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华娱1997

餐厅,同范家姐弟一起吃饭的只有曹轩和胡婧两口子,外加一个曹阳。

至于曹黎,因为晚上突然有点不舒服,家庭医生看过之后,没多大事,但以防万一,今天还是去医院系统的检查一下,西宫娘娘陪同。

“吃啊,别客气。”

曹轩夹了香辣蟹放在范成成餐碟里:“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你姐俩都是岛市人,所以弄了点海鲜,都是家常菜,你尝尝看。”

“特别好吃,太麻烦您了。”

范成成能被他姐带出来上门拜山头,基本的人情世故和礼仪规矩还是懂得,虽然有些青涩,但看得出私下绝对调教过。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一个长袖善舞的范小胖,除去创业数年,本来就擅长交际的范小胖对这种场合更加游刃有余,把整个餐厅气氛带动的很融洽。

情商高的她就连一直坐着干饭不吭声的曹阳也没有放过,搞的曹阳对这个美女阿姨印象极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难免就要说一说正事了。

其实也不算什么正事,拜码头嘛,主要是多在曹轩面前刷刷脸,留点好印象。

刚开始闲聊时,主要是范小胖和曹轩聊聊近况,范成成就是个背景人,现在吃饭气氛更轻松,话题就轮到他身上。

“听你姐的意思,打算来圈子里闯闯?”

曹轩放下杯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或许是心理因素,范成成莫名的感到头皮发麻,小时候被父母混合双打,都没有让他那么害怕,以至于他紧张的声音都有点尖细起来。

“我…我挺喜欢唱歌跳舞的,也从小对这个行业感兴趣,在国外读书时也进修过,做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生,所以回国就和我姐商量试一试。”

“嗯,挺好的。”

曹轩点点头:“干这行也有你姐照顾,姐弟扶持,也是一段佳话。”

坦白说,曹轩的回答略显敷衍,但也很正常,人家姐弟俩商量好的,他有什么办法,只能顺着夸几句,总不能提什么反对意见吧。

话说回来,曹轩不愿让儿女来这行,是因为没必要,曹轩家大业大,干其他行业也照样有底气有资源有人脉。

范家姐弟并不是这样。

范小胖虽然干的不赖,但要说有多大的社会资源也谈不上,更多的人脉和实力都在圈子里。

而且姐弟俩不是儿女,曹轩的钱早晚要留给儿女,但姐姐挣的钱再多,也不可能留给弟弟。

如果范小胖不是伏弟魔,那么扶持弟弟自己弄一份家业才是最好的选择,以她的实力和范成成的条件,来娱乐圈捞钱是最便利也是最容易来钱的行业。

这也是娱乐圈盛产星二代的缘故。

一是,从小耳熏目染,兴趣使然,第二是星二代本身很难自己在其他领域打拼出一份不错的事业,借势父母很正常,三是娱乐圈这行干出来确实来钱快,至少对普通人来说是个不错的路子。

尤其是这几年,娱乐圈高度繁荣,明星都快赚疯了。

很多下海创业,千辛万苦、勾心斗角做到上市公司,都不一定有一个顶流赚的多。

范小胖这个最大的“流量明星”肯定更明白这一点,他弟弟有这个选择,自然也就好理解了。

将心比心,如果他是范小胖,在意识到范成成没有其他天赋的情况下,也会大几率这么做。

“小成在韩国做的练习生?”

东宫娘娘也问了一句,范小胖知道她的实力,范成成要是入了她的眼,甚至要比曹轩看重他更有前途。

“是,他在美国留学,后来想出道就去韩国做了一段时间练习生,那边的培训体制要更成熟一些。”

范小胖知道自己弟弟的材料,而这几年又是流量爱豆的盛世,所以在征求了弟弟的意见后,就打算先走偶像路线,求曝光和粉丝,达到一定程度上再转型。

“哦。”

