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消费系男神

越秀没客气。

她来找韩烈,本身就是有所求,难不成还真是来陪塑料姐妹吕书璃闲聊的?

“还是那件事。”

她腼腆的勾着手指——双手自然垂落于小腹下方,拇指相勾,其余四指交握。

看上去特别羞涩、不安、柔弱。

“我手上有一点闲钱,想学习理财,但是门槛实在太高了……如果,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稍微带带我啊?”

似乎是害怕韩烈和吕书璃误会,她又急忙补充说明。

“不用你帮我打理,你就教我一点东西,让我有个整体概念就行!”

吕书璃的笑容有点僵,紧张的看着韩烈。

然后烈哥想都没想,一口便应下了。

“可以!这是小事儿。”

并蒂莲花的表情瞬间分化为两极——越秀大喜过望,吕书璃咬着下唇,眼神里满是幽怨。

不过小吕也是聪明姑娘,她只“表演”了一番,却没有开口抱怨。

烈哥一笑而过。

这种级别的“争风吃醋”,于他而言,只是毛毛雨。

“到我办公室聊吧,这里没电脑,空口说什么你都不会明白。”

随口发出邀请,烈哥当即转身走向办公室。

越秀和吕书璃挥挥手,表情只是正常的开心,也没有什么得意示威之类的多此一举,急忙拎起手袋跟在了韩烈身后。

吕书璃注视着两人的背影,笑容渐澹,平静的陷入沉思。

她的念头很纷乱,一时间居然梳理不清。

但是,花些时间,终归是可以冷静下来的。

每一个漂亮女人都会有独属于自己的生存哲学,漂亮而又聪明的女人会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漂亮但愚蠢的姑娘只有零星几种固定应对。

因为漂亮会使她们受到大量额外的关注,与外界产生更多的交互,接收到更繁复的信息。

这就好像一个可以不断自我升级的AI系统。

界面特别有吸引力,那么就会与游客产生大量的互动,不管愿不愿意、主动被动。

界面不吸引人,那就只能自我成长,没人在乎。

而智商就是AI的核心算法,决定了她们在接受到那些信息之后,处理信息的效率,以及对信息的利用程度。

算法太烂的结果是什么?

会被信息同化,会永远停留在表层,会消化不良,会被那些华丽的垃圾欺骗,会产生固定的几种应激反应……

最终,进化成畸形。

家世则是整套系统的防火墙,负责拦截那些没有价值的互动、灭杀带毒的访问、甄别垃圾信息。

所以,没有家世的漂亮女人特别容易长歪,除非她极其聪明,有一套特别好的核心算法。

而吕书璃刚好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姑娘。

所有能够考上非艺术类重点本科的漂亮女生,都有着非同一般的聪明和自制。

代表人物章奶茶。

吕书璃不像章奶茶那么主动,对韩烈规规矩矩的,恰恰是她足够理智的体现。

公司总计4亿的资本,老潘家占了1亿5,想死的人才会直接去勾搭韩烈。

所以吕书璃选择了按兵不动。

她想做一个猎物。

而越秀看似宁静、澹泊、内敛,实际上却更加主动,不断的在向韩烈抛饵。

这么急切,能行么?

吕书璃不清楚,但她愿意等一等、看一看。

……

韩烈带着越秀回到办公室,经过梁妩身旁时,小秘书看都没看一眼越大美女,只是轻声问了一句:“需要准备咖啡么,韩总?”

韩烈侧头问越秀:“你喝什么?”

越秀悄悄的打量了一眼梁妩,压力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是气质型的美女,形体出众,仪态端庄。

而梁妩是最没气质的那种女人,不管穿什么都涩情极了,但刚巧克制她,天克。

当她的视线掠过梁妩的胸前和腰下时,心脏发紧、胸口发闷、自信心急速消退。

麻蛋,这女人是怎么长的啊?!

“我喝水就好。”

越秀下意识的挽了一下头发,忽然间又恢复了紧张。

直到在韩烈办公室的沙发中坐下,那种“我算什么”的自我怀疑仍然萦绕在心头。

韩烈看到了,但假装不知道。

他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稳,和越秀保持着足够的距离,然后慢悠悠的问:“聊聊吧,主要是有三个问题你得提前跟我讲清楚。

你现在有多少钱?打算每年持续投入多少钱来做理财?你理财的最高目标是什么?”

