本座又替你报了仇,也该安息了....”墨婴桀桀阴笑,童孔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他看着天澜逐渐消亡的气息,笑声也逐渐的变大,同时,他身上唯一的一丝不和谐,来自于噬魂的怨念,也在逐渐自行瓦解,补足这具肉身最后的一丝短板。

......

......

在碧游宫仙人追杀天澜妖神,其最后又死在墨婴妖神手中的时候,这一场陈渊和南疆百族的大战,便彻底落下的帷幕。

之前是正面战场结束,楚长峰还在追杀四散的妖族。

现在,则是完全结束。

楚长峰带回了一半的士卒,以及大量的妖族俘虏,皆被用铁链长刀束缚着,跪伏在地上不敢动弹。

这一场大战,妖族折损大半,事后统计确切数字的时候,可以得出大致的结论,超过百万的妖族大军,还活着回到南疆十万大山的,只有不到四十万。

可谓是损失惨重,当天澜下令撤退的时候,妖族主帅也只能如此,后面,那便是一路追,一路杀。

足足追杀了百里有余,当遇到茂密的丛林时方才停下脚步,因为战马进不去,也达到了体力上的极限。

就算是异种战马,也无法支撑如此巨大的消耗。

沿途中,道路两边,处处都是妖族大军的尸体,直接染红了一条逃亡之路。

对于妖族而言,这绝对是一场重创,甚至击溃了不少妖族的信心,觉得人族不可抵挡,挡则身死。

可谓是一路逃命,便一路宣扬人族的恐怖。

当然,妖族损失如此之大,作为对手,陈渊麾下的伤亡也不低,战后详细统计出来后,五十万大军直接对半砍。

剩下的人,大部分都是人人带伤,同样很惨烈。

而这,还是在陈渊提前准备血煞十绝阵的基础上,若是没有此等大阵,那伤亡,只会更加的恐怖。

楚长峰回归镇南关之时,气息微弱,但眼中却闪烁着极为明亮的光芒,这一次大战,算是彻底将他杀爽了。

完全沉浸在屠杀的快感中。

战后第二日,镇南关几乎家家挂白绫,哭喊声音持续的一日时间,而陈渊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抚恤下发到位。

将之前所有的各方军队,全部整编为燕军。

同时,在南州和蜀州开始大肆扩军,以这一战的老卒为核心,以老带新,能在短时间内恢复战斗力。

这一次百万级别的大战,更像是一场巨大的洗礼,从上至下,都有了蜕变,假以时日,必定是一支铁血强军。

民生方面陈渊交给了苏紫悦以及下面的文官恢复,军队陈渊直接将大权下放给了楚长峰和杨化天执掌。

暴力机构锦衣卫,还是姜河在管。

同时,因为预见到,项千秋以及灵山和天下各方势力,会有极大的可能趁着这一次他被重创的好机会偷袭。

陈渊的燕王府内,发出了许多道王令。

第一,战后抚恤,恢复民生。

第二,重整军队,大肆扩军。

第三,以锦衣卫趁着陈渊的大胜神威,不仅不低调,反而要高调的,将之前的隐患全部清楚,不从者,杀之。

第四,以摩罗为首,带着天虚道人、赵丹青等阳神真君赶回蜀州防备来自其他势力的试探和争锋。

不必退让,不必隐忍,谁敢呲牙,就打他。

越是外强中干的时候,越是不能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虚弱。

毕竟,再怎么说,他都是赢了这一场大战,在没有调查清楚陈渊虚实的情况下,对方想动手,也得三思而后行。

至于陈渊自己,则是会表面上闭关,暗中却会离开镇南关,前往南疆。

杀了南宫烈的时候,陈渊就对机缘迫不及待了,但当时实在是走不开,他走了,还真没有人能够镇得住所有人。

再加上妖族的威胁,只能结束完那一场大战后才能够脱身。

现在,妖族被重创,整个妖族估计都会混乱,正是火中取栗,暗中潜入妖族的大好时机。

原本为了稳妥起见,陈渊是想要让摩罗护法的,唯有如此,才能够保证万无一失。

但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放下了这个心思。

一是因为摩罗刚刚被重创,还没有恢复过来。二是因为项千秋以及灵山的威胁太大,没有仙人坐镇,他麾下的势力就犹如待宰杀的羔羊一样脆弱。

第三,是因为摩罗跟着他的时间太久了,好几次取机缘他都清楚,心底里必然早已经有了猜测,毕竟,这实在是不能用运气来遮掩过去。

分开去机缘也好。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陈渊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很自信,之前的那一战,也算是一个衡量了,虽然面对天澜妖神这等层次的存在犹如蝼蚁一般脆弱。

但面对妖神精血化身,还是占据一定优势的。

至于妖神之下,陈渊现如今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天榜前三的那几位也不值得他害他,顶多就是忌惮而已。

想杀他,也没有希望。

而南疆妖族的整体实力不如中原,妖神又能有几位?