让范小胖出乎意料的是,听到是韩国出身,胡婧的态度明显开始冷澹。

曹轩忍不住摇头,范小胖长袖善舞,情商极高,即便东西二宫对她一直抱有警惕心,但私下关系愣是处的不错,否则她也没有本事能带弟弟去曹轩家里吃饭。

要知道,曹轩不难见,但多数都在外面或者是办公室,曹轩家里的门槛是很高的,更不能说是带外人同家人一起吃饭。

从这点看,范小胖不但很受曹轩信任的,就连东西二宫对她也印象极佳,关心亲近。

不然,东西二宫任何一位对她有一些厌恶和抵触心理的话,范小胖是绝不可能堂而皇之的上门拜访,哪怕关系平平,也容易吃闭门羹。

所以,别看范家姐弟俩坐在这简单,实际上,整个繁星都没有几个高层和艺人能做到这点,放眼娱乐圈,更是寥寥无几。

所以范成成是非常幸运的。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星二代或者富二代来拜曹轩码头,但有面子约到的少,即便约到的也多是在外面。

范成成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能来家里同亚洲最大的娱乐公司老板和总裁吃饭,刷刷印象分,可谓是开局拉满,说出去能被同行活活羡慕哭。

可惜,范小胖再是精明,但架不住这次情报有瑕疵,棋错一着。

曹贤的事太秘密,知道的人太少,甚至哪怕知道曹轩还有个大儿子,也几乎也不知道其背景,所以范小胖就不小心犯了东宫娘娘的忌讳,

胡婧因为某位长公主,对韩国出身的艺人多多少少带着点偏见。

以胡总裁的心胸和地位,针对不至于,但想入她的眼甚至被提携,肯定比普通艺人难上数倍。

所以范小胖给弟弟开局拉满的同时,无形之中,也把其中一条路堵死了。

当然,话是这么说,毕竟是范小胖的弟弟,曹轩也特意交代过,一些时候,胡婧还是会给予照顾的。

到底也是给自家打过江山的老部下,还是要给面子的,胡婧态度变冷,曹轩就接过话头。

“挺好的,我看国内市场对这个挺看好的,这两年的选秀节目也明显增多,甚至有些平台当做重点项目推动,怎么样,签公司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杜总的乐华挺看好他的。”

“乐华?”

曹轩一恍忽,胡婧提醒了一句:“韩更那个公司,老板叫杜花,上次柳妍的事,还亲自带人上公司赔罪,他们在爱豆偶像这方面是熟手,推出过几个男团女团。”

“我想起来了。”

杜花在娱乐圈也算是一号人物,尤其是偶像扎堆的时代,更是大出风头,曹轩是知道她的。

只不过这些年,曹轩打交道的圈内大老太多,杜花和乐华这个层次暂时还凑不到他跟前,勐然一提,他还真没反应过来。

但胡婧一提醒,他就想起来了:“我知道她,早年好像还跟我们合作过彩铃业务,挺有能力的。”

范小胖也表示:“杜总在国内算是较为成熟的偶像公司,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当然还有其他公司,目前我们也在比较观望。”

其实她还有一个暗含的意思,范成成没有签约,是不是有机会进入繁星。

所以话里话外也有暗示弟弟抢手,看看能不能引起曹轩重视,从繁星一路成长的范小胖,比任何人都知道繁星的能量,如果弟弟加入繁星,那她彻底无忧矣。

但显然,曹轩没有get到或者忽略了她的暗示,反而问道。

“你那个美涛干的也不错,团队可以挖,资源可以置换,为啥让小成寄人篱下。”

乐华相关业务在国内确实不错,但要说一枝独秀也不至于,这个领域近几年刚起步,大家差距并不大,范小胖要真想捧弟弟,砸钱挖人可以弥补。

“男孩嘛,去签别的公司,显得更自食其力一些。”

曹轩了然,意思很明显就是给范成成打造人设,虽然身为范小胖的弟弟,但仍然凭借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番天地。

很操蛋和别扭的人设,但架不住很多人就爱吃这套!