既然是聊正事,越秀就不紧张了。

她仔细的想了想,很快报出结论。

“我现在可以拿出25万块钱,之后每年再投入10万不是问题,我还有两年毕业,我想在毕业五年之内靠自己凑够一套内环房子的首付。

唔,不用太大,60平到80平的小房子就可以。”

“哟!真没少攒啊?”韩烈有些惊讶。

“不算什么吧……”

越秀赧然一笑,轻声解释:“我们学艺术的,花费大,但是赚钱也相对容易。我有几个能吃苦的同学,一年就可以攒20万呢。”

韩烈点点头,表示理解。

学艺术的女孩子,如果专业技能过硬,再长得漂亮点,赚钱真的太容易了。

因为相当多的艺术生根本没有强烈的赚钱动力,所以少数有动力有水平的漂亮女孩一直是稀缺资源。

——咱讲的是赚正经钱,不正经的赚法哥不懂。

不过话又说回来,漂亮本来就稀缺,再叠加上别的优点,在哪个领域都能乱杀。

韩烈惊讶的不是越秀能赚,而是她的能攒。

现在的年轻女孩,哪有几个不是大手大脚花钱的?

“可以啊,以你的能力,7年时间攒个首付真不难。”

韩烈走心的夸了一句,然后就正经给她出主意。

“股票我是不建议你去搞的,外行想要学明白这东西太难了,就好比让我从现在开始学钢琴,四年内必须达到上音毕业生水平一样,几乎不可能。”

“嗯,我明白。”

越秀乖巧点头,慢条斯理的讲了讲她的个人理解。

“就算是我们上音的毕业生,也不是个个都能靠专业能力赚钱,很多实在没什么进步的,最后只能转行。

专业性较高的行当历来如此,隔行如隔山,可是行内依然有一重又一重的大山,不行就是不行,勉强不来的。

像你这种具备顶级天赋的专家,在任何领域都是极少数。”

“对吧?”

烈哥被她哄得很舒服,笑意愈深。

“但是理财思维是对的,你把闲钱零敲碎打的投出去,细算每年可能只赚3%到5%,但却可以树立一种运作资本的意识,同时减少了平时不必要的乱花销。

五年八年之后你回头一看,嗳?原来我攒了这么多钱啦?

到时候,多多少少能办点大事。”

“对,我就是这样想的,但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所以才厚着脸皮来麻烦你……”

越秀小娘子抬头看着韩烈,眼底深处的崇拜若隐若现,似羞涩、似克制。

好家伙,这可真是顶级的美人计!

烈哥心情很爽,出主意自然尽力。

“两句话的事,倒是麻烦不到哪里去。”

韩烈摆摆手,轻松道:“根据你的情况,我有两个建议。”

越秀眼睛一亮:“谢谢!”

韩烈没理会,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第一,买一支创业板指数基金,该出的时候我会提醒你。

第二,等着明年IPO重启,做一个职业打新人——不买股票,只申购上市新股。

中签之后一般都会有较高的收益,没中就继续申购下一支,找不到目标的时候买买1天到7天的国债逆回购,可以非常稳定的盈利。”

“我听你的!你决定吧!”

越秀回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而且她在表达信任之后,又展现出了强烈的学习欲望。

“等到你有时间的时候,能不能给我详细讲讲这中间的道理?”

幼呵?!

新鲜诶!

韩烈感觉自己被赖上了,但是这种感觉并不讨厌。

越秀很有分寸,而且人又漂亮有气质……太会了太会了!

“行吧,正好我有时间,那咱们就聊聊。”

这一聊,就聊到了中午下班。

越秀干脆在众诚又蹭了顿午饭,和吕书璃坐在一起。

不过,吃饭的时候,她没怎么吭声,又恢复了安静和优雅,没让赵总等人对她和韩烈的关系展开更多的猜测与联想。

还挺会保护自己的~~~

午休时间,韩烈叫上梁妩、吕书璃、越秀,一起打了一锅扑克。

——这回是正经扑克,玩的是近两年从北方流行过来的刨幺。

话说,大学生在寝室里打扑克差不多也快成为绝唱了,95后、00后的孩子们应该没感受过那种热烈。

下午两点钟左右,焦方艳成功把3亿子弹全都打出去了。

韩烈看了一眼,威化的大体走势与之前的预判差不太多,但是,因为焦方艳没搞任何虚假挂单反复撤单之类的假动作,所以成本没能控制住,整体在12.68处。

然后因为买得太多,最后一笔大单近乎于点火,威化在2点15分左右被拉上了涨停。

“不错,干得漂亮。”

韩烈没有吝啬夸奖,焦方艳倒是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韩总,威化的流通股还是太少了,咱们这大张旗鼓的……电话应该快找来了吧?”