谁又能够想到,他好好的中原不待,偏偏去南疆?

种种衡量之下,陈渊决定孤身入南疆。

做好了决定,陈渊便从来不会再犹豫,反正南州的军政都有人执掌,有他在更好,但若是没有他,短时间内也没有问题。

而他离开南疆的消息,也只有寥寥几人清楚。

于是,就在镇南关之战的消息席卷天下的时候,陈渊....暗中便离开了王府,一路朝着南方行进....

......

......

正如陈渊之前所预料到的那样,镇南关的人太多,也太大了,不可能能够压制消息,倒不如推波助澜,让其影响更大。

在他的推动之下,消息最先震动的是南州和蜀州,几乎是全境欢呼,压在两州数千万百姓头上的阴云终于散去。

妖族败了,大败!

燕王胜了,大胜!

斩首几十万,尸体堆积如山,无数人都能信誓旦旦的保证。

陈渊的名望在南州蜀州几乎达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无数百姓为陈渊建造生祠,祈求上天让陈渊万岁。

唯有强大的武力,才是和平的保障。

这一刻,当消息传来的时候,南州蜀州的百姓只觉得无比安全。

江湖上对于陈渊的风评,也近乎达到了崇拜的地步,之前因为陈渊的强力镇压下,无数宗门世家被灭。

引得不少江湖武者暗中怨声载道,可当妖族威压人族的时候,他们发现,似乎只有陈渊才能够保护他们。

百万妖兵、数十位妖圣、数位‘妖神’,这是什么概念?

这股力量,几乎是无敌的,可却仍然奈何不得陈渊,如此一来,谁能与之相抗?

很多人都记得当妖族兵锋压境的时候,他们彻夜难眠,辗转反侧,心中对未来充满的恐惧和害怕。

如今黑暗被驱逐,自然而然的便被光明充斥。

是的,陈渊在妖神的数量上,有了夸大。

一位妖神和两个妖神化身,直接变成了三大妖神携百万妖兵压境,最后兵败身亡。

南州和蜀州的情绪发酵到了极致,之后,当消息传到血州、青州、东海、中州、以及中原各州的时候。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陈渊怎么可能胜?

他们很多人可都是做好了联军抵挡妖族兵锋的准备,就等着陈渊陨落的消息传来的,所以,当初才会默不作声的任由陈渊猖狂。

无数势力因为这个消息而瞬间寂静,直接被震住了。

百姓欢呼,江湖传颂,但唯独在各大反王的身上,却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噤声!

先下镇南王,掌控南州,再御敌中原之外,击退百万妖兵,一桩桩一件件,都证明了他们跟陈渊的差距,比狗跟人都大。

足足沉默了数日,调查出了那一战的确切情况后,凉王魏尽锋才开口夸赞陈渊乃是中原柱石,人族柱石。

江湖上的消息虽有夸大,但基本符合事实,他也的确敬佩陈渊。

在他之后,武帝城城主叶向南也通过了登仙楼表示对于陈渊的敬佩。

但在溢彩的声音背后,是天下反王对于陈渊的恐惧,不约而同,中原各州都开始更为严厉的封锁。

且还在迅速练兵扩军,大有各路诸侯讨燕王的迹象。

项千秋听完了那一战的消息后,沉默了很久很久,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时至今日,他仍然在回想,当日看到的景象。

心神非常沉重。

而在陈渊震动天下,引得各路反王联手针对的时候,其实也有一些小势力,看出了陈渊的人主之气象。

原本就想着卖个好价钱的他们,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开始了暗中跟陈渊一方势力接触,表示愿降燕王,请燕王大军来此,必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中州的新帝司马恪表面上对于陈渊御敌国门外的事情大加赞赏,背地里,迅速的联系皇姐,让她感觉加深和陈渊的关系。

实在不行,可以送母妃过去侍奉,用以求得陈渊的怜爱。

平阳公主等几个对于皇帝投靠陈渊心知肚明的大晋忠良,也迅速召开了军机会议,纷纷表示要暗中不惜任何代价,给陈渊送去所需要的一切东西。

只要他要,只要朝廷有,一应满足。

看着众人因为陈渊大胜妖族而兴奋的朝中重臣,司马恪也非常开心的笑了,开始对于陈渊无尽吹捧。

帝赞曰:“吾父神人也,有帝王之姿!”

————

来了来了,虽迟但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