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本王姓王

常言道,人参杀人无过,附子救人无功。

天骄附子正应了这句话,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他,因为仗义出手,得罪了掌权仙人,到头来反而成了人人喊打的魔头。

说实话,王柄权听了对方的事迹后,确实隐隐有些佩服他,可一码归一码,无论他有什么苦衷,霍霍完自己总归是要给些补偿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李长生重新回到太白仙帝身旁站好,朝身穿烫金纹路仙袍的老者弯腰低头说着什么,王柄权斜眼看去,见其一脸的狗腿相。

“仙帝,事情就是这样。”

李长生满脸带笑朝对方说完,后者点点头,转而看向附子,开口道:

“走吧。”

“慢着!”王柄权站在不远处,抄手看着三人,“给小爷添了这么多麻烦,歉都不道一句就要走?”

太白仙帝看了眼一旁的李长生,转头朝王柄权道:

“劣徒给道友添麻烦了,我代他赔个不是。”

“道歉管用的话,要衙门做什么?”王柄权皮笑肉不笑道。

“你!”见对方对自己师尊这般不尊敬,附子不由面露怒意。

王柄权不慌不忙继续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附子前辈,你可别忘了南门家还在京城,你们犯的是欺君罔上的重罪,这事就算我想翻篇,陛下那里也未必能同意。”

附子闻言皱起眉头,他虽是修士,可在南门府生活了十余年,府中人待他如亲人,他骨子里便重情义,自然不可能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他们。

思虑片刻后,附子直接朝下方云层一指,云层翻滚间,一声龙吟响彻天地。

“若本尊记得不错,你上次同文扶鼎一战损伤了龙气。”说话功夫,一条银龙冲过云层直直朝众人飞来。

附子继续道:

“此乃我南门家龙气,原本打算以王家龙气来滋养,皇室龙气被夺,我南门家龙气愈发庞大,不消三五年,王家天下自然会土崩瓦解,届时便是我们做主了。”

王柄权也不笨,微微一笑道:

“南门小太爷如今是打算反其道而行,以南门家龙气来抵偿你们意图谋反的罪责?”

南门孤面无表情点点头,“你答不答应?”

“这买卖稳赚不赔,为何不答应?”

王柄权脸上笑意更胜,一张嘴,一道金光冲出,在半空化作一条金龙,直冲下方银龙而去,一金一银两条蛟龙顿时缠斗于天际。

“还有什么条件,一并提出了吧。”南门孤沉声道。

王柄权故作惊讶,“前辈果然有高人做派,既然如此,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他伸出手指开始掰扯起来:

“首先,你把我剑给折了,那是我爹留下的遗物。”

“曾”地一声剑鸣传来,附子先前用过的仙剑直接被甩出,王柄权早就等着了,稳稳接下。

“还有,你刚刚玩弄我感情,这事可大可小,若是日后我夫妻感情不和,你得负责。”

又是“啪”地一声,一本古籍被甩在王柄权脸上,这次附子是瞅准了扔的,王柄权防备不及,直接挨了一下,他刚要发飙,就听对方丝毫不带感情说到:

“学会此法,你也可以一样金丹杀元婴。”

王柄权闻言下意识看了眼自己师尊,只见那老家伙正偷偷朝自己竖大拇指。他可没工夫和一个老家伙眉来眼去,赶忙收好古籍。

“到底是仙帝的弟子,出手就是大方,比自家不着调的师尊强多了。”王柄权暗自念叨着,这会儿他已经开始琢磨改换门庭的事了。

“咳,徒儿,若是没什么需求,我们可就走了。”

见徒弟在发呆,李长生忍不住出言提醒,结果直接引来了其余二人的侧目,他们又不瞎,怎会看不出是这家伙撺掇自己徒弟来讨要好处的。

……

“额……”王柄权先是一愣,紧接着若有所思道:

“大半夜去皇宫刺杀皇帝,害得他受了惊吓,按理是该赔些精神损的。还有我家娘子,她生孩子我没能陪在身边,也得算在你头上。还有这雨下得太大,保不齐就得涝死不少庄稼,我得提前替京城百姓把补偿要来。

哦对了,还有我家的狗……”

起初王柄权还有些心虚,可后来越说越离谱,最后连一向厚脸皮的李长生都有些听不下去,下意识扭过头不与其余二人对视。

“够了!”

脸色略微有些铁青的附子出言打断,随即直接丢出腰间储物袋道:

“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了,记住你的承诺。”

说罢直接转身,朝远处天际飞去。

王柄权下意识接过储物袋,表情略微有些发懵,但很快就又变作狂喜。

“嘿,还是宰大户来得痛快。”

……

见附子率先离开,其余两名老者相视一眼,摇摇头也朝远处,独留王柄权一个人在那傻笑。

半空中一金一银两股龙气已经战至尾声,金龙虽然有伤在身,但体型却足有对方的好几倍,因此并未费多大力气就将其压在身下,一口咬向银龙脖颈位置。

银龙发出不甘的怒吼,最后在空中化作一团气体,被金龙吞吐入腹。

金龙似是十分满意,嘶吼一声,朝王柄权飞去。

王柄权一把拍向半空的钵盂,钵盂逐渐变小飞到他手中,其内的仙蛊也嗡鸣着来到他身旁。

王柄权微微一笑,将所有东西悉数收入储物袋,一个翻身,负手而立站于龙头之上,直直朝皇宫方向飞去。

这一日,全京城的百姓都目睹了金龙入皇都的壮观景象。

……

一个月后,那场大雨带来的轰动逐渐平息,朝堂上却是再起新的震动。

早朝之上,顺帝亲下圣旨,南门家从上到下,但凡有官职在身的均被革了职,并且以后世代不得入朝为官,树大根深的南门家一夜间就要举家搬离京城。

外人无从知晓个中内情,猜测许是南门家犯了圣怒,但又不是至于杀头的罪名,故而只革职逐出京城。

也有有心人查到一个月前大雨那日,南门家曾被冲塌过一座房屋,自那以后,南门家小太爷就再也没出现过。

可即便如此,外人仍是无法从二者之间看到关联,只当那孩子命苦,死在了房屋倒塌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