威化也就是一百五六十亿的盘子,今天焦方艳一个人就干进去三亿,贡献了2%的换手,动静属实不小。

别说在里面坐庄的是总舵主徐翔,哪怕是陈近南,估计都要受惊。

“让他找呗!”

韩烈不屑冷笑,压根没当回事。

焦方艳又问:“那咱们用什么态度应对?我不太擅长这种和外人打交道的事……”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叫老赵应付一下吧,我也懒得答对。”

“赵总?”焦方艳一愣,“他行么?”

韩烈也没啥信心,赵忠实基本上是个大管家,最关键的拍马屁能力都不出挑,干这种事好像更够呛。

不过烈哥依然没改变主意。

“就这么着吧!有种把咱们闷在里面耗着啊?”

焦方艳无语的看着小老大,感觉这家伙太不靠谱了,但是某些时候又靠谱得非同凡响。

所以……

这是天才的任性?

“要不然您还是亲自应付一下吧,毕竟那是泽熙……”

她到底还是劝了一句。

眼下这年月,在整个长三角金融圈里,敢于无视总舵主的私募同行,实在不多。

别管人家玩的埋不埋汰,名声和规模摆在那里,实打实的江湖一哥,容不得小坷垃不服。

焦方艳的慎重是有充分理由的,当初她的直属上级在面对徐总是都是一副低声下气哄爷爷的姿态。

可是,韩烈的不愿搭理同样有着充分的理由。

在国内,走错了路又死不悔改,不收拾你收拾谁?

不但他本人没得跑,与他关系密切的宁市敢死队三巨头、后来泽熙的几位高管、关联公司的董事长……全灭。

老舒算是运气好的,一直熬到19年才被处理,可是罚的钱到底还是有点伤筋动骨了。

后来这批人都消失在了江湖中,不知道是腻了累了,还是跟不上新时代的风格,被市场教育老实了。

反正韩烈是亲眼见证过一位敢死队初代大老的落幕。

那人姑且姓钱吧,资金十多亿,自己占着一间大户室,手下四个交易员,营业部老总一天三问安。

老钱的操作手法简单粗暴——找个有概念有热度但又不是龙头的票,专门在尾盘进去,直接拉涨停,然后第二天高开三个点走人。

此法不至于百试百灵,但成功率怎么都有70%以上,属实血赚。

后来,只要他一在尾盘拉升,交易所连警示函都不出,直接找上门——第二天你只许买不许卖,玩吧!

老钱玩不了了,心灰意冷的退出江湖,在内环边儿上买了两栋楼,开始收租。

那是18年的事,韩烈记得很清楚。

老钱接盘接在了最高点,到25年的时候身家腰斩……

所以你看,尽管韩烈以为自己没啥本事,扔开系统就是一个普通社畜,但实际上,他所掌握的零星信息,便足以在这个时代做一个超人。

“我不想和泽熙打交道。”

韩烈果断拒绝,并且把老赵推了出去:“叫老赵等着吧,咱们正好看看他是个什么水平。”

焦方艳实在没辙,只能去叫赵忠实。

听说这个事儿之后,赵忠实马上回到办公室,开始准备接受大老的质询。

3点10分,龙虎榜都没出来呢,果然有电话找来了。

打电话的是徐总的助理,上来就指名道姓的,直言“我们徐总想和韩总聊聊”。

赵忠实做了很多种预桉,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他不敢怠慢,急忙记下了徐总的私人号码,转身去找韩烈。

“韩总,您看?”

大侠和石头已经从交易室里出来了,和吕书璃、越秀、梁妩一起,都汇聚在韩烈的办公室,一群同龄人聊着校园中的八卦和爱情。

八卦在前,爱情在后,可见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爱情。

赵忠实忽然苦着脸找来,中断了烈哥的娱乐。

韩烈倒不至于为这么点事就生气,但也确实开始好奇。

3亿而已,居然能引动徐总亲自“纾尊降贵”,和我这么一个新人沟通,不至于吧?!

哈,有点意思了嘿……

韩烈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在场的人,不管听没听过徐总的威名,都下意识的收声,屏息静气的等待着他的决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