当然,曹轩又阴谋论的又往下延伸了两个含义。

一个就是范小胖并不想给弟弟花费那么多资源金钱,扔到了乐华,省心省力。

另一个就是美涛是她一手打造,但范母范父都在其中任职,前者甚至是高管和持股人之一,如果范成成进入美涛,范父范母或许有一些其他想法。

这可能曹轩小人之心,但生意场上这种例子确实太多了。

父子亲人反目,兄弟家人成仇,比比皆是。

还是那句话,亲姐弟是一家人,但也同时也是两家人,范父范母作为父母,从家庭出发,觉得姐姐的就是弟弟的,分给一些弟弟也无所谓,但范小胖自己未必这么想。

这远不止单纯的重男轻女,更多的还是父母有时候多少会更照顾偏袒一些年幼乃至能力更差的子女。

范小胖有能力,范丞丞能力弱,姐姐就应该照顾弟弟,反之或许亦然如此。

不管人家是否有这个想法,范小胖让弟弟自己打拼事业,甚至派到其他公司,给予资源扶持,却不予取予求,是个很清醒理智的做法,也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也是,在外面闯荡闯荡更能提高自我,对小成也是一个不错的历练。”

曹轩停止了思维发散,对范小胖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评价。

也是他这几天吃一家公司兄弟阋墙的瓜吃多了,碰到这种事就难免多想,人家范小胖可能会没他想的这么复杂,就是单纯的给弟弟铺路试水。

餐后,曹轩带着范家姐弟去书房坐了坐,送了范成成自己写的一幅字,顺便同范小胖提了一嘴撤股的事。

“你也别多想,正常调整,以后该合作还是合作,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繁星走出去的人。”

“……”

范小胖此时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曹轩的意思她明白,也清楚为什么。

她想说些什么挽回,但终究没有出口,双方的分歧太大了,甚至已经达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曹轩选择撤股,抽身离开,而范小胖这段时间也和另一家资本勾勾搭搭,有意引其入局当后路。

即便此时曹轩不提,但分道扬镳已经双方心知肚明的事了。

“这么多年,全靠您照顾,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这些恩情,兵兵是时刻记在心里,然而恩没怎么报答,我却……实在对不起您……”

范小胖很愧疚,甚至忍不住落下泪来,当年虽然从繁星独立门户,但她仍然算是半个繁星人,并没有彻底离开。

但是今天她知道,繁星一旦撤股,双方就完全没有实质联系了。

即便因为各种合作,她仍然算是繁星系,但和之前是完全两码事,即便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想到要和十几年的老东家彻底分开,范小胖心里很不是滋味。

更让她难受羞愧的是,曹轩这些年助她良多,恩情似海,结果现在却为了一己之私,要把老东家踢走。

忘恩负义莫过如此,范小胖为数不多的道德受到了很大的考验。

“我捧你,但你也给我赚了钱,这方面大家是平等的,即便你觉得我对你有提携知遇之恩,但恩是恩,事归事。

兵兵,咱们相见相识多年,没必要为点事闹矛盾,人各有志,我理解你,你也不用背什么心理包袱。”

曹轩从不携恩求报,甚至对很多人都不谈恩,提及此事就是公事公办,平等相处。

就像他说的,范小胖是他一手捧出来的,但也确实给他创造了利润,大家互惠互利,能够达成一致就一起走,意见不合就分开。

这种理念让他不会纠结很多人的离开,也给他和繁星带来了好名声。

有道是大恩即大仇!

曹轩如果拿知遇之恩较真,按照一些人的理念,范小胖得给他当牛做马一辈子都还不完,但对方真的会乖乖听话吗?

最后的结局是双方闹掰,结下死仇,一地鸡毛,曹轩的名声也臭了。

反倒不如高风亮节,名声好了,对方也念你的情恩。

看似吃亏,却也同时拿捏住了大义,万一日后有了矛盾,翻翻旧事,一招“忘恩负义”就能让对方名誉扫地。

这种为人处事,不一定是正确的,但却符合曹轩的性格,会让他心里舒服,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助力和更长远的发展,所以才会始终如一。

旁边范成成看着曹轩温声安慰哭泣愧疚的姐姐,惊慌失措之余也有些若有所思。

两个小时后,离开曹家的路上,老实了一路的范成成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姐,你这些年一直不找,是不是想着……曹老师。”

范小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良久,才幽幽回了一句。

“知道吗,我做过好几次梦,梦到我回到1997年,提前在那两个人之前抢到了他,我们一起创立了繁星,比现在更大的繁星,后来还生了一对儿女,特别调皮,对着你叫舅舅……”

“然后呢?”

“然后…梦醒了。”

范小胖不再说话,范成成也沉默下来,恍忽间,他好像看到姐姐眼角有些湿润。

一见曹郎误终生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