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从观想太阳开始无敌

病老头悠然长叹。

“没错,你还真的猜对了,那确实是一具道主的尸体,而且他永远都不会复活了,你可以叫他存续。”

“永远无法复活?那就是死于灾劫怪物。”

李恒表示见怪不怪。

病老头摇摇头,表示不一样。

他出声解释。

“诚然,死于终结怪物之手,确实无法复活归来,但是却可以留下自己存在的痕迹,这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复活归来。”

“就像你一样?”李恒诧异询问。

“没错,你眼光很好,确实可以这么理解,他本来是有机会留下自己存在的痕迹的,但是他放弃了,为了大虚空众生放弃了。”

病老头神情复杂。

“时空母河不就是他所留下来的痕迹吗?”

李恒再度表示不理解。

“可时空母河却不会如我这样有意识。”

病老头说道。

“当初在最后关头,他没有选择留下后手,这是最后一次动用道主伟力,以自身为根基流出了这条时空母河,并且划分了无穷时代。”

“或许,他真的是在进行着存续之道......”

李恒听完,若有所思点点头。

“那他是怎么死的?而你又是怎么死的?你们两个是不是死于同一个因素,这别怪我说话直接,这是必要的询问。”

他出声询问道。

“他和我都死于战争,名为战争的灾劫。”

病老头沉默片刻,出声说道。

“战争的灾劫?战争福音?可不应该呀,战争的福音强度不怎么样,到是那个所有福音聚集,从而出现那个真实上帝有点神奇和未知。”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李恒有些惊讶,皱起眉头思考。

自己进阶之后,曾多次探查过那个真实上帝的来历,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唯一能断定的是那真实上帝的根本来历不在大虚空。

“你似乎知道什么?”

病老头询问。

李恒也不隐瞒,将当初战争福音的事情告知于他,这又不是什么机密,多一个人知道也好,交流信息,互通有无。

病老头听完也是拧紧眉头。

“原来除了这战争灾劫之外,还有其他涉及战争的灾劫?难道说,是因为我彻底与这战争灾劫同寂,导致了那冥冥之中又诞生了新的战争灾劫来代替了位置?”

病老头喃喃自语,透露出些许信息。

“我已将我知道的告知了你,现在......”

李航出声,没等他说完,病老头抬手打断他的话,随后点点头开口,“你说的我明白,我会将我知道的也告知于你。只希望你真的有资格承受这份真相,不会被其压垮。”

“当初灾劫和怪物突然而至,在毁坏着大虚空的根本,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这些道主必须出手阻止,其中就有一个灾劫离我和存续二人最近,同时也极端恐怖,逼的我二人联手起来。”

“可即使这样,那也只是勉强抗衡。”

“并且这种局势还没持续多久,我们就已经落入了这个灾劫的包含当中,陷入了战争,我们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

“战争,那到底是何等表现形式?”

李恒出声询问。

“何种表现形式,你觉得那种恐怖的灾劫会局限于单一的表现形式吗?必定是所有的表现形式!而我等道主本就超然,无论是人与人的战争,人与天的战争,甚至是自我的战争都能轻松跨越。”病老头说道。

“那应该很轻松才对。”

“轻松?一开始确实轻松。但直到最后,我们面临了一个难题,那就是我和存续之间的战争,我们两个需要打一场。”

病老头苦笑。

“自相残杀的戏码?你们照办了。”

李恒疑惑问道。

“你不应该问我们照办了没有,而是该问,如何让我们两个打一架同时不出现任何损失。”

病老头说道。

“你们还真的无法反抗啊?”

李恒诧异了。

“本就不存在什么反抗。因为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在那方战争灾劫当中,我和存续注定有一战,二人心中都认定了一点,一定要战胜对方。哪怕在刚才我二人是战友,是同伴,并且还在共同抵挡战争灾劫。”

“你们的心灵被扭曲修改了。”

李恒评价。

“不不,应当说不是心灵被修改,而是现实被修改了,大虚空的根源被扭曲成了战争,一切都要为战争服务。”

病老头解释说道。

“所以最后呢?”李恒问道。

“最后?那自然是我赢了,我技高一筹,随后作为胜者的我便把存续给杀了,赢得了最后一场战争的胜利。”

病老头澹漠说道。

“原来是你杀了他呀。”

李恒惊讶,但只惊讶一点。

病老头观察着李恒的神色,始终没发现有什么大的波动。“看来你这后来者真是底气十足,就不怕我也是一只怪物,被灾劫扭曲的怪物,难怪和道主共称道友。”

他叹息说道。

“所以你是怪物?”

李恒脸色平静。

“不急不急,等我说完你就有答桉了。”

“我杀了存续之后,存续还剩下最后一丝力气,然后他便舍弃所有,演化出了时空母河,划分无穷时代,像个胆小鬼一样逃跑了!”

“只留我一个人去面对这战争!”

“你说存续这家伙是不是胆小鬼!”

病老头说着说着,越发愤怒,怒吼出来。

“可你刚才又说的存续好像很伟大似的。”

李恒云澹风轻。

“伟大和胆小鬼又不冲突。总之就是这样,或许是存续那家伙看到了什么东西,知道了什么未来,他将一切难题都丢给了我。”

“而我那时作为战争的胜者,实际上也是契合了那战争灾劫的法则,身为道主的我竟然隐约成为了这个灾劫的代行者。只是如果代行者不死,灾劫就不会断。所以我就选择了自杀,将自己埋进那座坟堆。”

“但是你也知道,灾劫和怪物是不死不灭的。我也察觉到,一旦他们判定自己的代行者彻底死亡,那么就会抛弃这个代行者,所以我又不能让自己彻底死亡。”

病老头说道。

“所以到底死没死,给个明白话。”

李恒说道。

“死了,他确实死了,只剩下我!”

“他也和那个存续一样是个胆小鬼!”

病老头说完,面目狰狞。

“所以,后来者,你该杀我了。”

他又很快恢复平静,看向李恒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